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空白信笺的用场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秦笛来了,对惠子道“三婶,你去我家坐会儿,我跟三叔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惠子站在那里没有动,但是晏雪快步走过来,将她拉走了。

    秦笛走进屋里,回身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秦汉旭道“阿笛,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!我当年留学日本,跟着同盟会做了一些事,参加过黄花岗起义和武昌起义,不就是想让国家变得富强吗?如今民国建立二十年,反而被日本人打上门!我心里很痛啊!我不想待在魔都,再做富家翁了,我想出去做点儿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笛看着对方头上的少许白发,道“三叔,你已经老了!拿刀动枪?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道“我哪里老了?我才五十岁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。我有不少朋友,在政府和军队里,已经做了高官!我去找找关系,看看能否去军队里,做个营长或团长!不管职位高低,能带兵打仗就行!”

    秦笛劝道“三叔,你虽然参加过战斗,但不是军校毕业,再加上年纪偏大,从军不是正途。而且,日军侵华才刚开始,占领东北成了事实。中央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,你就算带一个师,也没有参战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,三叔你可以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三叔是否认识徐恩增和戴笠?”

    秦汉旭道“这些人都比我小十几岁,我跟他们不熟,只是偶尔接触过一两回。徐恩增留学美国,毕业于卡耐基梅隆大学;戴笠是黄埔六期。他们都没有留学日本的经历,我跟他们搭不上话。”

    秦笛问“那你在中央俱乐部,有没有认识的人?”

    秦汉旭道“我跟陈果夫比较熟悉。多年以前,我就在日本认识他父亲。五六年前,清先生筹建黄埔军校,陈果夫在魔都采集物资,曾经找过我几次,我帮他转运了一批枪械。”

    秦笛沉思片刻,道“我给你一张信笺,你拿了信笺,去找陈果夫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叔,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秦笛回到自己的小楼,找出清先生当年留下的空白便笺,提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“总裁手谕,兹命辛亥革命元老秦汉旭牵头成立‘东亚经济情报调查科’,挂靠‘青白党中央委员会调查统计局’,秘密搜集日本、朝鲜,和东南亚各国的经济情报。”

    他拿了这封信笺,回头去找秦汉旭,将门关上之后,把信笺递上去。

    秦汉旭一看就蒙了,猛地跳了起来“秦笛,你胆子不小!竟敢伪造总裁手谕!这不是找死嘛?”

    秦笛冷哼道“这是清先生欠我的!就这么一张便笺,我花了一百万大洋,给你换个小小的科长,算是便宜他了!”

    秦汉旭一头雾水“怎么回事?你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秦笛将当年的事说了一遍“你拿了这封信,交给陈果夫。他自然会去找清先生,如果清先生小心眼,因为信笺发怒的话,那么这件事就算了,你也不用对青白党寄予厚望。我估计清先生不会发火。你只要附带一份材料,说明成立‘东亚经济情报调查科’的原因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问“这个调查科,究竟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道眯起眼睛,从脑海深处抽出相关的记忆,缓缓说道“日本侵华战争,归根结底是一场经济战。

    甲午战争后,日本拿着从中国掠夺的巨额赔款作准备金,于1897年10月开始实施金本位货币制度,完成了金融体系的近代化改造,极大地推动了日本产业的发展。

    甲午战前,日本各公司资本只有6785万日元,而到战后的1897年,便急剧增长近7倍,达到了53252万日元。

    到20世纪初,日本公司总数的84,工厂总数的80,都是在1894年以后建立起来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,日本又借机大发战争财。

    1914年,日本黄金储备为341亿日元;1920年,增至2178亿日元。

    1912年,日本还是个负担着19亿日元的债务国,一战后却摇身一变,成了拥有277亿日元外债的债权国。

    从前年开始,日本陷入经济危机,很多工厂倒闭,大量人员失业,百姓饥饿只能啃树皮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急欲摆脱困境的日本军方,谋划了‘九一八’事变,企图通过对外扩张转嫁危机。日本占领了富饶的中国东北,开始疯狂地掠夺资源。”

    秦笛知道这些资料,一部分来源于前世的记忆,他的记忆十分惊人,只要是曾经瞄过一眼,哪怕过了千万年,还能历历在目。另一部分内容,则是他翻看了近年的报纸,掌握了一些新的信息。

    其实,秦笛不知道的东西更多!

    “九一八”事变前,日本主要从当时的英属印度及马来亚地区进口生铁。事变发生后,1931年,日本从中国东北掠夺了242万吨生铁,占当年日本进口总数的61;1932年掠夺了322万吨,占进口总数的73;1933年掠夺了453万吨,占进口总数的71;1934年掠夺了409万吨,占进口总数的67。

    日本对东北生铁和钢的掠夺,主要通过属于满铁的鞍山制铁所和属于大仓财阀系统的本溪钢铁厂。其所掠夺的生铁和钢,除了在中国东北就地制造军火,以供日军屠杀中国人民外,很大一部分被运到日本国内八幡等地制造武器。

    秦笛要是知道这些信息的话,一定会将鞍山制铁所和本溪钢铁厂也炸了!

    另外,日本从东北抢夺了大量的煤炭,主要通过满铁和满炭两大公司进行。前者统辖抚顺等28处煤矿,后者管理阜新、鸡西、鹤岗等12处煤矿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本从东北掠夺的煤炭逐年增加1932年为703万吨,1933年为885万吨,1934年为1055万吨,1935年为1127万吨,1936年为1214万吨,1937年则达到了1266万吨。在日本的进口煤中,东北煤占60-70。特别是抚顺煤,日本称其为“工业煤绝好典型”,全部用于重点部门,但价格仅相当于日本煤的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当年日本虽然在东北没能找到大油田,但仍然掠走了不少页岩油。“九一八”后,日本不断扩建抚顺的页岩油厂,将其年产量从1931年的63万吨提高到1936年的30万吨。

    而且这还是仅仅针对东北三省的一部分掠夺,日本对华北、华南的掠夺同样很凶残!

    后来日军攻入南京,单是从南京抢到的民间宝藏,就有黄金6000吨!整个抗日战争期间,中国损失的黄金超过2万吨!

    通过大量的掠夺和进口,日本的军事工业发展很快。

    1937年,日本共生产步枪42754支、机枪2295挺、火炮478门、坦克479辆、飞机1580架、军舰51724吨,分别是1931年的10倍、32倍、43倍、389倍、28倍和9倍。这使得日本对外扩张的野心不断膨胀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