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骗你当老婆?

    顾如梅莞尔一笑,道“我略微知道一些。这位先生看着年轻,实则已到而立之年。他是著名科学家朱婉的儿子。四叔,你知道朱婉是谁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在报纸上读过,她是很有名的女人,研究出几种神药,声望如日中天,得了洋人的大奖,同时还是大慈善家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朱婉的丈夫姓秦,夫妻俩生了一子二女,长女秦菱跟她一样,拿了诺贝尔奖,次女秦月是闻名遐迩的大诗人,唯一的儿子名叫‘秦笛’,平日里很低调,不显山不露水,其实他非常厉害,就是我和阿虎想要拜师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秦先生怎么个厉害法?”

    “四叔,你平常也喜欢下棋,对不对?你有没有听说过一本棋经,叫作《围棋幽明录》,那就是秦先生写的!”

    顾辰闻言猛然跳了起来“啊?你说的是棋圣秦笛?我的天呐!他来到我们家了?你咋不早说?不行,我得去拜见他!”

    顾如梅道“四叔,今日天色已晚,留待明日可好?”

    二婶诧异的问“为何如此急迫?这位秦先生,还真是大人物?”

    顾辰大声道“你不晓得,秦先生是天下第一的围棋大家,他编纂的棋经,没几个人能看得懂,我好不容易跟刘棣怀求了一本,平日里压根不敢看!每次我只看三言两语,然后就得把书合上,思索好几天,再看下一段。如若不然,将会吐血而亡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顾如梅忍不住伸了伸舌头“秦先生真厉害,不单是棋圣,他还是琴圣呢!四叔,我跟你说,秦先生的琴艺非常高明,已经达到了道境,正因为如此,我才请他到家里来,明日引荐给祖父,让他老人家也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顾辰深吸一口气,道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相信了。古语云,见微知著,观一叶落而知天下秋。琴棋书画,有相通之处,秦先生既然是了不起的棋圣,那么他琴艺也可能很高明。

    不过,我有一点不太理解,自古文武殊途,难道说他还有一身的武功不成?要不然,阿虎为啥要拜他为师?

    刚刚我听阿虎讲,秦先生传他一段经文,让他在地上挖坑,将身子埋在里头修炼!这件事太古怪了!哪有这样修炼的法门?”

    顾如虎闻言,情急之下为辩驳道“叔,你不晓得,秦先生麾下有一位婢女,看上去纤弱优柔,然而她轻轻一掌,就把大青石拍成了粉末!这可是我亲眼所见!”

    顾辰摇头“有时候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的。江湖上有许多魔术手段,不知道骗了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叫道“叔,我没看错,一定是真的!”

    顾辰沉吟片刻,道“我就想知道,这位秦先生,是不是那位棋圣。如果真是棋圣驾临,自然是顾家的荣幸。就怕他是别人假冒的。阿梅,你有说服力的证据吗?”

    顾如梅仔细想了想,还真的没有证据!

    她明亮的眼睛眨了眨,说道“四叔,我只知道他的琴艺出神入化,比我爹还厉害十倍。待明日,我领他见爷爷,若能请他弹奏一曲,岂不是一切都清楚了?”

    顾辰点点头“说实话,我刚刚见这伙人,虽只是惊鸿一撇,但是印象深刻,不像是假冒的。无论是衣着还是气势,都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。其中有一位姑娘,非常漂亮,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,仿佛天女下凡,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道“叔,她叫晏雪,自称秦先生的婢女!”

    顾辰叹了口气“听起来匪夷所思,看上去哪像婢女呢?”

    顾如梅却道“这件事不假,我听晏雪自己说,她是本省大邑县的人,从小死了母亲,也没了父亲,她七八岁跪在街头,想要卖身葬母,是秦先生出手,帮她葬了母亲。仔细算一算,那时候秦先生还不到二十岁呢。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有三十岁了?结婚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嗯,据说没结婚。”

    二婶有些担心“阿梅,他不会想骗你当老婆吧?”

    顾如梅红了脸,紧着摆手,道“不可能!他怎会看中我?前日晚间,我们住在武昌同一家旅馆,我发现他跟晏雪都是分开住的。晏雪那么漂亮,又是他的婢女,他连碰都不碰。人家是正人君子。”

    二婶眉毛一跳,“喔”了一声“那就是他有毛病!”

    顾如虎问“娘,秦先生有什么毛病啊?”

    顾辰赶紧摆手“休要胡说八道!当心被人听见。我们顾家尊师重道,不能说师傅的短处。俗话说,不疯魔不成角,对于棋圣和琴圣而言,需要专心致志,投入毕生的精力,才能成为大家。”

    当顾如梅回到自家院落时,发现秦月和杜家姊妹都睡了,只有秦笛和晏雪还坐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明月当空,春风习习,不冷不热,正是大好天气。

    顾如梅问“先生还没有安歇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我和晏雪刚刚出去走了走,发现这儿还真是风水宝地,适合修身养性,我想在这里住三天,趁机传你琴艺,再教阿虎功夫。要不然,我离开这里之后,也没有太多时间在四川逗留,你若想学琴只好去魔都了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既喜且忧,道“先生,三天时间太短了,我准备转学,去魔都‘国立音乐院’。院长萧友梅先生跟家父是好友。”

    “阿虎呢?他也跟着去吗?”

    “阿虎有些困难,二婶不想让他离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传阿虎的功法,有着特殊的要求,需要找一块灵地,才能事半功倍,一日千里。我刚刚在艾坪山北侧,看到一小块林地,树木格外茂盛,虽然不是真正的灵地,但也算是‘半灵地’。待明日我指给阿虎,让他留在这里修炼。如此一来,他只要每年去魔都,见我一回即可。如果他离开这儿,反而没有类似的环境,耽误他的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果如此,那真是太好了。我替阿虎谢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阿梅,我想问你,在你们顾家而言,碰见大事,谁能做主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我爷爷。他二十八岁中进士,后来在华阳县当过县令。别看他年近八旬,但是身体很好,眼不花,耳不聋,在顾家一言九鼎。先生,您有什么事,可以先跟我说,我设法帮你沟通。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