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民国的买办

    秦月回到魔都之后,花了一个月的功夫,整理推敲诗歌,然后出版了诗集《巫山神女》,再一次引起了轰动。

    大诗人秦月,又有了脍炙人口的新作品,让她在诗坛的地位,重新变得稳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王舒编剧的电影受到好评,秦月跟他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紧密了。

    王舒是江苏人,父亲死得早,母亲靠纺丝织布养活他。他有一个舅舅,曾经做过江苏省某厅的厅长。他跟着舅舅去日本留学,归国后热心于戏剧,成了诗人,话剧作家,戏曲作家,电影剧本作家。

    单论家境来说,王舒和秦月差别很大。但是王舒很有才华,而秦月不在乎钱财,两人因为对诗歌的追求,以及共同的理想,渐渐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秦月的姐姐秦菱,不久前生了儿子,也算是儿女双全了。

    朱婉年过五十,因为是举世闻名的大科学家,所以很少去医院亲自做手术了。她将主要精力放在“慈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”上,有空的时候还要监管“慈安医药研究所”。

    不久前,秦笛送出去的几篇关于链霉素的论文都已经发表了,与此同时专利申请也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论文署名为朱婉和秦菱,秦菱为第一作者,朱婉为通讯作者。

    这些论文再度引起医学界的轰动,有人说是划时代的创举,有可能拿到诺贝尔奖。

    历史上,发现链霉素的瓦克斯曼,确实在1952年获得了诺贝尔奖。但是朱婉已经拿了三次诺奖,如果再拿第四次,那太令人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朱婉的三次诺奖,分别是磺胺药、青霉素和维生素c。这次发现了链霉素,即便能拿诺奖,也会拖好几年,毕竟青霉素是第一种生物类抗生素,给人的震撼作用更大。链霉素是第二种,抗结核的疗效需要慢慢验证。

    1930年5月,老约翰发来电报,说买到一家破产的钢铁厂。

    这家厂子名叫“内华达斯洛斯钢铁厂”,主要设备是一座180米高的炼铁炉,两座150吨的炼钢炉,采用平炉炼钢法,不是最先进的氧气转炉,也不是电弧炉。

    秦笛让老约翰将钢铁厂整体拆卸,装船运到中国来,同时聘请一些工程师和熟练工人,来中国做短期指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开始在各大报纸上等广告,重金聘请中国的工程师、经理、工人和地质勘探人员。

    此前,他已经找好了一位年近六旬的经理,名叫“张振业”。

    张振业原本是“汉阳钢铁厂”的厂长。

    汉阳钢铁厂创办于1890年,高峰时候年产五万吨钢,但它在1925就停产了,直到1930年也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民国时期,中国的钢产量很可怜。

    1913年,中国钢产量43万吨,印度是63万吨。1930年印度钢产量60万吨,中国反而减少到15万吨。你说这么低的钢产量,拿什么进行抗战啊?

    而且令人发指的是,“汉冶萍铁矿”自己不产钢,却把炼出来的铁,供应给日本的八幡钢铁厂,让人家造出武器,反过头来打中国人!

    张振业从汉阳钢铁厂出来,已经“半失业”五年了,靠着在学校里教书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他早年留学美国,毕业后在钢铁大王卡耐基的厂里工作过几年,要不是因为父母年老体弱,再加上眷恋故土,他可能就扎根美国了。

    秦笛将筹建钢铁厂的事交托给他,给他开了张八百万元的大额支票,又配备了几个手下,剩下的事让他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中国并不缺钢铁工人,也不缺低阶的工程师,因为在此之前,就有马鞍山、鞍山、唐山、本溪、大连等钢铁厂,早就培育了足够的工人。

    张振业拿着支票,感到有些为难“秦先生,为什么要将钢铁厂建在渡口市?那里有没有建厂的条件?现在筹建钢铁厂,是不是太仓促了?我们连前期勘探还没做呢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给你画个地图,你去了按图索骥,寻找铁矿石和煤炭。”

    “啊?您已经提前做好勘探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去看了一眼,那里有丰富的磁铁矿,也有充足的煤炭供应。只不过还没有开挖,一切都是空白,正需要你去大展身手呢!”

    “我老了,恐怕干不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只要将钢铁厂建起来,保证它能正常运转,我给你五万大洋的奖励!”

    张振业吃了一惊,心情有些激动,说道“我就算拼了老命,也要办成这件事!”

    接下来,秦笛就当了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老实讲,他对钢铁厂并不是太上心,反正也不指望它赚大钱,纯粹给国家做贡献,只要交托下去,要钱给钱,要人招人,最后办成啥样算啥样。若是办不成,他也不会太苦恼。反过来,就算办成了,也未必能一帆风顺,长期运营下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青白党做主的国民政府,并不支持民营资本投资重工业,他们只知道从外国买钢铁,经手人可以得到百分之二三十的回扣,成为率先致富的重要手段,皇亲国戚当然皆大欢喜,也就没有动力,去发展自己的钢铁工业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北洋军阀时期能造炮钢、枪管钢,经过民国“黄金十年”的“大发展”后,反而全不能造了!

    北洋军阀统治下的1920年,全国工矿业国家资本以可比价格计算为22260万银元,青白党当了十年家,又是继承,又是吞并,到1937年居然不升反降,老本亏了不少,变成了20600万元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青白党还鼠目寸光,不断的弱己强敌。

    1931年“9·18”之后,青白党继续为日本资本在中国的扩张提供方便,结果1937年七七事变前,关内29的煤炭产量,90的铁矿沙,95的现代化炼铁,是在日本资本控制下的。战争爆发,日本资本撤出国统区,结果中国1938年至1939年的钢产量急剧下降到不足1000吨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什么,1943年国统区出了一件怪事情大后方工业危机,钢铁厂大量倒闭,机器厂维持经常开工者不及十分之一。一方面,缺枪缺炮,另一方面,国统区既不缺原料,又不缺工人,但钢铁厂、机器加工厂却大批倒闭!

    怎么会发生这种咄咄怪事呢?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青白党买办思想太浓厚,不愿扎扎实实办工业。

    因此,秦笛弄这个钢铁厂,算是有枣没枣打三竿。他将钢铁厂建在川西渡口市,就是因为天高皇帝远,想躲在角落里多运转几年。

    “民营资本家太难了!既没有统一的国家,也没有开明的政府,投资工厂,举步维艰,只能在夹缝中挣扎。或许,这也是凤凰涅槃的一部分。我只要付出努力就行,不必在意最后的结局。就算工厂不能运转,那么做好前期勘探,留下厂址和高炉,也能给将来打下基础。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