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众怒逼婚

    尊重不尊重,秦笛都不在乎,只要这些人别惹他就好。

    这不,秦源龙和秦源空紧挨着坐,两人不知死活,竟然将眼睛不时瞄向晏雪!

    毕竟晏雪人长得极美,又不算真正的秦家人,虽然她一直跟在秦笛身边,但是两人之间不清不楚,说不上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秦源龙和秦源空也从外面听说了,小叔秦笛可能是天阉,要不然放着这么美丽的女孩子,为啥不收入房中呢?

    秦源空咽了口吐沫“我终于知道,什么叫暴殄天物了。”

    秦源龙学问很差,连暴殄天物是啥意思都是很明白,但却跟着道“还真是漂亮,只看一眼,就让人心痒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老大秦源司轻轻敲了敲桌子“喝酒喝酒,休要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两人哈哈一笑,暂时住了口,但是才过一小会儿,又不自觉地将议论的焦点放在晏雪身上。

    “啧啧,看那小腰,有多细啊!”

    “看那双腿,裸露的脚踝,就像藕节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晏雪隔着好几丈,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,显出冷若冰霜的一面。

    朱婉注意到她面容的变化,关切的问道“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晏雪微微摇头,没有问答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就见秦笛站起身来,走过去“啪啪”两巴掌,大喝一声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秦源空和秦源龙并没注意他走过来,猛然间脸上挨了一巴掌,半边脸肿起老高,牙齿都松动了,顿时晕头转向!

    “啊呀,谁敢打小爷?”

    定睛一看,才发现出手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秦源空顿时着恼“你怎么打人呢?我爹都不舍得打我,你凭啥打我?”

    秦源龙疼得直跳脚,一时间口无遮拦,叫道“我没有你这样的小叔!你不出去打听打听,外头的人都怎么说的!人家说你是太监,二尾子,阴阳人!你不找人家算账,为啥打我这么狠?你竟敢打我,我……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满堂皆惊!许多人骇然变色!

    老爷子秦兆吉又惊又怒,颤抖着手,指点着秦源龙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老大秦汉良身子一颤,心想“我这个孙子,算是戳了马蜂窝!这种话,怎么能当面说出来呢?”

    老二秦汉承大怒,瞪眼望着秦汉良,道“这是你孙子,竟敢羞辱长辈,真是岂有此理!打他们两巴掌,算便宜了他们!”

    老三秦汉旭冷哼道“太不像话了,秦家怎会有这样的孩子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胡英大声叫起来“秦笛,这是你的不是!你作为叔叔,怎么能打人呢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让大家评评理,分明是你先动的手!然后才惹恼孩子乱说!”

    另有两个女人,分别是秦牧和秦涧的媳妇,纷纷起身帮婆婆说话“是啊,秦家是大户人家,应该有规矩,怎么能在宴会上动手呢?再这样的话,下一年我们不敢来了!再来要被他小叔打死了!”

    “吃饭好好的,原本一团和气,为什么动手啊?”

    在秦家第三代中,只有掌握“明州家纺”的大堂兄秦牧略微知道秦笛的情况,知道二叔一家的财富达到了多么惊人的地步,不说别的,只要数一数有几家新开的公司就明白了,若是别的看不见,难道说那一船又一船的粮食,都看不见吗?

    因此秦牧走出来,瞪眼瞧着儿子秦源空和侄子秦源龙,呵斥道“不管怎样,叔叔教训你们,总是有道理的!还不赶紧道歉!”

    秦源空十八岁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从来没被别人打过,所以他梗着脖子,道“我啥也没做,就挨了一巴掌,凭什么让我道歉?”

    二堂兄秦涧向来看不惯秦笛的行为,觉得秦笛是秦汉承唯一的继承人,放着父亲和母亲攒下的偌大家业不管,每天不务正业,带着晏雪四处乱窜,经常两三个月不见人影,分明是个大号的花花公子,凭啥去管下一代的小花花公子?

    秦涧还觉得,自家儿子秦源龙才十六岁,年纪还小,泡妞不算大毛病,人不风流枉少年,可秦笛就不一样了,都31岁了还不知收敛,当着一大家子人出手打孩子,这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因此秦涧上前一步,说道“源龙,刚刚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挨打?”

    秦源龙毕竟年幼,挨了一巴掌,血气上涌,说道“我只是多看了晏雪两眼,疑惑她一个外人,为啥参加秦府的家宴……我哥说她长得好看,跟着小叔白瞎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讲出来,周围的人各种表情都有!

    那些个女人禁不住转头去看晏雪,心里涌出各种各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朱婉勃然大怒“活该挨打,我看打得轻了!怎么不拖出去打死?”

    秦月也怒了“岂有此理!晏雪我们走!”

    晏雪虽然羞怒,但她是修真人,跟秦笛一样,不将这些人看在眼里。她依然安稳地坐着,道“既然先生出手了,那就坐着看戏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月快气疯了“人家在羞辱你和我哥呢!”

    晏雪淡淡的道“没有人能让先生难堪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就见秦笛忽然伸出双手,一手掐着一人的脖子,一手提着一个,就那么叉将出去,“砰”的一声,扔在院子里!

    两人在地上挣扎,然而却爬不起来,想破口大骂,然而却说不出话!

    秦笛不知不觉间,封闭了两人的要穴,至少一天一夜,才能自动解开。

    因为外表看不出伤痕,所以秦牧和秦涧说不出责备的话。

    两家女人手忙脚乱的叫人将儿子抬走了。

    一场和和美美的家宴,就这样让秦笛和两个小辈给搅了局。

    老爷子骂了秦牧和秦涧好大一会儿,说他们不好好管教孩子,将来秦家迟早败在他们手里!

    秦牧老老实实的躬身受教“爷爷,您别生气了,回头我好好教育他们。”

    秦涧有些不服气“爷,这事儿得怪秦笛!我听说,他在外头名声不大好,三十多岁了还不结婚,经常出入舞厅,周旋于众多舞女之中,而且还经营百代公司,手底下有不少的歌星。那么多女人围着他转悠,给小一辈树立了坏榜样!”

    老爷子闻言,心里生出怒气,瞪眼望向秦笛,道“你今天一定要给个说法,到底啥时候结婚?在我死之前,还能看见你结婚吗?要是看不见你结婚,我死不瞑目啊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就很重!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搁在秦笛身上,三十多岁了,不但没有后人,连老婆都不娶,这在大户人家里,怎么能说得过去?

    秦汉承也很生气,望着秦笛道“不管怎样,你都得尽快结婚!要不然,我和你娘的面子都丢尽了!”

    朱婉想说“我不在意”,但她心里也盼着抱孙子的念想,所以张了张嘴,没说出反对的话。

    秦月、秦湛和惠子都看向秦笛,看他怎么摆脱困局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