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地下活动

    1930年10月3日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魔都虹口区,身穿中山装的陈书清,和一位戴着墨镜、身穿长袍的长者,自西向东,并排走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27岁的陈书清,毕业于黄埔军校,虽然没穿军装,但是行走之间,带着一股英气。

    而那位所谓的“长者”,也只有42岁,身材高大,方面大耳,一字眉,因为戴着墨镜,看不见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经过复旦大学的门口,转头看向那金光闪闪的招牌。

    长者朗声笑道“复旦这两个字,出自《尚书虞夏传》,日月光华,旦复旦兮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笑了笑“我听说,先有马相伯的震旦学院,然后才有‘复旦’大学。”

    长者道“不管怎样,这是一所好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可惜偌大的中国,积贫积弱,外敌环伺,很难找到能让人静心读书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那些进出校门的年轻人,都只有二十岁上下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,真是让人羡慕……”

    陈书清一面走,一面看着复旦大学的校门,眼见距离越来越远,正准备转回头来,猛然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孩子,身材婀娜,风姿绰约,隐隐有股轻盈的仙气,他的心猛地提了起来!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驻足观瞧,只见那姑娘看上去十四五岁,面色如玉,亭亭玉立,仿佛一弯新月!

    长者看他停下脚步,也驻足看了看,笑道“没想到,在这种知名学府中,还有这样美丽的姑娘。书清,你已经结婚了,可不能犯错误啊!”

    陈书清张了张嘴,眼见着那姑娘出了校门,似乎远远朝这边望了一眼,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,然后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绝尘而去,他的心“砰砰”地跳起来!

    “是她,是她!”

    “这姑娘是谁?你认识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陈书清看看左右无人,低声说道“伯老,您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,有件事我想告诉您。您知道,我每月送往苏区一批西药,都是打哪儿来的吗?

    长者眉毛猛地一抬,问道“难道说跟那姑娘有关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早在三年前,我第一次见她,她给我一块铜牌,让我凭牌买药,价格压低到一成!”

    “啊?她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,三年前岂不是更小?这么小的年纪,能做得了主吗?”

    “奇怪,她好像三年前就这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女大十八变,怎么可能三年没有变化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晓得!这姑娘看着纤弱,却有登萍渡水的功夫!”

    长者微微皱眉,仔细盯着陈书清,怀疑他是不是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陈书清面带苦笑,但却无从解释“伯老,不管怎样,我送回去的西药,总不是假的吧?前后三年,每月六箱。为此,我还弄了条小船,专门跑这条线。”

    长者点点头“幸亏你送回去的药物,不知道救活多少战士。因为青白党的封锁,那些药都很难买到。这件事还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还有周老、李胜工和钱仁飞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要离开魔都了,今后不知道啥时候再来。临走之前,是否做了安排?”

    “我将铜牌交给了李胜工,前天他独自前去,也顺利买到了药物。”

    长者道“那就好!你查过没有,那姑娘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书清答道“周老不让查!怕走漏消息。”

    长者微微颔首“不查也好,但别忘了这份人情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苦笑“我怕自己哪天牺牲了,这件秘密会埋在坟墓里。”

    长者拍拍他的肩膀,道“最起码我见过她。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但也不容易忘记。”

    俩人一面说着话,一面往东走,最后来到虹口码头,坐上轮船,离开了魔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人说话间提到的“李胜工”,正在大西路复康里8号的石库门房子里,听取张川、黄英的汇报。

    这里有大赤党建立的无线电台,张川和黄英都只有二十多岁,化装成一对夫妇住在这里。电台的天线架设在三楼的晒台和屋脊上,被他们小心的加了伪装。

    李胜工31岁,身穿黑色的西装,白色的衬衫,打着一条蓝色的领带,上嘴唇有两撇小胡子,头上留着短发,鼻梁上架着眼镜,看上也不像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名义上,他在青白党魔都无线电管理局工作,是特务头子徐恩增的手下。实际上,他是大赤党特科临时领导人之一。

    黄英在晒台上晾衣服望风,李胜工在屋里仔细询问张川,关于电台收发报的情况。

    张川忍不住叫苦“我们自己组装的电台,功率太小了,只有五十瓦,而且不够稳定,容易发生故障。”

    李胜工道“我正在找人解决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张川问“能买到原装的发报机吗?”

    李胜工摇头“买不到。只能从亚美公司和大华公司购买零部件,然后请一位精通电子的教授帮忙,看看能不能组装100瓦的电台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二楼说话,渐渐聊到新的密码本。

    黄英在三楼晒台上观望,不时地伸手拉一拉床单。

    忽然间,她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似乎有石头落在身后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时,就见身后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鼓鼓囊囊的黄色信封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惊,赶紧探头张望,然而却看不见可疑的人。

    她将信封捡起来,撕开封口,看见里头有一块石头,一页白纸黑字的书信,还有一张提货单。

    黄英匆匆瞄了一眼信笺的内容,当即心头狂震,大步从楼上跑下去,震动楼梯,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!

    二楼的李胜工和张川都被吓了一大跳,以为被特务发现了,赶紧掏枪戒备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黄英急匆匆进来,将信笺递给李胜工“先生,您看看这个!”

    李胜工急忙问道“是不是有人围过来了?”

    黄英道“没有,是这封信吓着我了!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信件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刚刚有人扔到晒台上!”

    李胜工很是吃惊,打开信笺读了一遍,禁不住面色发白,就像见了鬼一样!

    张川问“先生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胜工抖着一张粉色的单子,道“信上说,凭着这张提货单,可以去北界蕴藻浜码头仓库,提取十吨粮食,里头藏着十只大功率电台!每个1000瓦!”

    三人惊恐不定,面面相觑,喜忧参半,心乱如麻!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