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艾坪山顾家

    瞿塘峡,位于重庆奉节县境内,长约八公里,是三峡中最短的一个峡,也是雄伟险峻的一个峡。东端入口处,两岸断崖壁立,相距不足一百公尺,形如门户,名夔门,也称瞿塘峡关,山岩上有“夔门天下雄”五个大字。左边的名赤甲山,相传古代巴国的赤甲将军曾在此屯营,尖尖的山嘴活像一个大蟠桃,右边的名白盐山,不论天气如何,总是迂出一层层或明或暗的银辉。

    瞿塘峡虽短,却能“镇渝川之水,扼巴鄂咽喉”,有“西控巴渝收万壑,东连荆楚压摹山”的雄伟气势。古人形容瞿塘峡说,“案与天关接,舟从地窟行”。

    秦笛心道“怪不得日本人没打进四川,有这样的地势,想逆流闯关,实在太难了!”

    不久,轮船到重庆靠了岸。

    几个人换了一条小船,继续往西而行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长江顺着地势,变得弯弯曲曲,常常有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天色渐晚,船经过“大中坝”,又过了泥壁沱、李家河,忽然折而向北,绕了个十几公里的大弯,在艾坪山脚下靠了岸。

    顾如梅说道“先生,这片方圆数十里的半岛,连同这座小山,都属于我们顾家所有。我们先上岸休息一天,然后明天再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叫好“坐船太久,好累啊!小船摇晃的厉害,实在受不了!”

    秦笛赞道“这地方不错,江水在这里拐了个弯,山明水秀,还有淡淡的灵气,怪不得顾家出人才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闻言很欢喜“先生您过誉了。不过,我的祖父,乃是大清的进士,家父也有举人功名,再加上我的叔叔们争气,所以顾家才拥有这片地盘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面说着,一面从小船上下来。

    顾如梅领着众人朝前走,说道“以前这儿人气鼎盛,但是现在不行了。因为我大伯一家去了广州;二伯领兵打仗,常年不归家;家父和家母在长沙定居;五叔去了金陵,在教育部任职;所以留在这里的,只有一个四叔了。当然,还有我爷爷、奶奶,他们就喜欢这儿,哪里都不愿去。有时候,张太师祖来住两个月,他也说这儿是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秦笛放眼四顾,觉得这是一片好地方,因为三面被长江包围,只有一面通向陆地,半岛的根部最狭窄的地方不过两三里,就像一根细长的手指一样。这样的地形很容易防守。

    而且,艾坪山只是一座小山,半岛上还有大片的平地,可以将粮仓放在这儿!

    这里虽然属于重庆管辖,但它距离市中心非常远,周围都是乡村,不会受到日本军机的轰炸。

    因此,秦笛的面上露出微笑,觉得自己运气很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怎么跟顾家商量,借用一部分土地,还得费一些喉舌。

    众人走不多远,看见前方有一处村落,红砖绿瓦,掩映在绿树之中。

    顾如梅笑道“这是我家的祖宅。从我曾祖那一辈,就搬到这里来了。我的曾祖,有两个儿子,我爷爷是老大。二爷去世早,但还有后人留下来。这个村里住了几十口人家,除了顾家人之外,还有一些婢仆帮工,那些人只是借住,房屋都是我们家的。

    我父母、大伯、五伯常年在外,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来,家里的房子还留着,房间经常有人打扫,被褥都放在箱子里。

    我的二伯,也就是阿虎的父亲,虽然在外领兵打仗,但他每隔几个月,都会回来一次。因为我二婶还住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顾如梅回头说道“阿虎,你回家叫两个厨娘,来我家生火烧饭!今晚大伙儿就住在我家了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答应一声,加快脚步,跑到前面去。

    众人进了村,沿路有不少人跟顾如梅打招呼“阿梅小姐回来了!”

    顾如梅面带笑容,冲那些人点头示意,并没有说什么,显然住在村外面一层的都是下人。

    再往里走,有人道“阿梅,你回来了?三伯父还好吗?”

    顾如梅笑着回答“三哥,你胖了!我父亲很好,多谢你问询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人,站在路边满面含笑道“阿梅,这些人是你的朋友?远道而来,欢迎欢迎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道“四叔,你怎么出来了?我还想明早去你家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见不见我没关系。赶明儿,别忘了去见爷奶。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呀。”

    一路寒暄,顾如梅领着众人,进入一家庭院。

    大伙儿在客厅落座,不一会儿的功夫,天黑了,屋里点亮了灯烛。

    有两个厨娘和一个婢女进来,帮着烧火做饭,整理床铺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顾如虎从外面进来,对顾如梅叫道“姐,我娘叫你呢!让你去我家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顾如梅答应一声,便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当她来到二伯家时,除了见到二婶之外,还再次见到四叔“顾辰”。

    顾家五兄弟,老大顾朗,在广州做茶叶生意,从四川买了蒙山茶、邛崃茶、青城雪芽、峨眉毛峰,然后运到广州去卖,算是顾家财产的重要来源。

    老二顾翰,也就是顾如虎的父亲,乃是川军中高级将领。

    老三顾峻早年在岳麓书院教书,1926年转为湖南大学,乃是国学院的教授,负责教国学、书画和音乐。

    老五顾罗在金陵的民国教育部任职,跟老三一样精于琴曲和书画。

    老四顾辰则留在老家,看似没有惊人的才艺,也没有经商的天赋,实则他是个通才,每样都懂一些,负责居中运作,沿江调度盐茶,赡养年老的父母,对顾家来说很重要。

    顾辰对顾如梅招手“阿梅,坐吧,有些事我得问你。我听阿虎说,你拜了一个年轻人为师?他还想收阿虎为徒?”

    顾如梅落座,坦然答道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顾辰问“这不是一件小事,天地君亲师,拜师不能随便。我刚才问阿虎,他拜的什么人?阿虎说不清楚。你能说说吗?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