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旧梦依稀一僧人

    春节前夕,秦月从朋友那里,得到一则消息,说卓青丘结婚了,新娘是一位女教师,小家碧玉,能文擅画。至于说,卓青丘在哪里结的婚,新娘是在苏区还是在别处,那就不晓得了。

    为此,秦月低沉了好几天,最后痛定思痛,将卓青丘从心里赶出去。

    1930年春天,接受大赤党秘密领导的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了。

    秦月也成了其中的一员,认识了许多青年作家,其中有男有女,女作家包括丁玲、白薇、冯铿、葛琴、萧红、关露、谢冰等。

    这些人斗志昂扬,不断写书发表文章,跟胡适、梁实秋、徐志摩为首的“资产阶级代言人”,以及支持青白党的三民主义文学,进行着连续不断的笔战。

    不久,秦月和白薇一起去看话剧,认识了一位剧作家朋友。

    此人年纪大约有三十岁,挺拔的身材,光洁白皙的面庞,浓密的眉毛,深邃的眸子,高高的鼻梁,显得棱角分明,给人一种头角峥嵘、充满自信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薇低声介绍,说他叫“王舒”,是一位诗人,小说家,话剧作家,电影剧本作家。几年前,王舒创办了一家“西风社”,专注于写剧本、拍电影,此前拍过三部电影,填了几首很有名的歌词,算是颇为知名的人物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秦月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看完话剧后,三人一起去街上吃夜宵,才变得略微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王舒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后,秦月和王舒的交往渐渐多起来,一起修改剧本,一起琢磨歌词。

    秦笛很快就知道了,但他并没有干涉两人的交往,因为秦月年龄大了,再折腾恐怕吃不消。在秦笛的印象中,王舒也是载入史册的人物,广受人们尊敬!而且,王舒虽然晚年受挫,但他至少活到了七十岁,比卓青丘长寿一倍。

    1930年三月,秦笛不断进行紫外灯光浴,日积月累,功力有了进步,终于踏足炼气第九层。

    这种境界,早已超越传说中的草上飞,八步赶蟾,登萍度水,踏雪无痕!他如果快速奔行,每一步之间的距离,都在五十米以上!几乎就能飞起来了!

    想当年,他在异界修仙的时候,当他踏足筑基境界时,的确能在空中飞。

    但这是末世的地球,因为灵气的匮乏,就算能飞,也飞不远。因为飞行需要耗费灵力,如果从外界吸不到灵气,就没法让自己漂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秦笛都不是普通人了,不亚于传说中“陆地神仙”。

    晏雪不时前往焦山、小孤山修炼,功力也在不断进步中。

    有时候,秦笛忍不住想“为啥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只见到晏雪一个有灵根的女孩子呢?我是不是该去川西、云贵、西藏等地多走走,说不定能找到更多的弟子?”

    秦笛在寺庙和道观里,曾经见过有灵根的成年人,但没见过十岁以下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心想“这种有灵根的人,部分属于‘转世灵童’,或者说仙人转世。晏雪已经十九岁了,踏足炼气第四层,还没有开启前世的记忆,说明她是土生土长的资质,不属于转世灵童之列,这在末世的地球,应该算是相当罕见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,秦笛忍不住问“晏雪,你对生身父亲有什么残存的印象?”

    晏雪娇靥如花,提起往年的事,便在眼中呈现出朦胧雾气,道“我的记忆,最多能往前追溯到两岁半。我记得有一个男子,相貌很清秀,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,顶上没有头发,似乎是一个僧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寺庙的僧人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娘经常念叨‘照决’、‘罩诀’两个字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心中一动,问道“难道是昭觉寺?”

    晏雪缓缓摇头,眉峰微蹙,面色泛白,显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秦笛道“既然如此,我带你去找一找,看看昭觉寺里,有没有你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整理行装,准备上路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秦笛还吩咐周明和孙胜二人,前往重庆附近待命。

    临行之前,秦笛试着问秦月“古诗有云,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趁着大好春色,你想不想去四川游玩,借此机会散散心?

    秦月想了想,答应了“好吧。我不能一直待在家里,我要去外面采风,否则写不出诗句。”

    再加上杜家姊妹,总共五个人,从十六里铺坐上轮船,自黄浦江入大江,然后沿着长江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坐的都是头等舱,秦笛也不用待在下层吹冷风了。

    他们出行的时间,正好是三月底,烟花三月,草长莺飞,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。

    秦月心情大好,开口说起以前的事“上次我一个人旅行,路上吃足了苦头,还遭遇了劫匪,差点儿回不来。这次一路坐船,应该一帆风顺吧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放心!这次有我和晏雪两位护法,保证让你毫发无损。”

    秦月道“哥你就会吹牛!你每天风花雪月,去舞厅看人跳舞,从来没练过功夫,若是见了劫匪,还不跪下求饶?你看杜蓉和杜兰,她们练功多辛苦?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哪一天休息过?”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就坐在旁边,闻言低下头,吃吃的笑着,不敢说出实情。

    她们是秦笛的徒弟,早就受到告诫,平日里要低调,若非必要,不得展现高强的实力。她们的功力有明显的进步,再有两三年,就能炼出暗劲了。

    按照杜心五的说法,一旦有了暗劲,那就是国内知名的武术家,偌大的中国在江湖上行走的高手,具备暗劲实力的人,总共不超过三十个!当然,有些人像秦笛和晏雪一样,比如说隐居的僧人和道士,虽然功力很高,但不在江湖上行走,那样的人不算在内。大千世界,藏龙卧虎,不是一句空话。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都十八岁了,跟着晏雪两年,平日里练功之余也看看书,做点儿秘书的工作,每个月有一笔不菲的薪水。她们穿了斜襟的蓝色上装,黑色宽松的长裤,脚下是舒适的布鞋,看上去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秦月穿了西式直开襟的蓝色百褶连衣裙,上身搭配了蕾丝,下面遮住了膝盖,距离脚踝两三寸,头上戴了一顶英伦式的遮阳帽,显得既洋气又大方。

    晏雪还是学生呢,尚未从复旦大学毕业。她因为修炼的缘故,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,穿了女学生的装束,上身是绣花的斜襟收身小褂,圆领,腰间狭窄,袖子比较宽大,下身是蓝色的裙子,靠底边的位置,绣着一圈黄色的牡丹花,看上去端庄典雅,配上她美丽的面容,给人一见倾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笛自己则穿了件灰色的长衫,看上去好似年轻英俊的教书先生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