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野狗在追吗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秦月问道“哥,你说卓先生有一天真会出事?”

    秦笛叹口气,道“他是天道强人,性命由老天决定。我就算想救他,也不敢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什么天道强人?这是人说的话吗?我听说,卓先生又去苏联了,那里很安全,用得着你去救?”

    “咦?你跟他还有联系?”

    “我听周长庚说的!”

    秦笛没再追问,目光望向岸边的码头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考虑,应该将粮仓建在哪里才好呢?

    这件事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并不容易。因为秦家不掌握军队,就算将粮仓建起来了,谁能保证不会被人哄抢?被军阀劫掠?他要建设的粮仓规模很大,不可能完全隐藏起来。可要想成立军队的话,那又违背了他的意愿,可能干涉到国家和民族的走向。

    秦笛静静的思索着,觉得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,但又必须得做。

    老实讲,他并不想跟那位杨公子过不去,如果能拉上杨大军阀,事情倒是好办了,可杨公子行事龌龊,这样的人没办法结交!

    这不,他隔着好几层隔开的船舱,还能听见杨公子絮絮叨叨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那姓陈的没下船吗?没下船就好!到了四川地界,再找人收拾他!就算他是陈调元的公子又怎样?强龙不压地头蛇!哼哼,我让他知道,马王爷有三只眼!”

    贺崇没有吭声,倒是另外一人,叫“李浪”的家伙发话了“少爷,我刚刚上了岸,顺便发了封电报,说路上碰到了麻烦,让我二叔召集一个排,于明日傍晚,去码头迎接您。”

    杨公子大喜“好样的!回头我奖赏你。可惜接下来,船还要在武昌停一次,希望姓陈的别下船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袍哥在武昌也有人!不怕他们飞上天去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!”

    然后是贺崇的声音“杨少爷,这件事要不要再考虑一下?司令要是知道了,恐怕责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只要回去之后封口,我爹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古话说,色字头上一把刀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色字头上要是有刀,我爹怎会成了司令?他是拿刀杀别人,而不是被人杀!”

    秦笛听见这话,心里想“你好死不死,还敢说这种话!哼,我让你多活半天!”

    傍晚,船到武昌,停船靠了岸。

    秦笛对众女道“走吧,我们下船,找个宾馆,休息两天。”

    秦月道“咦?这是为何?我们买的船票,是去重庆的啊!为啥要在中途下来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下去透口气,听说清蒸武昌鱼味道不错,我们去尝尝。”

    晏雪的耳力也不弱,已经听到了隔壁仓里的龌龊话。

    杜家姊妹无所谓,秦笛说去哪儿,她们就去哪儿。

    秦月嘟囔着“资产阶级大少爷,就知道浪费钱”,然后提着小行李箱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一幕落入那位杨少爷的眼中。他心痒难耐,连声催促李浪和贺崇“快快!那些人下船了!赶紧收拾一下,从后面跟上去,看他们在哪里落脚!如果方便的话,今晚就把人做了!”

    李浪手忙脚乱的收拾行李,贺崇面现苦色,坐着没动。

    杨少爷怒道“五哥,你咋回事?关键时候掉链子!早知如此,不该带你来!说起来,还是三哥知情识趣,我心里想什么,他都知道,你看三哥爬多快!你这样心不狠,手不辣,还怎么做浑水袍哥?”

    贺崇咬了咬牙,道“少爷,除非你答应我,做完此事之后,将所有人都杀了,决不能怜香惜玉,我才敢跟你做,否则留下活口,我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杨少爷哼哼着道“就你事多!我知道怎么做!”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晚,夜色朦胧,码头上还有灯光。

    轮船加水加煤,有不少乘客走下船,其中有抵达目的地的,也有下来买点儿吃食的,毕竟船上伙食不咋样,价格还不便宜。

    秦笛领着四女,跟着众人下了船,头也不回走向黑暗中。

    晏雪在前头领路,杜蓉和杜兰一左一右驾着秦月,几乎脚不沾地,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秦月着急的问“为啥跑这么快?难道有野狗从后面追?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我们都觉得饿了,所以走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秦月回头一看,没看见秦笛“咦?我哥呢?为啥没跟上来?”

    晏雪道“他将行李箱忘记在船上了!所以回去拿,一会儿就来。”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功力不弱,也算千里挑一的人物,隔着老远能听见后面的脚步声,她们能听出杨少爷和两个保镖追上来,也能猜出秦笛拖在后面,可能是想教训那些人,不想让秦月看见他出手。

    杨少爷领着两个手下,急匆匆从后面追赶,刚开始还能看见人影,追出数百米后,连人影也看不见了!脚步声也听不到了!

    他又急又怒“人呢?怎么会跟丢了?几个女人,为啥跑这么快?他娘的,真是见鬼了!”

    贺崇侧耳倾听了片刻,道“还在前头,没有跟丢,我们继续追!”

    三个人又往前跑了十来步,忽然间,看见前方矗立着一个人影!

    贺崇反应最快,一把抓住杨少爷。

    李浪反应较慢,一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影一伸手,“啪”的拍在李浪脑门上!

    李浪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,就已经倒下了!

    杨少爷吓得“哎呀”一声,腿一软,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贺崇定睛观瞧,赫然发现对方身着长衫,一双眸子格外明亮,竟然是先前在轮船上见过几次,看似风度翩翩的陈公子。

    他心里“咯噔”一声“难道是我看走了眼?真正的高手是他吗?”

    他往前迈出一步,挡在杨少爷的身前,说道“陈先生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冷哼道“我本宅心仁厚,不喜欢杀人。但你们今日做的事,已经无法被饶恕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伸出一只大手,直接往贺崇脑门上拍下去!

    贺崇伸手格挡,然而却听见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然后是钻心的疼痛,他的手已经断了!

    他的心里一片冰凉“啊呀,对方是万里挑一的暗劲高手!”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后悔,也没来得及求饶,又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他的脑门上被拍了一记,然后眼前一片黑暗,陷入无边的死寂。

    两个武功高强的手下,还不到一个照面就死了!

    杨少爷坐在地上,一只手颤抖着掏枪!他的腰里插着手枪,然而在极度惊恐之下,手脚不听使唤,费了好半天的劲,都拔不出来!

    他抬头看见秦笛一步步靠近,只能用尖锐的颤音叫道“你别过来,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冷哼道“杨少爷,你活得太顺了,不知道人命的可贵!你为所欲为,不把别人当人!你难道不晓得,自己的性命也跟猪狗一样?”

    杨少爷眼见对方的手抬了起来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屎尿齐出,口里叫道“饶命,饶命……我爹是杨司令……你放了我,要什么,我给你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冷笑道“既然出手杀了人,我又怎会放过你?杨少爷,希望你转生于清贫之家,老老实实做人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又一掌拍在脑门上,杨少爷顿时气绝身亡!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