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章 不声不响出嫁

    1931年12月16日,秦月与王舒在魔都静悄悄的结婚了。

    因为王舒家境贫寒,加上他正在向党靠拢,按照党的要求,不可铺张浪费,秦月也支持他的主张,于是两人不声不响的领了结婚证。

    他们的结婚证很有意思,以金黄色的纸张为底,上面写着“两姓联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。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”然后写明两人姓名,介绍人和证婚人。

    介绍人一栏,写的是周长庚和沈从文;证婚人是沈严冰和林语堂。

    沈严冰是大赤党人,著名的左联作家;林语堂也是牛人,毕业于圣约翰大学,哈佛大学文学硕士,莱比锡大学博士,北京大学教授,厦门大学文学院院长,曾经两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。

    秦月结婚的时候,连父母和家人都没有通知,因此秦汉承得到消息后,几乎被气个半死!

    他将秦月和王舒叫过去痛骂“秦家是魔都大户人家,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嫁女?你让外面的人怎么看?我们的颜面搁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王舒讪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秦月道“爸,时代不同了,婚礼当简约!”

    秦汉承怒道“不行,我要补办婚礼,大操大办,至少请三百桌!”

    “要请你自己请,反正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怎么这么执拗?婚礼这么简单,你将来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!结婚以后,我要搬出去住了。爸,你自己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气死我也!赶紧滚,我不想再看见你们!”

    秦汉承憋了一口气,干脆离开家,去西部巡视秦氏粮行去了。

    朱婉只是轻轻叹了口气,并没有批评女儿。

    女儿已经27岁,再骂她有意义吗?

    再者说,朱婉是天主教徒,她也不喜欢大操大办,只要婚礼郑重即可。而秦月请了四位家为自己证婚,也算是比较正式了。

    秦笛无所谓,个人自由,爱咋整咋整。

    秦菱为妹妹出嫁感到开心,特意叮嘱秦笛,拿一份厚礼送过去。

    秦笛想了半天“送她什么好呢?送她钱财嘛,没有太大意义,秦家这么多资产,本来就有她的份,只不过还没有分割而已。秦月不善理财,给她钱只会添堵。但如果不给的话,那也说不过去。秦家大富大贵,岂能连嫁妆都没有?”

    所以秦笛琢磨了一阵子,然后出手收购了“世界书局”的一部分股份。

    世界书局是绍兴人沈知芳于1917年创立的,1921年改为股份公司。后来跟“中华书局”和“商务印书馆”比肩,成为民国时期魔都三大出版社之一,曾经出版过5500种书籍,包括张恨水的《春明外史》、《金粉世家》、平江不肖生的《江湖奇侠传》、程小青的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,除此之外还有五种畅销杂志。

    秦笛找到几家股东,以高于市价五成的价格,收购他们手中的股份,最后拿到总股本的四成。

    他将这些股份送给妹妹秦月,并且用她的名义出版了一套小说,算是为她的婚礼祝贺。

    秦月很开心,对这两份贺礼很满意。

    比起世界书局的股份而言,她更喜欢那套名叫《射雕英雄传》的小说,因为里面的故事太精彩了,堪称武侠小说的巅峰之作。

    而秦笛的心里又多了一笔债,说不得等将来见到金庸先生,要给对方巨额补偿才行。

    小说出版后,再度引起极大的轰动,让秦月的名望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不过,她对外宣称,这本书不是她写的,而是跟《书剑恩仇录》一样,出自一位神秘的说书人。

    元旦那一天,秦笛想起三叔和三婶都不在家,不晓得秦湛怎么样了,于是让晏雪叫她过来,问她在学校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秦湛答道“哥,这些天,同学们都上街游行了,留下来上课的人不多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你老实上课,莫要跟人上街。不管出什么事,遇到什么困难,你跟我说,我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秦湛道“我知道了,哥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心里觉得困惑,所以想跟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舅舅井上龟三郎,在魔都住了十三年。我记得有一次,他对我说‘日本像蚕,中国像桑叶,所以蚕吃桑叶,天经地义’。我当时听过就算了,直到最近才又想起来,你说日本人都是这么想的吗?”

    秦笛叹了口气,道“现在的日本人,被武士道和思想控制了,所以人性变得疯狂。若干年前,他们抬头仰望中华上国;若干年后,可能还会有那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秦湛问“哥,你说中国最终会赢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中华文化具有强大的包容性,晋朝的时候,鲜卑、羯、羌、氐等五胡乱华,后来这些人哪去了?元朝的时候,忽必烈侵入中原,统治中国近百年,后来一半蒙古人归附中国;明朝末年,清兵打进长城,统治中国两百年,可是现在呢?也变成了华夏民族的一分子;现在日本人来了!他们不知死活,试图像蚕一样吃掉中国这片桑叶,却不知桑叶里藏着强大的基因!如果他们在中国待久了,也会像冰雪一样消融……”

    秦湛睁大了眼睛“啊?这就是你说的中国必胜?被人家统治两百年,还好意思说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那只是最坏的结果。如果往好里说,大约十五年内,日本人将会战败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啊?怎么要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老大帝国,沉疴日久,需要慢慢治疗,才能凤凰涅槃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秦湛问“哥,我能不能跟你借两个人?”

    秦笛问“你想借谁?”

    “跟着晏雪的有两个女保镖,好像叫杜蓉还是杜兰?前几天,我看见她们赤手空拳拍打青砖,一掌能打断十几块,能不能将她俩借给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在学校里遇到了麻烦?”

    “最近以来,有日本浪人在学校周围转悠。因为同学们都罢课游行了,我怕待在学校里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秦笛沉思了片刻,猛然惊醒过来,问道“你什么时候放寒假?”

    秦湛回答“还有一个月呢!”

    秦笛略微盘算了一下,道“再过半个月,你不要去上学了,就在家里待着,也别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会有一件大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秦湛想问什么大事,然而秦笛却不肯细说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