第132章 东南之战

    秦笛将杜蓉和杜兰叫过来,询问她们修炼的情况。

    杜蓉的神情很是兴奋,笑逐颜开,悄悄对秦笛道“先生,我已经突破到暗劲了!”

    而杜兰则苦着脸,显然她还没有突破,跟姐姐有一些差距。

    秦笛将姊妹俩叫到院子里,找了一块五寸厚青石,测试她们的功力。

    秦湛和晏雪都跟过去看。

    杜蓉深吸一口气,然后猛然出掌,无声无息,拍在青石上。

    随后,眼见着青石裂成了两瓣,就像用磨具切割的一样!

    秦笛满意地点点头,道“不错,你已经打通了手臂上的部分经脉,三阴经和三阳经都通五腧穴,阴阳协调,刚柔并济,所以击打在青石上,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声,然而却能开碑裂石,这就是暗劲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杜蓉满心欢喜“多谢先生指点。”

    然后,杜兰也跟着拍了一张,她在出掌之际,发出尖锐的声音,“啪”的一声,落在石头上,青石并没有裂开,只有边角碎石飞溅。

    她显得有些沮丧,道“我跟姐姐一起练功,为啥我没有获得突破呢?”

    秦笛让她挽起衣袖看了看,道“你打通的穴位比较少。回头我给你开个方子,你去熬几服药,吃了之后,再炼三个月,大概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杜兰闻言,面色才变得好看起来“多谢先生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你们的枪械练得咋样了?”

    杜蓉答道“手枪在两百米内命中目标,长枪在千米内百发百中。”

    杜兰道“我的成绩也差不太多。”

    秦湛看得震惊,听得咋舌,觉得不可思议“你俩怎么练的?为啥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杜蓉笑了笑“我们也不会别的,跟小姐您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从今天开始,你们配枪跟着秦湛,保护她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姊妹俩对视一眼,答应下来“是,先生。”

    她们名义上是晏雪的保镖,然而晏雪的功力深不可测,哪里用得着她们保护呢?而且晏雪已经毕业了,经常跟在秦笛身边,不用再装模作样,带着她们去上课。

    秦笛又叮嘱道“出门戴上遮阳帽,若是遇到危险,我允许你们杀人,但要迅速离开,不可留下把柄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三个姑娘都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秦湛叫道“哥,不能杀人!”

    秦笛没吱声,摆了摆手,走回自己的阁楼去了。

    秦湛和杜氏姊妹的年纪相仿,虽然走上不同的道路,但都没有杀过人,所以听见秦笛说那种话,都显得很吃惊。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觉得,杀人不是不可以,但要看时间和地方,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,总不能在魔都闹市区,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杀人吧?

    秦湛则认为,如论何时何地都不能杀人,杀人属于不可饶恕的罪过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说,我哥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杜蓉摇头“先生这么说,自然有他的道理,看来魔都要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秦湛半信半疑“能出什么大事啊?难道跟日本浪人有关?”

    秦笛回到阁楼上,闭目思索往日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隐约记得看过一些文章,所以经过思索,将它从脑海里翻出来。

    1931年日本关东军的高级参谋、板垣征四郎大佐,和裕仁天皇的文官党羽“十一人俱乐部”(包括木户幸一、近卫文麿、牧野显声等),参与了一场新事变的策划。该组织主张日本在完成对中国东北的征服前,需有一个“思考间歇”期,以应付国内外的许多问题。为此在这期间,日本需要在魔都发起一场“假战争”。

    1932年1月5日,板垣征四郎给日本驻魔都武官田中隆吉发电报“请利用当前中日间紧张局面,进行已策划之事变,使列强目光转向魔都。”

    田中隆吉接电后,将2万日元经费交给了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,让她具体策划实施。

    1932年1月18日下午,川岛芳子唆使2名日本日莲宗僧人与3名日本信徒到毗邻魔都公共租界东区的三友实业社去生事。日方5人在厂外观看厂内工人义勇军操练,并投掷石子挑衅,引发冲突。而之前川岛芳子早已经雇佣打手扮成工人模样混入人群。冲突中日方5人遭到不明人士攻击,一人死亡,一人重伤,然而警察并未成功逮捕犯人,因此日本指控攻击事件为中国人工厂纠察队所为。

    (此处省略500字)

    此后事情越闹越大,中国守军百般忍让,最后还是爆发了战争。

    这场战役的规模不小,看起来并不像是假战争。

    打到最后,战争触动了租界的利益,引来欧美国家出面调停,最后中日双方签订了“停战协定”。

    战后统计,按照中方的战报来算,毙伤日军10254人,中队伤亡14104名。而据日方资料,日军合计伤亡3091人。

    另外,战争给中国造成的损失约为十四亿元。闸北华界的商号被毁达4204家,房屋被毁197万户,损失惨重。同济大学、复旦大学、魔都法学院等均遭轰炸。

    老实讲,在这场战争中,青白党的陆军的表现不错,不像后来那样一溃千里。

    秦笛坐在阁楼上想了半天,才把这些事想起来,然后他继续琢磨,自己能为这个国家做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他啥也不做干看着,岂不是白来这世界一回?

    如果他介入太深,会不会改变历史格局?

    他做事的原则是,不能改变大的方向,否则会影响中华民族凤凰涅槃的过程。所以这些东西他都得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