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咱家的阁楼

    轮船逆着江水上行,经过焦山的时候,晏雪手指窗外,对秦月道“姐,你看那座小岛,岛上有咱家的楼阁,名叫‘向晚堂’,刚落成没多久,修得可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秦月睁大了眼睛“是吗?怎么找到的这种好地方?那座岛上,树木葱茏,一片新绿,春风吹拂,让人心旷神怡,看着就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晏雪道“先生说了,要找几处风景秀美,留着将来养老。”

    “嘁!你才几岁?就说养老的话?”

    “我十九,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照照镜子,还像十四五!跟你一比,我可是老了!皮肤不如以前水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你不老,双十年华,哪里老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女人韶华易逝……”

    秦月二十六岁,还没有嫁人,已经算老姑娘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偶尔也吃秦笛炼制的丹药,所以并不真的显老。

    再者说,女人保养好了,四十岁之前都不显老,就像玫瑰花一样,开在和风细雨中。如果生活艰难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船到金陵,停下来加水加煤,顺便让乘客上下船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秦笛一个人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贺崇走了过来,搭讪道“张先生,您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秦笛淡淡的道“随心所欲,走到哪儿算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抽烟不?”。

    “不抽。”

    贺崇取出一颗烟,拿身子挡住风,点着了吸一口,道“张先生家住魔都?您是做什么生意的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张嘴便信口开河“其实我前面没说实话,我姓陈,不姓张。我家老爷子,是山东省主席陈调元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纯粹是为了混淆视听,想让对方心有忌惮,否则那位杨公子不知死活,若是在船上纠缠,倒是让人心烦。

    秦笛已经收敛杀心了,要是搁在前世做仙人的时候,挥手之间,人头滚滚,哪里有这么多顾忌?

    贺崇吃了一惊,拿烟的手抖动了一下,道“幸亏我多问了一句,原来是陈先生,失敬失敬!那两位姑娘,跟杜心五大侠有关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你说那两位小姑奶奶?她们姓席,乃是席大成的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席大成?我好像听说过。她们施展的拳脚,很像自然门的功夫,但我仔细一琢磨,又觉得有些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,杜心五拜颜克为师。颜克的师傅是余道人。余道人的徒弟有伍七、颜克、席大成、刘明灯,刘明烛,王正道,周福保等人。我请来的这两位席姑娘,按辈份来说,算是杜心五的师侄。”

    贺崇试探着说道“原来是这样。陈先生,现在是民国了,单靠拳脚不顶用,手里得有枪才行。您带几个姑娘出门,还是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秦笛哈哈笑道“我在下面船舱里,还埋伏了四个枪手呢!我这人一向低调,自出洞来无敌手,得饶人处且饶人……”

    贺崇被惊着了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回到船舱,跟那位杨公子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杨公子听说“姓陈的”大有来历,不觉变得迟疑起来“他娘的!好白菜都让猪拱了!想想就让人不爽……”

    轮船经过小孤山,晏雪手指窗外,对秦月道“姐,你看那儿,看见绿树掩映中,那座小房子没有?那也是先生新建的庭院,很适合修身养性。”

    秦月看来看去,忍不住道“不错嘛,我哥啥时候来过这儿?他怎么知道,这里有座小岛?”

    晏雪嫣然一笑,道“这些年,我和先生一起,走遍大江南北。就差青藏高原没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月翘起嘴角,道“资产阶级少爷、小姐,就知道游山玩水,不懂得民生疾苦。”

    晏雪笑道“你才是大小姐,我只是丫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在我们家,就是娇小姐!吃的用的,哪样缺了你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命好,遇到好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秦月盯着晏雪,问道“你这小妮子,只会说怪话。你老实跟我交代,当年怎么见了我哥,就跟他走了呢?你是怎么受骗上当的?”

    晏雪收敛了笑容,道“那时候,我娘死了,我才七八岁,一个人跪在街头,找了块白布,写上‘卖身葬母’……我一天没吃东西,又冷又饿……先生从那里经过,摸了我的额头,就将我买下来。他帮我葬了母亲,让我跟他走。从那时起,我就是秦家的丫头了,始终不敢忘记。”

    秦月伸手抱住她“哎呀,我不该提这些往事。原先我还不信,以为你是被拐骗的。”

    晏雪幽幽的道“转眼一晃,就是十年。我这次西行,是想去母亲坟头,烧几张黄纸,祭奠一番。”

    她没说要去寻找父亲的下落,因为记忆中的父亲,似乎是一位僧人,而且时隔多年,是否活着都不知道,所以这件事不怎么靠谱,很可能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轮船停靠在九江码头。

    秦月想起上次从这里下去,经过南昌再往南行,路上发生鲜血淋漓的一幕,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她跟晏雪说道“我有一次恐怖的经历,到现在都不敢回想。那一年,我碰到三个劫匪,差点儿就死了,不知道是谁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晏雪心知肚明,但她不会说破“姐,你是有福气的人,肯定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。”

    秦月叹了口气,道“我听说南方在打仗。两伙人视若寇仇,我觉得难以理解,为啥不能停下来,好好谈谈呢?”

    晏雪不知道该怎么接口。

    秦笛道“这是一场血和火的洗礼,是凤凰涅槃的关键,还要持续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天呐,还要打二十年?百姓要吃多少苦?国家落后,被远远的甩在后面,将来还有希望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勤劳勇敢的民族,只要国家安定下来,不出百年,必将傲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!”

    “哥,你说大赤党和青白党谁会赢?”

    “大赤党必赢,青白党是扶不起的阿斗。”

    秦月紧接着问“既然如此,你为何不支持我写文章?”

    秦笛缓缓说道“因为青白党势大,我怕你受伤害。”

    秦月道“俗话说法不责众,现在左联人多势众,青白党也不能将所有人都杀了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杀几个领头羊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怕死……”秦月说这话时,禁不住身子一抖,显然连她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,你暂时是安全的。”秦笛不想吓唬妹妹。毕竟秦家的声望如日中天,就算青白党想杀人,也不会先挑秦月下手。而且,写文章不等于加入大赤党,秦月跟卓青丘有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