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小事何须我出手?

    四位美女,一个比一样靓丽;秦笛衣着朴素,但是相貌不俗。五人出现在船头甲板上,引起许多人关注的目光。

    有人心生羡慕,有人暗暗咋舌,有人忍不住咽口水,而那些个女人们,则用警惕的目光盯着,生怕自家男人被妖精拐走。

    也有人不知死活过来搭讪,被杜蓉和杜兰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止步!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打扰到我们了!”

    有个身穿西服、油头粉面的年轻人,嘻皮笑脸靠过来“哈哈,这地儿不错,凉风习习,让我也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越靠越近,双方距离不足三尺,被杜兰轻轻一掌,抵在胸口的位置,于是他面色大变,露出痛苦的神色,一时喘不过气来,不得不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距离年轻人不远,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汉子,头上戴着瓜皮帽,身穿蓝布短衫,似乎是帮派中人,目光不善的望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身材略矮,大约一米七几的汉子走过来,竖起粗粗的眉毛,大声问道“姑娘,你怎么打人呢?”

    杜兰道“他不听劝阻,一再往前逼近,打扰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轮船甲板,又不是你家里!”

    那汉子一面说着,一面捏了捏拳头,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,似乎功夫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杜蓉板着脸,低喝道“止步,再往前走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依旧往前走,双手低垂,垂肩坠肘,脸上浮现出狞笑。

    眼看双方越来越近,渐渐接近三尺之内,杜蓉不愿后退,猛然击出一拳!

    拳风犀利,带着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那汉子吃了一惊,急忙伸手相迎,结果打在手臂上,疼的他嘴角抽动,龇牙咧嘴“啊呀,小娘皮,功夫不错嘛!”

    他手忙脚乱,想要转身逃走,结果脚下一软,摔倒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杜蓉并没有追击,只是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人从地上爬起来,拉开袖子,看见手臂一片血肿,气急败坏的叫道“大哥,我被人欺负了,赶紧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周围有不少看热闹的人,这些人都觉得很诧异,没想到一个身材苗条的姑娘,体重不到九十斤,竟然打败了身材魁梧、体重超过一百五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,杜蓉的实力属于“明劲中期”的范畴,明劲初期在一般帮派中,已经算是江湖好手了,一百个人中,也找不到一位;明劲中期更少见,千人之中,或许能见到一位;明劲后期,则相当于万里挑一;至于说暗劲,那更是十万人中、乃至百万人中,才能出现一位。

    那位被打汉子的同伴,是一位魁梧壮汉,身高约有一米八五,面色黝黑,站在那里仿佛铁塔一般,听见呼唤走上前来,对身穿西服、油头粉面的青年低声道“少爷,对方是硬茬子!即便有我出手,也只是半斤八两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揉着胸口,好不容易喘过气来,又急又怒,说道“五哥!你可不能认怂啊!袍哥人家,绝对不拉稀摆带!我爹请你来保护我,怎么能被人欺负呢?”

    被唤作“五哥”的汉子低声道“少爷,你想怎样?这可是轮船上,几百双眼睛,看着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青年怒道“我不管,先收拾那丫头再说!让她给我道歉!回头再慢慢对付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五哥”转过身,向着杜兰走进几步,抱拳说道“五湖四海英雄客,三山五岳袍哥人!

    杜兰只是摆了摆手,没有接他的切口。

    因为杜心五虽属青帮,但是杜兰和杜蓉因为是女孩子,并没有加入青帮,所以不能借用青帮黑话。

    “五哥”看她不是江湖中人,于是悬着的心放下来,面色一变,冷声道“姑娘,你伤了我们的人,这事不能算完!我好声劝你一句,赶紧低头服软,跟我家少爷道歉,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。要不然等我动手,就没法转圜了。你虽然功夫不差,但是身为女子,不耐久战,你应该知道后果!”

    偌大的轮船上,围观的民众有两三百位,另外还有十几名船员。

    那些船员也懒得管这种闲事,反正大家伙都买了船票,打生打死,跟他们没关系!更何况,发生冲突的双方都不是普通人,说不定是某个军阀的少爷,如果他们上前劝阻,等于给自己惹麻烦。

    秦月看对方人高马大,害怕杜兰会吃亏,心里有些紧张,伸手拉了拉秦笛的衣襟,道“哥,你不是喜欢吹牛嘛!你倒是上啊!”

    秦笛看都不看三人,只将目光望向船头的流水,淡淡的道“这种小事,哪里用得着我出手?”

    秦月着急的说道“哥,你这样躲着哪行?若是打不过,那就服个软,顶多赔俩钱。”

    秦笛轻哼道“别急,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“五爷”看杜兰没有动静,禁不住双目圆睁,腮帮子上的肉微微颤抖,大踏步走过去,伸开蒲扇般的大手,向杜兰抓过去。

    杜兰退后一步,杜蓉向前一步,两人同时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她们虽然看似柔弱,但是身子灵敏,步伐灵活,避实击虚,从左右两侧,各打出三拳,每一拳都发出“啪”的响声,连在一起,就像鞭炮一样。

    “五哥”大吃一惊,没想眼前竟有两位“明劲”高手,如果是一个人,他还能应付!两人夹击,他肯定必败无疑!

    他纵身往后退,但却避之不及,被杜蓉飞起一脚,踢在左侧跨部,疼的一趔趄,差点儿摔倒。

    他大声叫道“且慢动手!两位姑娘,听我一言,再打不迟!”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打斗经验不丰富,于是便停住了手,站在原处,定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五哥”面上堆笑,说道“姑娘们施展的鸦雀步,内圈手,凝气踢空,鬼脚入地,应该是自然门的姐妹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杜兰闻言,只好点了点头

    “五哥”又一次抱拳,笑道“红莲白藕青荷叶,三教从来是一家。自然门的掌教杜先生,也是袍哥中的大爷,我曾经见过他几次,也不能算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不晓得对方是否随口胡说,所以只是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秦笛却知道,这人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杜心五一生走南闯北,当过孙中山的保镖,在青帮、洪门、袍哥中都有很高的地位,他的功力处于暗劲巅峰,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,走如论到哪里都受人尊敬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