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二指捏碎青花瓷

    信笺果然是留给晏雪的,里面说了海晏法师的来历,他跟晏雪母亲结识的过程,还有后来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海晏法师俗名“晏秀”,本是四川泸州晏家的公子,不到二十岁中了举人,后来家里遭了大难,被土匪闯进来,杀死了他的父母,还有刚过门的妻子,满家十几口人被杀,只有他在外面访友逃过了劫难。

    晏秀心痛欲绝,满目苍凉,心灰意冷,于是在昭觉寺出家做了和尚。后来,他偶然在藏经阁找到一卷贝叶经,照着经文修炼,意外练出了特殊的真气,自此脚步轻盈,力气大涨。

    他想去寻找土匪报仇,却发现找不到报仇的对象,因为到处都是军阀,到处都是土匪,彼此厮杀,人头滚滚,领头的劫匪早就死了!

    后来,他在大雪山经过,遇到了雪崩,恰巧救了晏雪的母亲,看她跟逝去的妻子很像,不觉动了凡心。两人私定终身,有了个女儿,那就是晏雪。

    再后来,他准备还俗了,却受昭觉寺的主持蛊惑,说他找到的那卷贝叶经,来自于西藏的“萨迦寺”,要想了解后续的内容,必须去藏南寻找机缘,于是他只身去了西藏。

    他在西藏待了好几年,等他回来的时候,才看见女人在山边的坟墓,而女儿却再也找不到踪影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年,他在心伤之余,又一次离开昭觉寺,徒步前往印度、锡金。

    晏雪看了这封信,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她和父亲之间有莫名的隔阂,她觉得父亲是出家人,出家人的心思,不是凡人能理解的,跟道家的仙修也有不同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她都觉得最可怜的还是逝去的母亲。

    她将竹木箱子收入储物戒指,然后望向秦笛,感激的道“多谢先生,帮我了却一件心事。”

    秦笛宽慰她道“既然令尊也是修真人,那么他必然跋山涉水,来去无阻。修真人都能长寿,假以时日,你还有见到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晏雪轻轻点头“嗯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成都,别称蓉城、锦城、锦官城,是四川省的省会,古蜀文明发祥地,十大古都之一。因地处川西盆地,河网纵横、物产丰富,自古享有“天府之国”的美誉。

    公元前四世纪,开明王朝九世以“一年成聚,二年成邑,三年成都”,故名成都;汉朝的时候,成都是全国五大都会之一;唐朝的时候,它是中国最发达的工商业城市之一,史称“扬一益二”;北宋的时候,它是汴京以外的第二大都会,发明了世界上第一种纸币,也就是交子。

    即便到了民国,成都依然是一个适合百姓定居的城市。

    这里的小吃别具特色,比如说夫妻肺片、担担面、龙抄手、韩包子、三大炮、赖汤圆、甜水面、肥肠粉,还有很多著名的菜品麻婆豆腐、回锅肉、鱼香肉丝、宫保鸡丁、青城山老腊肉、咸烧白、香水鱼、樟茶鸭、九尺板鸭、简阳羊肉汤等。

    秦笛带着几个女孩子,天天在各大菜馆狂吃海塞,吃的她们眉飞色舞,流连忘返,都不想回魔都了。

    顾如梅去学校里一趟,办理转学的证明,还有一些行李需要收拾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、书籍和行李打了三个大包,让人送到秦笛等人住宿的宾馆。

    然后,一行人先坐车,再坐船,从岷江到长江,继续往西,到了后世的“攀枝花”。

    此时还没有“攀枝花”这个名字,在四川和云南交界的地方,有个城市叫“渡口市”。

    正好顾如虎的父亲,顾翰的军队驻扎在川西,所以秦笛趁机和顾翰见了一面。

    顾翰约有四十六七岁,身材中等,不胖不瘦,因为常年带兵的缘故,性格沉稳,不苟言笑。

    他已经得到家里寄来的信,知道秦笛的来历和粮仓、武器的协议,也知道儿子顾如虎拜师的事,心里还觉得难以置信,不晓得秦家为啥来四川进行大手笔的投资,也不知道儿子为啥拜在对方门下。因此,当他听说秦笛来了渡口市,便在一家最好的川菜馆摆宴。

    宴席只有一桌,除了顾翰外,还有一位张团长和李团长。秦笛这边五个人,再加上顾如梅,都上桌了。因为类似于家宴,不在乎男男女女。

    顾翰看秦笛身边带了四个姑娘,就觉得这小子像是花花公子,于是打心底看轻了他。

    两个团长都只有三十来岁,仗着手底下有人有枪,更不拿秦笛当回事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李团长,老拿眼睛紧盯着晏雪,眼看就要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晏雪被她看烦了,手指一用力,“咔嚓”一声,捏碎了青瓷茶杯!

    这么一下子,顿时震惊了三个武人!

    李团长露出惊恐之色,身子一颤,不由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张团长倒吸一口冷气,低头看看手里的杯子,用力捏了两下,然而却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顾翰先惊后喜,赞道“姑娘好俊的身手!你是否练过鹰爪功、铜砂掌,或者少林寺的一指金刚?”

    晏雪转头望了秦笛一眼,然后轻声道“我只是先生身边的丫头,你说的这些功夫,我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顾翰更加吃惊了,连忙端正态度,殷勤说道“难得秦先生大驾光临,失敬失敬!您是阿虎的师傅,希望将来阿虎跟着您,能练出这位姑娘两三分的功夫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这不算什么。只要阿虎多努力,用不了三五年,就能达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顾翰大喜,旋即叹了口气“可惜这不是古代,功夫再高,也怕枪械。我想让阿虎从军,又怕他在战场上受伤,所以患得患失,颇有些无奈。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我教的功夫,如果练成了,即使面对子弹,也不会丢失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秦先生,您答应提供的武器,不知何时送过来?”

    “我要从美国采购,远渡重洋,至少要三四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别说三四个月,等一年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顾翰很开心,因为重武器有钱也不好买。

    从1915年开始,西方列强以中国南北分裂为由,对华实行军火禁运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中国只能自己仿造,而仿造的东西不靠谱,不但经常发生故障,而且射击精度很差。

    试想,一个师的军队,只有两三挺重机枪,关键的时候还会卡壳,那不是要命的事吗?

    即便是秦笛,想从美国买重机枪,也要找人偷偷运回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顾翰又问“秦先生,您为何来到这儿?渡口市太偏僻了,没什么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来这里考察,看看能否建一座钢铁厂。”

    “啊?在这里建钢铁厂?能行吗?”

    也不怪顾翰感觉奇怪,历史上,直到1934年“攀钢之父”常庆龙对攀枝花地区进行考察,1939年才发现宝鼎煤矿和攀枝花磁铁矿。

    而秦笛来这里的时间才是1930年春天,所以一切都还是空白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