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完美结局

    眼看着秦笛迟迟不吭声,胡英开口说话了,用尖锐的声音道“就算外头传言不假,你的身体真不行,也可以娶个老婆搁在家里!管她什么样的女人,哪怕是舞女呢,只要娶进家门,就能掩人耳目了!”

    老太太秦张氏道“胡说八道!我孙子娶媳妇,怎么能随便呢?上梁不正下梁歪,娶的媳妇不如意,生出重孙子,岂不是坏事?”

    胡英觉得老太太是在讥讽她,什么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不是说秦源空和秦源龙吗?

    于是,她愈发口无遮拦“能生出儿子,就是天大的造化了!就怕生不出来!哼哼!”

    朱婉很生气,面色变得铁青!

    惠子更生气,头垂得越来越低!

    老爷子秦兆吉将茶杯“啪”的摔个粉碎,望着秦笛道“大伙儿都看着你呢,你到底怎么想的,赶紧给个说法!”

    秦笛吸一口气,道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给个交代。我准备娶晏雪为妻,三个月后,举行订婚宴。三年之后,正式结婚。至于说生子嘛,还要多等几年。大概在我49岁之后,才能给秦家留下后代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晏雪白玉般的面庞顿时变得通红,心里“砰砰”地跳,仿佛小鹿一样乱撞。

    她从七岁跟着秦笛,如今二十岁了,从未想过嫁给别人!

    可是秦笛总不开口,这让她的处境越来越尴尬。

    她多次午夜梦回,心里都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她怕秦笛有一天忽然离去,让她再也找不到!

    天下之大,据说有许多仙山洞府,万一秦笛隐入深山,让她去哪里寻找啊?她找一年,两年,三年,十年,一直找不到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而秦笛作为修真人,功力一天天提高,每次闭关修炼的时间越来越久,将来的行径不是晏雪能猜度的!

    因此之故,当她听见秦笛当众说出要娶她的话,心中欢喜,脑袋变成了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秦月抓住她的手臂,使劲抖动着“恭喜恭喜,这是大好事!”

    晏雪的脸更加羞红了。

    朱婉也是喜从天降“哈哈,太好了!天父赐福,终于开启了我儿的心!”

    秦汉承双目放光,喜出望外“好,好!我早将晏雪这孩子当儿媳妇了!还是阿笛有眼光,知道打小开始培养,也算是知根知底!”

    然而大伯母胡英却撇撇嘴,道“我们是大户人家,应该娶大家闺秀。晏雪这孩子,来历不明,连父母是谁都不晓得,小家碧玉都算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朱婉愤然说道“晏雪是我亲手培养的大家闺秀!还有哪个‘大家’能比我大?我是三次诺奖获得者,我不是‘大家’,谁是‘大家’?”

    秦汉承也道“晏雪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,跟我自己的女儿一样!这孩子品性没说的!大嫂,你再瞎说我可生气了!”

    胡英道“好吧,就算晏雪品性好,我不说她了。可是秦笛刚刚讲,要在四十九岁之后生孩子,这话又怎么解释?他今年三十一,还有十八年,就到四十九岁了。到时候晏雪三十八,年轻时不生,中年之后再生,还能生出健康的婴儿吗?”

    朱婉道“大嫂,您生最小的女儿时,自己是多大岁数?女人四十岁生娃并不晚!这一点你难道不晓得?”

    胡英问“我就想知道,他为啥要拖这么晚!”

    朱婉道“我儿乐意,要你管呢!”

    “我做伯母的,难道问一句也不行?”

    这话将朱婉问住了,因为她自己也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男欢女爱,生儿育女,难道不是年轻人的专利吗?为啥要拖到中年之后呢?人到中年,气血亏虚,生出孩子容易生病,这不符合优生的原则。

    秦笛随口说出四十九岁生孩子,是因为四九年解放,解放后不许见牛鬼蛇神,连花草树木成精都不行!正好适合他隐居养孩子!

    但是这种事他没法解释,所以听见伯母问,他也不愿回答,只是隔空看了晏雪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候,晏雪被秦月摇晃得渐渐清醒过来,从座位上站起身来,轻声说道“因为我和先生都不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胡英又一次撇嘴“不是普通人,那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晏雪看见旁边有一个酒坛子,里面装了五斤的花雕,桌子上还摆了两瓶洋酒,于是她伸手提起酒坛子,双手托着凑近嘴边,仰起头“咕咚咕咚”往下灌!

    旁边的人都惊呆了,心道“这丫头疯了!要不然,怎么会做这种事?”

    眼见着酒水形成一道水柱,仿佛瀑布一样流下来,进入晏雪的口中,酒坛子越抬越高,酒水源源不绝,那架势似乎能喝完!众人开始感到惊骇!

    “啊呀,这可是五斤的坛子,别说像她这样的姑娘,就算两三个大男人也会喝醉!”

    花雕酒十五度,比啤酒度数高许多。

    晏雪就那么一口气喝完,脸不红,气不喘,身子站得稳稳的。

    喝完花雕,她似乎还不过瘾,又拿起桌上的两瓶洋酒,咕嘟咕嘟灌下去!

    这一幕看呆了众人,每个人都觉得匪夷所思!

    即便秦月见过晏雪出手,也对她的酒量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胡英看得瞠目结舌“这……这……没想到这丫头还是个酒鬼……”

    其余众人都觉得心惊肉跳,从老爷子秦兆吉往下,到秦汉良,秦汉承,秦汉旭,再到第三代秦牧,秦涧,秦泊,然后是第四代的秦源司,秦源建,秦源冠……但凡喝过酒的人,都打心底感到震撼!

    晏雪一口气喝这么多,还能稳稳地站着,这说明什么啊?说明她不是普通人,普通人做不到这一点,若没有强悍的体质,恐怕连两斤都喝不下!

    这是传说中的酒仙啊!

    可是,有些人在感到震撼的同时,还是觉得无法解释喝酒和生孩子有啥关系?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候,晏雪忽然单手用力,将一只喝完了洋酒的玻璃瓶变成了粉末,她轻轻地吹一口气,粉末扬起,簌簌落地。然后她的手轻轻压在大理石的桌面上,留下一个寸许深的掌印!

    直到看见这一幕,众人才觉得浑身发抖!

    “天呐!她是人还是鬼?人怎么能做到这一步?”

    “玻璃瓶变成粉末?我是不是眼花了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明白,秦源空和秦源龙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“啊呀呀,我们秦家竟然有一位女仙?这种事像做梦一样!没想到出现在我们家里!”

    老爷子秦兆吉也被惊住了,用颤抖的声音道“秦家有这样的媳妇,是我们的福气!好孩子,这些年委屈你了!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爷爷,我能来秦家,是我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我亲自挑选良辰吉日,给你们办订婚宴席!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