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伐毛洗髓

    秦笛取出一个拳头大的玻璃瓶,道“里面有我精心炼制的丹药,其中一味关键的主药,在人间已经绝迹了,就算有再多钱也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什么样的主药?”

    “是一枚蛟龙的内丹!那只蛟龙至少活了五百年,而且是一条土属性的黄龙,留下的内丹呈鸡油黄的颜色。我用它炼制了一批丹药,数量有限,只能匀给你九颗,你别一下子都吃了,每个月只能吃一颗!”

    晏雪想起昆仑山见到的蛟龙骨架,于是问道“您把那枚龙珠拿来炼药了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龙珠为土属性,跟你的灵根不合,所以这丹药你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我明白。先生您可以吃这种丹药?”

    秦笛点点头“我总共炼了三十六颗。不知道要吃几颗,才能完成筑基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到了炼气第九层,该考虑筑基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要想顺利筑基,最好能有筑基丹,不过在地球上,哪里去找炼制筑基丹的灵草呢?没有筑基丹,只能用别的办法强行筑基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以秦笛的道心和丰富的经验,并不需要筑基丹,唯一欠缺的乃是充足的灵气。地球上的灵气太稀薄,如果没有额外的助力,几乎不可能完成筑基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丹药,筑基所需要的灵力就有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晏雪,等她将来筑基的时候,还可以动用储藏的灵石。

    秦笛从昆仑山得到几百颗中下品灵石,还有一些次品灵石,都留在储物腰带里,一直没舍得用,就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候拿来突破。

    他将玻璃瓶递给顾如梅,道“你先吃一颗,然后盖紧瓶盖,不要经常打开,否则容易泄露灵气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拿着瓶子,心里还有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她对秦笛说的修炼有些怀疑,可是想想晏雪展露的那一手捏碎青石的功夫,她又打消了怀疑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心想“罢了罢了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。我既然拜先生为师,就该完全相信他!”

    于是她毅然打开玻璃瓶,取出一颗淡黄色的丹药,猛地丢进嘴里。

    丹药有种莫名的芳香,夹杂着一点点苦涩。

    她把丹药咽了下去,片刻之间,就觉得肚子里有种滚烫的感觉,很快的,她的皮肤变得发红,身上开始冒出汗液。她伸手在额头擦了一把,忽然发现手掌有些发黑。

    “咦?这是怎么了?怎么汗液都是黑的?我是不是中毒了?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她忽然觉得腹中一阵疼痛,隐隐有种里急后重的感觉,她忍不住了,赶紧去找厕所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等她捏着鼻子从厕所里出来,手臂上像抹了一层锅灰!脸色灰暗,黑黝黝的像抹了草木灰,带着欲哭无泪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惨了!惨了!我身上怎么出来这么多污秽?太恶心了!我是不是生病快要死了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休要大惊小怪,这才是伐毛洗髓!你去洗个澡,赶紧换身衣服!”

    顾如梅匆匆奔向浴室,又过了好大一会儿,才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的面上露出喜色,笑道“晏雪姐,你看我的皮肤,是不是比先前水灵了?我刚刚照了半天的镜子,觉得脸也变白了三分!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这才刚开始,以后会越来越漂亮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笑盈盈对秦笛道“多谢先生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接下来,我传你仙音门的基础功法,对你来说,弹琴就是修炼,琴音能勾动天机,从空中聚集灵气,每日多弹一曲,功力便积累一分。

    我跟你说说,什么是仙音门……这个有点儿复杂,我怕吓着你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仙音门有108首基础曲目,按照境界高低,分成36首‘灵音’,36首‘宝音’,36首‘仙音’,再往上还有四大‘圣音’。

    而36首灵音,又可以分成低级、中级和高级,每一个级别各有12首。

    你现在还没入门,只能从低级灵音开始。等你熟练弹奏12首琴曲的时候,就能踏入‘琴艺’的境界了。

    随后若能学会中级灵音,那就是‘琴道’境界。

    至于说后面的高级灵音,以及宝音和仙音,都不是凡人所能涉及的,最终达到什么程度,要看你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听了既感到震惊,又觉得精神振奋!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,仿佛在眼前打开了一扇大门,看见了浩瀚的星空。

    没想到传说中的“琴道”,竟然只是“中级灵音”,相对于宝音、仙音和圣音来说,那才是刚起步的境界。

    她望着秦笛,用崇敬的口气问道“先生,您的琴技到了哪种境界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的琴技,你无法猜度。晏雪虽然没有练琴,但她的歌声,也属于乐音的范畴,已经到了‘中级灵音’的水平,差不多是道境了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吃了一惊“啊?没想到晏雪姐还会唱歌?”

    晏雪微微一笑,道“那三张专辑,《向晚词》、《夜上海》和《长城谣》,便是我唱的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瞪大眼睛看着对方,一时间惊为天人“啊呀呀,晏雪姐,你真了不起!你早已名闻天下,却隐身甘做婢女!这要是传出去,不知道有多少张嘴,会把先生骂死的!”

    晏雪抿嘴一笑“我乐意!跟在先生身边,我就很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晏雪姐,我们川西一行,路上走了许多天,为啥没听你唱歌?不是说,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唱歌是业余的,我修炼的方式,不属于仙音入道。”

    晏雪修炼了水木双系的功法,不用靠练歌来提升功力。

    而顾如梅的土灵根还没有激发出来,所以秦笛并未传她土修的功夫。

    况且,魔都也没有灵土,不适合埋在土里修炼。

    即便是晏雪,平日里练功,也要跑到焦山岛、小孤山、嘉兴南湖,或者普陀山去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在这末世的地球,修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真正的修士已经很少了,只有在寺庙和道观里,还有极少数的修真人,而且功力很低,多数止步于伐毛洗髓,拓经开灵,纳气入体的层次,连进入炼气期的机会都没有,更别提能够筑基了。

    秦笛游历青海、蒙古的时候,曾经见过四位修炼藏密的法王,还在中原各大寺庙里,见过十几位禅门高僧,其中功力最高的两人,也只是勉强踏入炼气第一层而已。

    这年月,只要能进入炼气第一层,就算是超凡脱俗的大宗师,被人尊为“陆地神仙”,可以开宗立派,率领一大帮弟子,走南闯北,混吃混喝了!而像秦笛这般接近筑基的,可能是天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