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民生汽车厂

    两人从昆仑山下来,日行两千里,来到西安。

    秦家在西安城中设置了一家“慈安医院”,还有一个“国泰制药厂”的分公司,专门生产磺胺药和阿司匹林;另外,医疗器械厂在这儿也有一个分部,主要生产绷带、纱布之类的外科物资。

    秦笛带着晏雪,挨个儿考察了三家企业的情况。

    西安是一座古城,历史上非常辉煌,但随着时代的变迁,渐渐变得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经过多次修整,后人所见已不是唐代的城墙,主要是明清时期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西安城有四个城门,原本有闸楼、箭楼和正楼。

    民国时期,四座闸楼都被拆除,北门的正楼和南门箭楼毁于炮火,许多城墙被毁,直到21世纪,保留部分城墙,开了18个门。

    西安城墙周长13公里,乃是一座大城。

    慈安医院建在“尚仁路”,这是一片商业区,人来人往,十分繁华。

    制药厂和医疗器械厂建在城东北,那里原本有一座满族士兵驻扎的满城,辛亥革命时期被焚毁了,从而变成了西安城内的一个死角。

    秦笛在这里考察了一圈,跟厂长、经理交谈话,然后给每个工厂增资两百万,让他们扩大生产规模。

    并且,他让人在这里建立仓库和防空洞,产品若是卖不出去,就全部收储起来,等到将来打仗的时候,自然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秦笛还想在这里建一家“秦氏粮行”,但因为交通不方便,西安距离黄河250公里,秦家还没有运输车队,所以这件事暂时办不成。如果用火车运输的话,还需要打通关系,大规模的粮食转运,闹出来的动静比较大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他们离开西安,坐火车返回魔都。

    回到魔都的第一件事,秦笛便让晏雪给美国的老约翰发电报,问有没有破产的卡车公司。

    不久,老约翰回复说,美国的汽车工业被福特、通用、雪佛兰等几家老牌公司垄断了,这些公司规模很大,暂时没有倒闭的迹象。1930年,美国的汽车保有量很高,一千个人拥有252辆!拥有汽车的家庭占了60。有这么大的需求支撑着,想倒闭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秦笛又问了问卡车的情况,结果并不能让人满意,这年月的卡车载重很小,只有1吨、2吨。

    那种怀特666的六吨卡车,要等到1940年才会有。

    秦笛自然看不上载重2吨的卡车,这点儿载重量还不够塞牙缝的。即便有一百辆车,一次运输也只有200吨!而一艘远洋轮船运过来的粮食都是几万吨。

    于是乎,秦笛只好将组建车队的心思搁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是通知老约翰,让他购买一批小汽车送过来,准备配备给秦家属下的经理。

    此时一辆小汽车的价格,只有一千美元出头,他一口气买三十辆,也没花多少钱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张乃景又带着子女来秦府。

    因为朱婉很疼爱两个孩子,所以张乃景和秦菱不得不经常过来。

    秦笛和张乃景闲聊,说起汽车工业,不由地发出感叹。

    张乃景笑道“其实你不晓得,中国也有汽车厂。”

    秦笛问“哪儿有啊?”

    张乃景道“在东北呢!我听伯父说过,从去年五月开始,张学善拨款74万元给辽宁迫击炮厂,作为国产汽车的启动资金。他们聘请了美国的迈尔斯为总工程师,从国内各大院校召集了一批技术骨干,组成了‘民生汽车厂’,拥有两百多位员工。而且,他们的研究有了进展,部分构建从美国进口,或许再有一年,就能推出载重3吨的卡车。”

    秦笛有些惊讶,旋即想到,再有一年,事变就开始了,到那时张学善拔腿就跑,将整个东北拱手让给日本!那么这个“民生汽车厂”就变成日本的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觉得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问道“你伯父是民国建设委员会的主席,能不能让他想想办法,将民生汽车厂转到关内来?”

    张乃景摇头“张作林死后,张学善接掌东北,年轻气盛,拥兵数十万,别说是我的伯父,即便是清先生发话都没用!”

    秦笛叹道“那就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惜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跟你说过,日本人想侵略中国,首先觊觎的是东北。或许用不了多久,整个东北就会沦陷了!东北所有的工厂,都会被日本人控制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半信半疑。他知道秦笛很能干,不但是秦家财富的掌舵人,还是一位围棋高手,可他并不晓得,秦笛拥有超能力,以及转世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每次听秦笛说日本人会怎样,都怀疑这家伙是否得了失心疯。

    秦笛琢磨了一会儿,又道“我想送你一笔财富,不晓得你愿不愿接受?我拿一千万大洋,请你伯父出马,跟张学善商量,将他的‘民生汽车厂’买下来。包括所有的科研人员,全都转到魔都来。这件事若是能办成,我让你做董事长,并且将一半股份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吃了一惊,抬头望着他,道“你是认真的吗?一千万大洋,就算从头建厂,也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大洋封顶。如果能将价格降下来,节省的钱作为流动资金,全部投入汽车厂。最终的收益,一半归张家,一半归秦家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眨眨眼睛,笑道“我去问问伯父是否有希望做成。”

    秦笛直接开了张一千万元的支票给他!

    既然想做成大事,就要当机立断,不能拖延犹豫。

    张乃景拿了支票,心情兴奋,当天下午就离开魔都,前往金陵,见伯父张锦江去了。

    此后,这件事迁延半年,才有了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张锦江、秦笛和张学善达成三方协议,由国泰药业每年向东北军按市价的八成出售三千支青霉素、五十箱磺胺药,在这个基础上,秦张两家再出资三百万大洋,买下“民生汽车厂”,将所有的资料和研究人员,连同十几台机床,统统打包运到南方,在公共租界的虹口区,老自来水厂的北边,重新建造一家工厂,依然延续“民生汽车厂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工厂建成后,另外聘请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厂长,此人名叫“王守明”,出自苏州“怀厚堂”,毕业于剑桥大学,据说他的祖上是明朝的宰相王鏊。

    因为秦笛不愿露面,所以由张乃景担任民生汽车厂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张乃景掌管的企业又多了一家,他每天衣冠楚楚,光鲜照人,俨然成了魔都工商界的名人。不过,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名下的财富,多半来自秦笛。归根结底,他是沾了妻子秦菱的光。

    而秦汉承自始至终都没有分家的意思,显然将秦笛当作唯一的继承人。这年月男女不平等,女儿嫁出去就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秦菱和秦月也没有意见,因为她们都有自己的追求,只要手头不缺钱就行了,并不需要每天看着闪闪发光的金银。有偌大的秦家作支撑,有厉害的兄弟作依靠,她们心里才感到安全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