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又骗了两个徒弟

    顾如梅看着晏雪,心中惊骇,面色大变,怀疑对方是不是修炼千年的狐狸,或者是转世再生的仙女。

    顾如虎双目圆睁,伸手抓着头顶的短发,使劲的撕扯着,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!

    佳人如玉,轻轻一掌,就让青石碎成粉末!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暗劲,而是传说中的化劲了!暗劲打上去,只能让青石裂成几块,只有化劲才能将青石变成粉末!

    “天呐!这世上,竟然还有化劲高手?我听太师祖说,化劲已经失传了的!”他扬天大声吼叫起来!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都露出羡慕的神色,不知道今生有没有机会,能练到如斯地步。

    按照秦先生当年的说法,她们姊妹俩资质有限,踏入“暗劲”不难,进入“化境”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秦笛望着顾如虎,道“我有秘法,能让你在25岁以前,修炼到这种地步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你若愿拜我为师,我便传授于你。同时,我还会收阿梅为徒,传她高妙的琴技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心中热切,面色涨的通红,转头看了看姐姐。

    顾如梅已经快晕倒了!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,一个美丽的姑娘,能有这么高强的手段;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,竟然能弹出天籁般的高山流水,还掌握了修炼的秘技,难道说他比张太师祖还厉害,乃是道门嫡传的少年高手?

    她望着弟弟,说道“我反正要拜师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还有些犹豫,看看晏雪,又看看秦笛,问道“先生,你自己能不能打碎青石?要是能的话,我就拜你为师。要是不行,我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自古以来,有状元学生,却未必有状元师傅。师者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师不必贤于弟子,弟子不必不如师。我只要能教出好学生就行,你又何必在意,我能否打碎青石呢?”

    顾如虎道“原来先生只会吹牛啊!我宁愿跟这位姐姐学!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你的资质跟我不同,修炼心法也不一样。我教不了你,只有先生才行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问“请问小姐,您跟秦先生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晏雪抿嘴笑道“我身份卑微,是先生身边的丫鬟。我的功夫,也是先生教的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愕然“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!”

    在她的心目中,像晏雪这样美人儿,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人们心中的女神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,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,她怎能成为别人的丫鬟呢?她要是成了丫鬟,会让多少人黯然伤心?天下的男人,哪个敢做她的主人?不怕被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?

    原本她作为未出阁的女子,想跟着秦笛学琴,心中还有些顾虑,可是看到仙子般的晏雪,竟然跟在秦笛身边做丫鬟,让她有种自惭形秽之感,同时也放下了小心提防的心思。

    顾如虎犹豫片刻,道“我爹想让我从军。我拜先生为师之后,还能不能去参军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从军有什么好处?这两年只有内战,打来打去,死的都是中国人。不如再过几年,等你学好功夫,若有倭寇来袭,我送你上战场!”

    顾如梅道“先生,我们顾家是大家族,若是没有人从军,就没法保护乡梓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顾家不会只有阿虎一个男儿吧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至于,我们家族有七八个男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嘛。阿虎资质不错,参加内战可惜了。等他学了我传的功夫,去战场上杀鬼子,很容易建立功勋,还能保家卫国,为顾家博得好名声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想通了,道“好吧,我愿意拜你为师,不过我先得禀明祖父和父亲。要不然他们会骂我的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没问题,我正准备去四川呢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道“是吗?那真是太巧了。我们可以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当晚,这两姐弟跟秦笛住在同一家旅馆中。

    晚饭之后,秦笛对二人道“我收你们姐弟为徒,是因为你俩有灵根。灵根这种东西很稀缺,十万个人里头,也未必能找到一个。今天一次碰到俩,也算是蹊跷事。阿梅的年纪稍大了一点,错过了伐毛洗髓的最佳时机,再想以武入道,已经来不及了,好在你精通琴技,还能以琴入道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问“先生,什么是以琴入道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要想学琴,先要培养琴心。我先传你一段‘琴心决’,你如果每天修炼,有助于提升心性,早日臻至入道的层次。等你有了琴心,就可以开灵纳气了,届时我再传你高明的仙音。”

    顾如梅大喜,静心倾听“琴心诀”的关窍,反复询问细节,牢牢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随后,秦笛对顾如虎道“阿虎,你才14岁,就有明劲的基础,还可以从武入道。我传你‘归土诀’,只要努力修炼,将来前途光明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问“先生,我将来能达到化境吗?”

    秦笛笑了笑“化境才只是入门,你按照我的指点修炼,日后成就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顾如虎豪气大发“我一定好好锻炼,还请先生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秦笛念诵一段口诀,仔细讲解了一番,然后道“你有土灵根。等你回家之后,在地上挖个坑,然后跳进去,将土埋到脖子,潜运归土诀,闭目凝神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这是末世,灵气非常稀薄,但是天无绝人之路,只要顾如虎按部就班的修炼,总归会有进步,至少化境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要想功力大进,超凡脱俗,进阶炼气期,还要找到有灵气的土壤才行。若没有秦笛的指点,一辈子也休想练成。

    一夕无话,第二天上午,一行人来到江边码头,购买船票,登上了客船。

    顾家姐弟的船票也是由秦笛出钱,这让顾如梅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先生,怎好让您出钱呢?有事弟子服其劳,应该我们来买票才对。”

    秦笛摆了摆手“不必客气。这一路逆水行舟,会看到绝美的风光,你若对两岸熟悉,不妨给大伙儿介绍一番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这条路他已经跑过好几次了,只不过他懒得跟众人解说而已。

    顾如梅答应了,坐在船上,一路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从武昌往上,很快便进入三峡地段,两岸风景如画,看得人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