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毛脚女婿

    黄英颤抖着声音问“这是真的吗?莫非是敌人的圈套?”

    张川道“敌人用得着做圈套,直接上门来抓我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谁会嫌得无聊,开这种玩笑?谁又恰好知道,我们缺电台呢?”

    李胜工道“这件事太古怪了!你刚才没看见可疑的人?”

    黄英答道“先生,我刚刚仔细查看过,没发现可疑的人!”

    李胜工快步走到窗子边上,掀开一道窗帘往外看。

    张川干脆下了楼,打开房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盏茶功夫,两人都没有发现异样,这才重新坐下来。

    李胜工收起信封,道“这件事交给我。这两天,你们一定要小心,如果察觉到有危险,就赶紧撤离!”

    两人点头“是,我们明白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一伙二十个工人,拉着十个木板车,跟着一位名叫“李强”的中年人,来到蕴藻浜码头仓库,提走了十个大木箱。

    这些人将大木箱拖到闸北区唐家弄的一个院子里,放下之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随后,李胜工和李强拆开一个木箱,发现里面装的都是小麦。他们把小麦拨开,从中间找到一个铁盒子,打开一看,里头有一台无线电发报机。

    两人又惊又喜,激动的心情难以自制!

    想想此事,太令人匪夷所思了!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呢?到底是谁在帮我们?”

    “这是正宗的美国货!能从国外一口气买十台发报机,定然是手眼通天的人物!更何况,他还送我们十吨粮食呢!”

    “直到此刻,我还是一头雾水!这件事该怎么向上汇报啊?”

    李胜工发出感叹“看来,有人默默支持我们的事业,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。”

    李强问“先生,你知道蕴藻浜仓库是谁控制的吗?”

    李胜工摇头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强道“蕰藻浜出了租界的范围,应该是轮船招商局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李胜工想了想,道“轮船招商局现在是半国营机构,大股东自然是青白党政府,除此之外还有几家大亨。这件事你不要对任何人说,记住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先生。”

    李胜工靠着这些发报机,在魔都又添了几个秘密电台,跟中央的联系更加紧密了。

    随后,他通过官方公开的资料,悄悄查找轮船招商局的股东,赫然发现秦家占了13的股份,而秦家又是国泰药业唯一的东家,如此一来,一切都对上号了!

    他不知道秦家由谁做主,所以他去找魔都工人运动的负责人询问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打探,他渐渐了解到,秦氏粮行的负责人是秦汉承,轮船招商局秦家的代表是秦汉旭,而国泰药业的负责人却是朱婉。秦汉承是一个纯粹的商人,朱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科学家,两人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政治倾向。而秦汉旭跟青白党关系密切,不太可能支持大赤党。

    查到这一步,李胜工就只能停下来,不敢再往下查了。因为再查是要冒风险的,万一得罪了对方,停止西药的供应,那就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李胜工是杰出的谍报人员,平日里做事很小心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秦汉承、秦汉旭和朱婉三个人都支持大赤党,如果贸然接触其中的一个,可能引起意想不到的后果。

    再者说,秦家还有好几个年轻人呢,特别是那个秦月,近年来发表了不少激进的文章,难道是她做的这些事情?按照陈书清临走前的交代,当年给他铜牌的,便是一个相貌不俗的女子!

    因此,李胜工以为秦月是怀疑的对象,但他并没有进一步的举措。在他看来,显然时机未至,只要耐心等待,对方早晚会主动露面。

    而秦笛不声不响做了这一切,压根就没想去露头。

    为国家和民族做贡献,用得着弄得尽人皆知吗?

    他如果想沽名钓誉,有的是绝妙法子,犯不着费这么多周折。

    1930年12月4日,天气阴冷,冷风飕飕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秦月领着王舒来到秦府。

    这还是王舒第一次登门,心里感到有些紧张。当他见到秦汉承和朱婉时,心情就更加紧张了,站在那里,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汉承居高临下望着王舒,心里不太喜欢,因为王舒家境贫寒,似乎门不当,户不对。

    俗话说,娶妻娶贤不娶色,嫁女嫁心不嫁才。

    在秦汉承的印象中,女婿就应该像张乃景一样,出身富贵,人又能干,品性敦厚。而王舒有才华固然不假,但是有才华不一定靠谱。如果是工程师,科学家,企业家,即便家里不富裕,也还可以接受。然而王舒擅长的却是编剧、诗词歌赋、拍电影!这玩意能养家糊口吗?

    朱婉并没有太在意,她看王舒相貌端正,也就点头认可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秦月二十六岁了,不能再往下拖,再拖就成了老姑娘!干脆早点儿嫁出去,只要对方人品过得去就行,贫穷富贵并不重要,反正秦家有钱,大不了多陪嫁一些。

    秦月既然将王舒领进家门,就不怕来自父母的反对,只担心王舒顶不住压力仓皇逃走。

    好在王舒也不是普通人,拥有一肚子的才华,所以经过短暂的局促之后,很快就能谈笑自如了。

    秦笛没有为难他,也不敢难为他,因为王舒是载入史册的人物,容不得别人的羞辱和怀疑。

    当年,秦笛第一次见张乃景,就通过下棋,给对方一个教训,那是因为张乃景太骄傲。可王舒恰恰相反,第一次来秦府,显得有些不自信。

    因此之故,秦笛面带微笑与其攀谈。

    两个人聊了好大一会儿,其实云里雾里没什么营养。秦笛若说经商,王舒不会感兴趣;王舒想说左倾文艺,秦笛也不会接口。

    最后,王舒笑道“我听秦月讲,那本小说《书剑恩仇录》,是秦先生您口述的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“如果是外人问,我是不会承认的。既然是你问,我也就认了。”

    王舒赞道“秦先生拥有惊人的想象力,故事情节编排的丝丝入扣,很是令人佩服。您是否认识向恺然、李寿民和王度庐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这些人,我都闻名已久,可惜未曾谋面。”

    向恺然就是平江不肖生,李寿民就是还珠楼主,至于说王度庐,乃是《卧虎藏龙》的作者,这三人都是武侠小说的前辈。1930年,他们都已经崭露头角了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