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闲来做个说书人

    随后几个月,钢铁厂还在紧锣密鼓地筹建,大批的粮食一船又一船运过来。

    第一批粮食并没有送往四川,而是分配到秦家经营的各大粮店。

    秦汉承在魔都的租界建了个不小的粮仓,另外在杭州、金陵、安庆、九江、长沙、武汉等十几个城市都有粮行,每一家粮行都有附属的粮仓,能接受数千吨甚至万吨粮食。所以刚开始运过来的几条大船很快就清空了。

    从美国到中国的远洋船都在两三万吨以上,最多只能开到吴淞口,再往里因为航道限制,必须换五千吨级,甚至一千五百吨级的小船。

    为了进一步加强航运,秦笛给魔都轮船招商局注资三百万美元,相当于九百万大洋,购买了一些中小型商船,专门负责自家物资在长江航线上的转运。

    1930年,一盎司白银只能换03美元,虽然远不如以前,但还没跌到极限,等到1932年最便宜的时候,一盎司白银只能换022美元。而在半个世纪之后的1980年,一盎司白银价格50美元,由此可见,白银价格波动之剧烈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6月6日,张乃景和秦菱带着一双儿女来到秦家。

    他们的儿子名叫“张少清”,才几个月大;女儿张怡然已经三岁了,正是黏人的时候,一到秦家就抱住秦笛的腿,想听舅舅讲故事,当初她跟着父母和秦笛一起去美国,在漫长的海上旅行中听秦笛讲故事,所以始终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有时候秦笛也觉得可惜,因为秦家人除了他自己之外,其余的人都没有灵根,他想教张怡然修仙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唉!秦家后继无人啊!”

    张乃景看上去兴致勃勃,似乎近来的日子很舒坦。

    他的伯父张锦江当了两年的浙江省主席,如今是民国建设委员会的主席,主持工矿建设、铁路改造等等。张家跟着水涨船高,兄弟七人都发了财。

    张乃景虽是小辈,但手底下控制了两家公司,资本接近两千万大洋。当然,其中的一半是秦笛赠送的,就凭这一点,他见到秦笛,别提多亲切了。

    他昔日陪着去美国走一遭,知道秦笛卖了持仓八年的股票,赚了五千万美元,并不晓得其随后做空,赚了两亿美金。

    他每次来秦家,也不敢跟秦笛下棋了,因为那相当于找虐,他又不是受虐狂。

    张乃景慢慢地喝着茶,跟抱着张怡然的秦笛闲聊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在筹建一家钢铁厂?还准备将厂子建到川西去?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这有什么好想?建就建了呗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一挑双眉,他的眉形秀长,略微向下弯曲。

    “为啥要建在川西啊?我觉得,最好的位置,应该在浦东!靠着大洋,可以从国外进口铁矿石!我跟你说,中国的矿石大都是贫矿,国外的铁精粉纯度很高!炼钢效率高!你把钢铁厂建在海边,地价便宜,交通方便,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,比川西那种偏远的地方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眯起眼睛道“假如有一天,日本军队悍然侵略中国,从东北、青岛、吴淞口、杭州湾和广州,多路夹击,你认为会出现什么结局?”

    张乃景倒吸一口冷气,呆愣了一会儿,道“小日本有那么大胆子吗?中国这么大,它想整个儿吞下来,这怎么可能呢?人心不足蛇吞象,它不怕把自己撑死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是否可能!我问你,假如发生这样的情形,魔都能保住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建在租界里!日本人总不能闯进租界来!”

    “钢铁厂规模太大,没法建在租界。再者说,租界内也不安全,日本军队想进来,照样能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肯定是疯了!不怕英国和美国联手报复?”

    “去年开始的经济危机,已经席卷欧美了!英美自顾不暇,哪里管得了魔都的租界?”

    “你是因为这个,才在西部布局,将工厂和粮仓,都建在四川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主要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杞人忧天,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拿了颗梅子,塞在小丫头嘴里,道“别说我了,说说你自己,除了开元电器厂之外,听说你还成立了一家‘开元缝纫机厂’,已经投产了吗?”

    张乃景苦笑道“我从美国胜家公司引进的技术,正在消化吸收,刚生产出来的缝纫机有缺陷,主要是国产钢不行。唉,说起这个,真让人头疼,没有好的钢铁,不但造不出枪械,连缝纫机都难造,不得不从美国进口部件,你说这跟组装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等我的钢铁厂建好,就能拿到好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少也要两年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急?人生苦短,你都三十了!俗话说,六十为寿,你的人生走了一半,还不结婚!你想干啥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是长寿之人,至少能活两百岁。”

    “哈!乐怡你来说说,舅舅是不是胡说八道?”

    张乐怡舒服地躺在秦笛怀里,鼻子里闻着一股好闻的香味,道“舅舅,你身上是不是撒了香水?为啥这么好闻呢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提起香气,我给你讲个故事,话说很久以前,新疆某个地方,有一个回族的头领,拥有两个女儿,都很漂亮。小女儿尤甚,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,长发披肩,漆黑如夜,身上带着香味,淡雅清幽,甜美难言,人们称她为‘香香公主’……”

    张乐怡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珠,咕噜咕噜的转动着,显然对这个故事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秦笛节选了一段《书剑恩仇录》讲给她听,不一会儿的功夫,不光张乐怡入了神,就连张乃景也有些发愣,秦菱、秦月和晏雪也凑过来,听他讲故事。

    “话说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,英雄俠气,武功盖世……偶然看见一对羊脂白玉瓶,瓶上描绘着一个美人,美艳无匹,光彩逼人,秋波流慧,樱口欲动……后来,他在新疆见到了真人,那少女明艳绝伦,秀美至极……再后来,香香公主被乾隆皇帝抢走了,将她封为香妃……陈家洛气不忿,单枪匹马,杀入紫禁城,将香香公主救出来,最后两人浪迹江湖,隐居于天山脚下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是给小孩子讲故事,他不能说香香公主自杀了,那样会在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阴影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