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想起瑶姬师姐

    轮船逆水而上,先至西陵峡。

    西陵峡在湖北宜昌市秭归县境内,从东边的南津关,到西边的香溪口,全长66公里,是长江三峡中最长、以滩多水急闻名的山峡。

    整个峡区由高山峡谷和险滩礁石组成,自东向西,依次是灯影峡、崆岭峡、牛肝马肺峡、兵书宝剑峡四个峡区,以及青滩、泄滩、崆岭滩、腰叉河等险滩。

    灯影峡又名明月峡,河谷狭窄,岸壁陡峭,峰顶奇石腾空,岩间瀑布飞泉。

    崆岭峡内有崆峪滩,是长江三峡中“险滩之冠”。滩中礁石密布,枯水时露出江面如石林,水涨时则隐没水中成暗礁,加上航道弯曲狭窄,船只要稍微不小心即会触礁沉没。

    牛肝马肺峡,两岸峰峦崔嵬,江面狭窄,江流湍急,北岸两团重叠而悬的钟乳石最为有趣。它们一团形似牛肝,一团形似马肺,牛肝马肺峡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兵书宝剑峡,是指长江北岸,有一叠层次分明的岩石,看似一堆厚书,还有一上粗下尖的石柱,竖直指向江中,酷似一把宝剑,故得名。传说是诸葛亮存放兵书和宝剑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如梅的年纪跟众女相仿,所以很容易打成一片,一路就听见她清脆的笑声,以及源源不绝、挖空心思的解说,倒也不觉得郁闷。

    顾如虎一只耳朵听姐姐讲解,另一只耳朵倾听两岸的声音。良久之后,他疑惑的问道“先生,古诗里有‘两岸猿声啼不住’,为啥我们听不见猿猴的叫声呢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三峡两岸原本有不少长臂猿,只不过近年来,因为人类的繁衍,侵犯了长臂猿的领地,种群越来越少,所以很难听见猿声了。”

    秦月道“这么说,古时候是有猿猴的?我还以为是诗人的想象呢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眼珠转了转,笑道“诗人常喜欢胡思乱想?”

    秦月笑道“我听一位先生说,白居易写《长恨歌》,有一句“峨眉山下行人少”,其实唐明皇逃往四川时,根本就没去峨眉山;訾余有诗‘石壕村里夫妻别,泪比长生殿上多’,而杨贵妃并非死于长生殿。那都是诗人凭着想象杜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诗人怎么能瞎写呢?”

    “艺术来源于生活,却又高于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哇,秦月姐,你说的真好,果然是了不起的诗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位俄国人说的。”秦月心情大悦,一面欣赏两岸的美丽风光,一面跟众人闲话,只觉得诗情上涌,赶紧回到船舱里,摊开稿纸,写诗去了。

    从西陵峡往上,便是巫峡了。

    巫峡,位于湖北巴东和重庆巫山县境内,从东边的官渡口,到西边的大宁河口,绵延四十五公里。整个峡区奇峰突兀,怪石嶙峋,峭壁屏列,绵延不断,是三峡中最可观的一段,宛如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,充满诗情书意。

    秦月听说巫峡到了,赶紧从船舱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她和杜蓉、杜兰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景,心中震感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“天呐,我终于知道,什么叫鬼斧神工了!以前只在书中读过,国画里看过,没想到现场这么壮观!”

    顾如虎忽然插言“先生,你说这世上有没有神仙?昔年大禹治水,是用斧子劈开峡谷吗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晏雪不禁想起昆仑山灵洞中那些不朽的尸骸。她虽然没见过神仙,但却知道修真人有超乎寻常的能力,或许修炼到高深的地步真能变成神仙呢!

    顾如梅伸手去敲弟弟的脑袋,笑道“神仙只是传说,怎么可能会有?”

    秦笛沉默无言,心里想到第二世,自己修成灵仙的时候,就能一剑劈砍山岳,修成仙帝时,一拳能打碎小千世界。

    巫山十二峰,被称为“景中景,奇中奇。”

    清人许汝龙“巫峡”诗中说“放舟下巫峡,心在十二峰。”巫峡以巫山得名,幽深秀丽,千姿百态,宛若一幅浓淡相宜的山水国画。峡谷两岸为巫山十二峰,依次为登龙、圣泉、朝云、神女、松峦、集仙六峰。南岸也有六峰,但江中能见到的依次为飞凤、翠屏、聚鹤三峰,其余净坛、起云、上升三峰并不临江。

    十二峰中以神女峰最著名,峰上有一挺秀的石柱,形似亭亭玉立的少女。她每天最早迎来朝霞,又最后送走晚霞,故又称“望霞峰”。

    据唐广成《墉城集仙录》载,西王母幼女瑶姬携狂章、虞余诸神出游东海,过巫山,见洪水肆虐,于是“助禹斩石、疏波、决塞、导厄,以循其流”。水患既平,瑶姬为助民永祈丰年,行船平安,立山头日久天长,便化为神女峰。

    顾如虎看见神女峰,又忍不住问“传说那座山是仙女化成的,不知道有没有‘瑶姬’这个人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依旧没说什么。他不但见过瑶姬,还跟她学过“阴阳造化宝典”的功夫呢,怎么能说没有这个人?

    顾如虎问“先生,您笑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不想说往昔的事,因为听起来漫无边际,形同于吹嘘胡侃,说出来也没人信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说道“我传你的归土诀,听起来虽然简单,只有短短的几百字,但它是土修的基础,如果你福泽深厚,有希望修成陆地神仙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轻描淡写,然而听在众人耳中,还是让人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顾如梅咋舌不已“先生,您说的陆地神仙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就像少林寺的达摩祖师,一苇渡江,传下‘达摩易筋经’、‘少林七十二绝技’;又像武当山的张三丰,出神入化,炉火纯青,创造‘太极拳’、‘太极剑’、‘武当九阳功’。这两位都是武侠世界的泰山北斗,到最后不知道死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月听得晕晕乎乎,笑道“哥,若不是昨日见晏雪那一手神功,我还以为你又在胡说八道呢!这些功夫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    顾如虎两眼放光,兴奋不已“先生,您会不会这些功夫?能不能传给我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我虽然自幼体弱,不适合练武,但是脑子里不缺功法。你先修炼《归土诀》,不要想太多。有些功法虽然厉害,却未必适合你来练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哀求道“我想学那‘武当九阳功’,听起来很霸道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成!你是土灵根,五行不合,不能修炼九阳功!那是火修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禁不住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秦笛也不去管他,继续欣赏三峡美景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