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黑人老约翰

    随后,秦笛又叫进来两位女士,一个叫“heather iro”,另一个叫“kelly kapic”。

    heather 身材不高,年纪三十二岁,似乎有亚裔血统,头发是黑色的,肤色比亚洲人白。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老公因为股灾跳楼自杀了,所以她不得不擦干眼泪出来工作。

    kelly身材高挑,金发碧眼,还不到三十岁,笑起来特别甜。

    晏雪拿出两份合同,让她们阅读。

    两人看完之后,同样欣喜若狂,当即签了合同。

    秦笛又对二人交代了一番,让她们聘请专业的鉴定人员,在开展艺术品交易的同时,拣选其中的精品收藏起来。预计未来十几年,美国和欧洲的经济都一团糟,很多人会将家里珍藏的宝贝拿出来,换取生活所需的物资。这是公司长线投资的机会。至于说十年之内赚多少钱,并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,他专注的时间跨度是八十年,甚至百年之后。

    两位女士欢天喜地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最后,秦笛将老约翰叫进来。

    老约翰不是一个人进来的,跟在他身后的,还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老约翰的模样有些像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里的黑人演员“an freean”,虽然年纪只有五十岁,但他的短发有些灰白,面色也不是纯种的非洲人那么黑,而是黑白混血的肤色,一口大白牙,面上堆满笑容,显得诚恳而又慈祥。

    他脱下礼帽,对着秦笛和晏雪鞠躬,道“感谢尊贵的先生和女士给我这个机会”。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“请坐吧。按理说,我请的都是年轻人,你的年纪并不合适。不过我最终选择你,是因为你带着小家伙。请问你有几个孩子?”

    老约翰回答“我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毕业于纽约大学,目前在纽约城市银行工作。小儿子名叫‘joe’,才九岁。我妻子生病了,一时找不到人,所以不得不将joe带过来,请您原谅。”

    二十世纪初,美国有1000万黑人,其中大部分在南方做农民,地位十分低下,但也有一部分在城市里工作,少部分成为企业家和专业人士。早在十九世纪末,就有黑人拿到博士学位了。所以1929年,老约翰的儿子大学毕业,这件事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秦笛道“你以前从事过什么职业?”

    老约翰答道“我年轻的时候家境还不错。我读完了高中,上过两年制的大学,学的是管理专业。我干过十几种职业,销售员,邮递员,食品公司的推销经理,甚至律师行的助理。

    我最辉煌的时候,是接手了父亲的遗产,一家机械维修公司。但是很不幸,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,公司从欧洲进口一批机械,结果我们的船,被德国战舰击沉了。我变得一贫如洗。

    后来,我在华尔街的咨询公司找了份工作,托股市连年上涨的福,日子过得还可以……然而这些天,股市暴跌,哀鸿遍野,我又失业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新注册了一家咨询公司,想聘你为经理,主要目的是为了收购破产的公司,然后将机器设备打包装船,运送到中国去。具体的经营范围,我这里有一个列表,从钢铁、纺织,到自行车、手表、枪械等,主要是小企业,不能太先进,也不能过于庞大,否则没办法在中国生产,运过去也变成废铜烂铁。”

    老约翰频频点头“先生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他还不知道公司的注册规模,所以并没有感到太吃惊。

    等到晏雪拿出合同的时候,看见上头写着公司注册资金两千万美元时,老约翰才感到震惊不已,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,两千万美元算不得惊人的财富,无法用来购买顶尖的大公司,但是拿来买破产的小公司绰绰有余,至少能买一二十家!而且这笔资金的主人,竟然是两位中国青年,这让老约翰不得不怀疑,他们背后是否站着中国的大官僚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年月中美之间并没有大矛盾,就算是来自中国的政府资本,对老约翰而言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秦笛道“两千万美元,只是注册资金,如果有好的目标,你可以电报通知我,我还会增加资本。”

    老约翰更加吃惊了,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秦笛道“你作为经理,可以聘请专业的律师,进行具体的谈判工作。另外还有一件事,我还注册了一家医药公司,名叫常青藤药业‘evergreen pharaceuticals’,注册资金800万美元,专门生产一种新药。这家公司也交给你来管理。”

    老约翰有些迟疑,道“制药公司有特殊的要求,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管理好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你可以另外聘一位经理,或者将此事,交给你的大儿子去做。放心,我要生产全新的药物,拥有独家的专利,只要生产出来,不愁赚不到钱。”

    秦笛并不追求精明能干的经理人,只要对方认真做事就行。越精明的经理,越容易出大错。特别是那种篡改数据的事情,乃是公司长线经营的大忌。

    老约翰用力点头“谨遵吩咐。”

    随后,晏雪拿出一份合同,让老约翰兴奋的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老约翰的薪水高达三万美元,只要公司通过每年的审计,他的薪水会以10的速度增长;他的长子archer也可以加入公司,年薪两万两千美元,还拥有丰厚的退休金。而且,如果秦笛满意的话,等到十几年之后,甚至可以让老约翰的次子joe进公司接班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是一个涉及到两代人的长期合同,只要好好干活儿,数十年吃喝不愁,还能成为纽约的上等人。

    1930年,美国的平均年薪是1420美元。这份合同比平均年薪高了二十倍!老约翰的长子在银行工作,一年的收入也只有六七千美元。如今翻了好几倍,当然是好事了。

    因此老约翰热泪盈眶,站起身来,将一只手置于胸前,对秦笛深深的鞠躬“多谢先生对我的信任。我一定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