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挂羊头卖狗肉?

    秦汉旭静静地听他说话,一双眸子开始放光。

    秦笛接着又道“由于坦克、飞机大规模使用于战场,钢铁、石油、橡胶及化工原料在战争中的作用日益显著,日本从其本国资源贫乏的情况出发,每次发动战争都把攫取战略资源作为首要目标,通过掠夺资源来扩充军备和扩大战争的规模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秦汉旭渐渐明白过来,为什么要建立“东亚经济情报调查科”了。只有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,否则两眼一抹黑,还怎么打仗啊?

    他仔细琢磨了一会儿,问道“除了调查日本的经济情报外,我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日本的经济危机还没有结束,日本国内还有很多倒闭的企业。所以我想让你跟三婶一起,去日本多走走,趁机收购一些企业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斜眼看着他“莫非你想挂羊头卖狗肉?名义上调查日本经济信息,实际上是为了发战争财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两件事看似不相干,实则可以合为一体。三叔,你若是做了东亚经济情报调查科的科长,再大摇大摆的去日本搜集信息,万一被日本军方知道了,很可能会把你关进监牢里!搞不好还会杀你的头!而你去日本购买企业,顺便收集经济情报,则可以掩饰自己的身份,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也有道理。我先整理材料写份文件,然后再把你这份伪造的‘总裁手谕’交上去!看看清先生会不会了砍你的脑壳!”

    随后,秦汉旭整理了几天的材料,然后坐火车去金陵。

    当清先生看见陈果夫呈上来的信笺时,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!

    “娘希匹,竟然伪造我的手迹,而且还模仿得那么像!还敢公然拿到我面前,让我给他背书!这小赤佬,胆子太大了!”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大发雷霆,而是认真阅读了计划书,轻轻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“这件事我同意了!秦汉旭是同盟会的老人,年纪比我还大几岁,他愿意出山为国效力,这是一件好事!这个秘密的科室,不必建在金陵,就让他建在魔都,魔都是东亚经济活动的中心,更容易获得信息。”

    陈果夫点头“请问总裁,这个科室的编制,该怎么弄?”

    清先生道“给他二十个人的编制,具体人员让他自己招。薪水按照调查统计局的职员拨备,让他每个季度交一份研究报告!我要亲自阅读,你要及时送过来!”

    清先生不单是青白党领导人,还是一位官僚资本家,背后跟着一帮财团呢。

    他已经意识到,经济情报不仅有利于抗战,而且蕴含着发财的机会!

    蒋宋孔陈四大家族,一边为国家富强而努力,一边为家族财富而奋斗,这伙人控制的财团,被称为官僚资本。

    这不是民国独有的现象,即便如美国那样的发达国家,总统身后不也有军火商、石油商人嘛。

    财富从来离不开权势,权势必然会带来财富。

    那种两袖清风的官员,只是老百姓心中的幻想。

    但是民国时期官僚资本太贪婪了,这也正是青白党最终失去民心,退出大陆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秦汉旭只在金陵待了两天,就拿到了总裁的批示,成了“东亚经济情报调查科”的科长,他心里也感到十分惊奇“我那侄子还真是不凡,竟然轻易做成了这件事,总裁不但没发火,还给我批了二十个职员的名额,外加三十万大洋的初始资金,让我回魔都全权负责调查事务!”

    他回到魔都之后,又去找秦笛商量,具体该怎么办,他觉得这个侄子很有办法,不用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秦笛只管提出建议“三叔,我手里有不少房产,可以帮你找一处私密的宅院,作为你的办公室。另外,我劝你联系某个大学,在学校里挂个教授的头衔,成立‘魔都经济学会’,创立一种‘经济期刊’,然后借助学会的名义,聘请两套人马,一套收集报纸上的公开资料,写成论文发表在期刊上;另一套人马派往日本和朝鲜,尽量收集秘密资料,写成详细的报告,交给清先生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想了想,笑道“这么做除了能掩人耳目以外,不晓得有没有别的好处。我知道你喜欢狡兔三窟。”

    秦笛“呵呵”笑道“这么搞几年,你就是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了!你说这算不算额外收获?”

    “嘁,我要那名头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叔,还有一点,你别忘了,三婶是日本人,虽然说跟你结婚二十年,但你还是要小心一些。你打着研究经济的旗号,将论文发表在期刊上,岂不是对她也有个交代?要不然,她知道你刺探日本情报,会不会心里产生疙瘩?”

    秦汉旭闻言叹了口气“唉,让女人卷入国仇家恨,也不是我心中所愿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三叔,要想去日本收购企业,你那些钱可能还不够。我给你3000万日元,够你折腾了吧?”

    秦汉旭吃了一惊“你哪来那么多钱?你平常做生意,不是只收美元和英镑吗?怎么还有日元呢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心想“我从奉天银行抢了4000万日元,外加大帅府和其余几家银行,总共有5000多万日元,还在储物腰带里躺着呢!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日元还比较值钱,一块日元略高于一块大洋。

    1931年底,一块日元等于033美元,而白银的价格已经跌破03美元了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秦笛装模作样的领着秦汉旭来到自家的阁楼上,指着一捆捆的日元纸币道“三叔,这些钱你带到日本去,要像小溪流水一样慢慢花,莫要一股脑存进银行,更不能存入魔都本地的银行!”

    秦汉旭被那么多钱惊呆了“阿笛,你吓着我了!这么多现钞放在阁楼里,不怕一把火烧了!为啥不能存银行啊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三叔,你别问了!这些钱来路不干净,如果在国内暴露于人前,会给秦家带来灾难!若是拿到日本去花,分批存入多家银行,问题倒是不大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愣怔了好大一会儿,忽然间,他的身子猛地一颤,转头看看四周无人,这才低声问道“前不久,报上刊载了一则消息,说东北有几家银行被抢了,难道是你做的不成?”

    秦笛面色如常,微笑道“三叔,你看我这骨瘦如柴的样子,能是做大盗的人吗?我跟你说实话吧,我去川西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军阀,他因为走私稀有金属,赚了一批日元,非要跟我换成美元,我就跟他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私啊?那也算不了什么,怎么说不干净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,国家管得越来越严,走私钨、钼、铼、钛等金属,都是犯法的,捉住了严惩不贷!三婶不是早就洗手不干了嘛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摆了摆手“算了,我也不问了。这有多少?”

    秦笛点头“大约三千万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捡起一沓纸币看了看,只见上面印着“圣德太子”的头像,面额是“百元兑换券”。

    他曾经留学日本,妻子又是日本人,所以很了解日本的情况。

    秦汉旭道“这种兑换券,是可以兑换真金白银的。”

    秦笛抬头看了一眼日历,道“今天是1931年10月20日。英国已经废除了金本位,估计日本也快了。三叔,要不我陪你去趟日本,看看能不能换点儿黄金?”

    秦汉旭道“就算你换了黄金,也不容易运出来。日本政府对黄金出口查得很严。”

    秦笛转念一想“估计这时候兑换黄金也难,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。我还是等日本战败后再去,届时四处劫掠一番,还可以将罪名转嫁到美军头上!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