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嗜血的空头

    第二天,秦笛见到布莱恩,此人只有三十来岁,高高的鼻梁,细密的胡子,蓝眼睛,身材有些偏瘦。

    布莱恩笑着伸出手“秦先生,您有什么想法,请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想动用两千万美元,采用十倍的杠杆,做空三十只股票。”

    布莱恩面色微变“十倍杠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按照本行的规矩,最多二十倍杠杆!问题是,假如股价上涨1,您将损失10;如果股价上涨10,你将血本无归!这样的炒作,极为凶险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风险我可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按照后人的记载,利物摩尔做空的时候,用的是25倍杠杆,但因为秦笛是生手,所以银行最多给他二十倍的杠杆。

    布莱恩问“您准备何时动手?做空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明天开始,连续三天,每天投入四分之一的资金。剩下四分之一留着,以备补仓之用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!时间这么紧?鉴于这笔资金数目巨大,我要跟副总裁申请权限。请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结果才过半个小时,布莱恩的申请就通过了。因为秦笛本身有巨额存款,所有交易都由花旗银行操控,银行不但要收取佣金,还能控制风险,只要股价涨幅低于10,银行就没有损失,所以他们很乐意借钱。

    于是从这天开始,布莱恩每天下午四点收盘后,都要汇报股市行情和资金状况。

    10月13日,建立25的空仓;10月14日,建立25的空仓;10月15日,又一个25的空仓。三笔空仓,总耗资接近一亿五千万,相对于秦笛在花旗银行的存款来说,杠杆率低于6倍,这个数字还是比较低的。

    10月16日,布莱恩欣喜的汇报“秦先生,今天股市跌了1,您做空三十只股票,总计赚了一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秦笛撇撇嘴,心想“150万只是毛毛雨!”

    10月17日,股市微涨。布莱恩打来电话“秦先生,您今天亏了35万,要不要降低空仓?”

    秦笛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10月18日,股市跌了15。

    10月21日,大跌,最高跌6。

    10月22日小幅反弹;23日,放量下跌;24日恐慌性下跌!

    10月28日,乃是著名的黑色星期一,仅仅一天就跌了13!

    10月29日再次血洗,跌了12……

    直到11月13日,大盘股指跌了一半,很多个股惨不忍睹……

    几乎每一天,布莱恩都感到震撼不已,股市暴跌,他却欣喜若狂!等到11月15日,他来当面汇报“秦先生,按照您要求,所有空仓都已经全部了结!您的收益为一亿两千一百万,账户余额为一亿五千万。”

    秦笛毕竟不是亲手操作,所以进出的时间点算不上绝佳,做空对象也选的不够精准,有些大盘股比较抗跌,再加上银行抽掉的佣金,所以最后只赚这么多。

    他开了一张50万美元的支票,送给布莱恩做小费,布莱恩单膝跪地,要去吻他的鞋子!

    秦笛避开了,道“贵行会为客户保守秘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布莱恩起身“是的,我们会严守私密,请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秦笛并不是很相信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可以投入更多的本金,采用更高倍数的杠杆,赚取更大的利益。可是他知道,凡事过犹不及,做人不可太贪心,一亿两千万,已经算得上惊天动地了!

    要知道,1929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才40亿美元!此时的一亿美元,相当于后世的数百亿!

    这年月,美国首富洛克菲勒家族,也只有12亿美元!相传利物摩尔做空赚了一亿美元,就成了全美十大富豪之一。但他投入的本金为三千万,收益率远不如秦笛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秦笛见到利物摩尔,告诉他要抽回资金。

    最后一结算,他投入的一千万美元,才赚了一千六百万!

    秦笛叹了口气,心想“即便是利物摩尔这样的大投机家,也吃不准股市的波动,不像我这样笃定,既不敢满仓操作,也不敢一直持仓,交易的频率太高,有点风吹草动就跑了,所以他无法从鱼头吃到鱼尾。”

    一般而言,做空就像抢劫,抢到了还不跑,会被人捉住打死!

    至此,秦笛自己做空赚的钱,加上利物摩尔的收益,再加上摩艮银行存款,总计一亿八千多万美元,能在全美富豪榜中排进前六位。

    秦笛心想“这么多钱,我该怎么花呢?”

    11月中旬,冷风习习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秦笛和晏雪从华尔街经过,看见冰冷高大的建筑,成百上千的人群,聚集在证券交易所外面,一个个面色阴郁,唉声叹气,还有人哭天抢地,痛不欲生,呈现出一片哀鸿遍野的景象。

    猛然间,就听见“啊”的一声惨叫!有人从高楼上跳下来,“啪”的掉在水泥地上,摔得脑浆迸裂,惨不忍睹!

    周围的人聚拢过去,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面对如此惨象,没有人能开心得起来。

    秦笛叹了口气,从尸体旁边绕过去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别看股指才跌一半,有些个股已然跌了九成,股民身价大幅缩水,有些人卖了房子冲入股市,结果血本无归,一贫如洗!

    其实,这一个月的股灾,只是一场大规模经济危机的开始。

    这场经济危机是载入史册的。

    从1923年到1929年秋天,美国经济在股票、债券等“经济泡沫”的影响下迅速增长,创造了资本主义经济史上的奇迹。

    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期,但是繁荣的背后却潜伏着深刻的矛盾。

    首先是美国农业长期不景气,农村购买力不足。1919年时农场主的收入占全部国民收入的16%,而在1929年只占全部国民收入的88%,农场主纷纷破产。农民的人均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收入的1/3左右。

    其次,美国工业增长和社会财富的再分配极端不均衡,兼并之风盛行,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。全美最大的16家财阀控制了整个国家国民生产总值的53%,全国1/3的国民收入被占人口5%的最富有者占有;另一方面,约60%的美国家庭还挣扎在仅够温饱的每年2000美元水平上下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