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断送了大好青春

    听完故事,众人都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秦月道“哥,这样的好故事,可以写成书,改编成电影了!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我懒得动笔。我可以用口说,你找个人来速记,然后再润色一下,用你自己的名字发表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用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想做文学家,太容易招人惦记。”

    秦月也不想要这种虚名,但她对故事本身感兴趣,所以想了想,道“这事儿好办,也不用找外人了。上次我听顾如梅讲,她学过速记,善于听音,一分钟能记两百个字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自次之后,顾如梅除了练琴之外,又多了一个活儿。

    半个月内,《书剑恩仇录》速记下来,秦笛和晏雪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秦月又费了一番心血,一个月后将书稿修改好,然后集结出版。

    在书的前言里提到,这部小说是由一位名叫“金庸”的说书人口述,被顾如梅笔录下来,经过秦月的修改,最后编撰成书,自始至终都没提秦笛。

    八月中旬,这书一出来,顿时引起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人们都在传言“大诗人秦月改写小说了!”

    魔都有些“包打听”,经过一番努力,找到在国立音乐院练琴的顾如梅,以及秦家二小姐秦月证实,但却始终找不到说书人金庸。

    于是,人们便将这本小说,归在秦月头上,顾如梅成了她的助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秦月的名声更上一层楼,成了著名小说家和诗人。

    顾如梅也意想不到的崭露了头角。

    对此,秦月已经无所谓了,她以为反正是自家兄长讲述的故事,又不是剽窃别人的东西。再者说,她此前剽窃的诗词够多了,也不在乎多一本小说,反正虱子多了不咬人。

    顾如梅却对秦月抱怨“月儿姐,你害苦我了!我走在学校里,人家都追着我问,为啥我一个琴师,要帮大作家抄书?还问我金庸先生是谁?是不是杜撰的人物?就连院长萧先生都把我叫过去,问我怎么认识你的!我这才知道,秦家在魔都如此有名,简直要盖过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了!”

    秦月道“秦家的名声,主要是我娘和我姐在撑着,两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,一个是中央研究院名誉院长,一个是卫生部副部长,再加上著名的国泰药业,慈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,遍布全国的慈安外科医院,以及我爹经营的‘秦氏粮行’,一直在低价销售粮食,给秦家带来很大的知名度。我一个小女子,因为写了几首诗,拥有一些浮华的虚名,算得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顾如梅问“月儿姐,你说我师傅是怎么回事?他一肚子的才华,为何不愿意展示呢?”

    秦月摇摇头“你问我?我问谁去。他作为秦家的大少爷,家族财产的继承人,走在魔都街头,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!他还经常出入舞厅,惹来数不清的女人,就像蝴蝶一样,围着他飞来飞去。可他百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!你说这事儿,是不是很古怪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顾如梅禁不住偷偷窃笑,因为她到魔都之后,也听说过类似的传言,说秦家大少爷是天阉,还有人附上一句诗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秦家大少上青楼!”

    她作为弟子的,自然不敢说师傅的不是。而且她正儿八经拜师学琴,纵然师傅身体有缺憾,跟她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秦月又道“阿梅,你是我哥的徒弟,也算自家人,所以我不瞒你。我哥三十岁了,像他这样的男人,长得一表人才,又有非凡的家世,怎么可能拖到现在还是单身?

    我爹都快愁死了,说是再这么下去,他要绝后了!

    他不怕我哥跟舞女有牵扯!在他看来,恨不得牵扯越深才越好呢!只要给秦家留下后代,管她什么样的女人呢!结婚不结婚又怎样?不论什么人,秦家也不亏待了她。

    去年冬天,我哥和我姐去了美国。爷爷、奶奶将我父母叫去,骂了好一阵子,说他们不催着我哥娶亲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若是没有子孙,赚那么多钱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当时我妈说,我哥是天上降下来的天使,无论有没有后代,都是上天的旨意!她并不担心,反正我姐有儿有女了!

    我爷爷骂她‘妇道人家,头发长,见识短,外孙能跟孙子一样吗?’

    我奶奶说‘若阿笛一直无后,何不从堂兄家,过继个孩子呢?’

    这个提议受到我妈坚决反对!她说所有财产都是我哥的,宁愿等他百年之后,再把财富都捐出去!这种事,在西方国家多着呢!

    结果我爷爷、奶奶大怒……

    这些烦琐的事,我都没敢跟我哥讲!”

    顾如梅笑道“月儿姐,你别担心。我师父学究天人,既是闻名天下的棋圣,又是超凡脱俗的大琴师,难道还安排不好,娶亲生子的小事吗?”

    秦月摇头“这可不一定。我以前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打上次在古琴台,见晏雪捏碎青石之后,我回来讲给父母听。我父亲听完之后,发呆了一会儿,然后猛地一拍大腿‘完了!阿笛在修道!他会像和尚、道士一样,一辈子都不结婚!’”

    顾如梅眨眨眼睛,问“和尚、道士为啥不结婚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积累元气,必须练童子功。即便不是童子功,也要像弘一法师一样,抛妻弃子,太上忘情,进入寺庙里潜修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说,我师傅会功夫?他为啥说,自己自幼体弱,练不成功夫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他有没有练成。在我看来,棋道和琴道都是功夫,还有他和晏雪推出来的《向晚词》、《夜魔都》、《长城谣》,每一样都非同小可,都不是常人能做到的!要说我哥没有功夫,连我也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忽然打个寒颤“月儿姐,照你这么说,要想将琴艺提升至道境,就不能成亲生子?我是不是也要如此?”

    秦月也跟着一惊“你可别乱想!哎呀,我哥收你为徒,这不是害你吗?”

    顾如梅呆愣了片刻,眉头一会儿紧锁,一会儿舒展,最后她一咬牙“俗话说,不疯魔,不成角!为了学成真正的琴道,我就算一辈子不结婚、不生子又怎样!哼哼!谁说女子不如男!女人也能做大事,不一定要待在家里,做什么贤妻良母!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秦月只能拍打着桌子,苦恼的发出悲叹“害人啊!害人啊!我干嘛跟你说这些呢?一个好好的姑娘,被我三言两语,断送了大好青春!唉……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