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高山流水古琴台

    随后,秦笛提着尸体,几个跳跃,来到附近的树林中,探手取出一件灵锄法器,在地上挖了个大坑。

    他将三人的衣服脱下来,然后将尸体丢进坑里。

    他也不怕被人看见,埋尸的地方距离江岸不过百米。

    这年月,死人太多了,哪有那么多警察,闲得无聊,挨个查尸源?

    只要过那么两三个月,等到尸体腐烂之后,便查无可查了。

    如果有衣服存留,或者有别的标记,倒是不容易腐烂,因此之故,他将这些人脱个精光,衣服单独埋在远处。

    杀人夺宝,这种事他前世见多了,还亲手处理过大量的尸体,所以轻车熟路,很快处理完毕,心里连一点儿波澜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不是身处俗世,他连尸体都懒得埋!

    埋完之后,他拍拍手,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当他追上众人的时候,四女已经找好了旅馆,正在商量去哪里吃晚饭。

    秦月看他空着手过来,问道“哥,晏雪说你去拿行李了?是吗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她说错了。先前我把手表摘下来,忘在船舱里,刚刚回去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喔,你可真够粗心的!”

    晏雪面带微笑望着秦笛,看他长袍袖子有些水迹,猜测他杀了人,还洗了手。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以为秦笛只是将那些人打一顿,并不知道他这么快就完成杀人埋尸,要是知道了,这两个小丫头恐怕会被吓一跳,晚饭也不用吃了。

    因为天色已晚,几个人依照店家介绍,在附近找了家餐馆,随便吃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一夕无话,第二天,阳光明媚,沐浴着和煦的春风,他们游历了黄鹤楼、晴川阁和古琴台。

    黄鹤楼位于长江南岸蛇山之巅,是“江南三大名楼”之一,享有“天下江山第一楼“之称。

    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代,当时它只是夏口城一角瞭望守戍的“军事楼”,后来演变成为官商行旅的观赏楼。唐代诗人崔颢在此题下《黄鹤楼》一诗,李白在此写下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,历代文人墨客在此留下千古绝唱。

    因此,当秦月游览此处时,只感到心情澎湃,心旷神怡,将往日的种种不快抛之于脑后,整个人仿佛焕发了新的青春。

    她诗兴大发,筹思良久,寓情于景,写了一首现代诗“云起的日子,春的味醉人,云落的日子,春的味迷人。三月的春闱初揭,三月的柳絮飘飞。楼外娇嫩的绿叶,怎会顾影寂寞?路边柔弱的小花,未必自怜苦烦……”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纷纷赞叹“二小姐写的诗真好,怪不得被尊为大诗人。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姐,你写的诗有几分仙气了!”

    秦月自己也感到满意,道“嗯,有了这首诗,也算不虚此行。”

    秦笛读了一遍,“哈哈”笑道“不错!从今以后,不再是滥竽充数。”

    秦月白了他一眼,挥拳打过来“我让你胡说八道!这一切,都是你害的!”

    秦笛任她的拳头落在身上,道“可喜可贺!你越来越像真正的诗人了!”

    秦月收了手,轻叹道“要想写出好作品,还是要多出来采风。上一次,我在普陀山住了月余,心有所感,写出一组诗,发表在诗刊上,受到好评。从那以后,我写了不少文章,看似言辞激烈,其实细品下来,韵味不足,难以传世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秦笛很高兴,赞道“不错,作为文学家,总要有流传千古的好作品,才会被人记住。譬如徐志摩受人批判,有人说‘我不喜欢他那样的诗’。可徐志摩将青史留名,并不因为别人批判他,就变得泯然众人矣。”

    秦月没有接口,因为涉及到左右之争,没办法说谁对谁错。批评他的人乃是大文豪。

    随后他们去了晴川阁和古琴台。

    晴川阁,始建于明代,坐落在长江北岸、龟山东麓的禹功矶上,北临汉水,东濒长江。

    古琴台又名“俞伯牙台”,始建于北宋,重建于清嘉庆初年,位于龟山西脚下的月湖之滨,东对龟山、北临月湖,有“天下知音第一台”之称。

    杜蓉对着古琴台感叹“可惜啊,时间过去太久,高山流水也失传了!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没有失传!高山流水的琴曲还在!只不过现存的曲子,是否和当初一样,那就不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真正的《高山流水》,就装在我的脑海里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没错,他当年在仙界拜师旷为师,跟对方学过《高山流水》、《沧海桑田》、《斗转星移》,凭着“凤凰仙琴”,不知道灭杀多少仙人!可惜以他现在的功力,连一分威力也发挥不出来!

    没办法,他虽然到了炼气第九重,但距离成仙,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!

    他不晓得,这辈子还能不能修成仙人,反正只要努力修炼,总归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秦月撇了撇嘴“哥,你就吹牛吧。有本事,你倒是弹一曲,给我们听听!”

    秦笛双手一摊,笑道“我手头没有琴,你让我怎么弹?”

    杜兰忽然伸手一指“先生,那边有个漂亮的姑娘,边上跟着个壮实少年,背上背着的好像是古琴。”

    秦月转头去看,果然看见不远处走来两人,前头是一位姑娘,大约十七八岁,圆脸细眉,脸型端庄,很有亲和力,额前一缕秀发,脑后两条小辫,身上穿的女学生装,上面是蓝色的斜襟夹袄,下身是黑色的裙子。

    那姑娘身后,跟着一个少年,约有十五六岁,方脸短发,一字眉,双目有神,神色憨厚,两条手臂很粗壮,看上去很有力气。他的背上背着个包袱,看长度和形状似乎是一张古琴。

    秦笛目光锐利,一眼看见,那少年穿着短衫,腰里鼓鼓囊囊,似乎别着家伙!

    这两位年轻人,敢这么走出来,显然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那姑娘来到近前,看见一男四女,每个人都别具风采,尤其是最中间的晏雪,实在太出彩了!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心中感到诧异,暗道“这是哪儿来的仙女?怎么这么漂亮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杜兰忽然开口了“敢问这位小哥,背上背的是古琴吗?”

    少年停下脚步,转头看了一圈,发现在场的只有一位男子,其余的都是女人,于是略微放了心。

    走在前头的姑娘笑道“是啊,我听说古琴台乃是圣地,所以携琴来这里弹一曲,一则祭奠古代的琴师,二则激发我的琴技。”

    秦月笑道“那我们要好好欣赏了,敢问姑娘贵姓?来自何方宝地?”

    “我姓顾,来自四川。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君住长江头,我住长江尾。我们来自沿海的魔都。我姓秦,名叫‘秦月’。”

    秦月心思简单,看对方顺眼,便将自己的名字说出来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