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繁华都会纽约

    轮船在海上漂流了半个多月,于8月15日抵达旧金山。

    旧金山有不少的华人,还有一个规模较大的中国城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年月华人不富裕,中国城也显得有些破旧,所以秦笛没有逛街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们在旧金山休息两天,然后坐上火车,经过三天的旅行,看遍了广褒的沃野,连绵无尽的森林,最后抵达纽约城。

    纽约是美国最繁华的都城,既是整个国家的金融中心,同时也是罪恶之城。

    张乃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,读的哈佛大学,位于波士顿,距离纽约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觉得自己是地主,所以主动给众人领路。

    晏雪是第一次到这儿,看着高楼大厦,华丽的教堂,车水马龙的街道,西装革履的行人,感到很新奇。

    秦笛第一世的时候,曾在美国住了二十多年,多次来纽约,但那是多年以后的纽约,跟此时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在百老汇大街,找了家豪华宾馆住下来,吃吃喝喝,四处闲逛,先放松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然后,张乃景陪着秦笛前往华尔街,从花旗银行的总部保险柜里,取出一大摞封存的股票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股票之外,秦笛还在花旗银行魔都分行,有三百万美元的存款,因此他是花旗银行的贵宾。

    花旗银行是一家综合性投资银行,有自己的经纪人,可以代客理财,买卖股票、基金和债券。

    随后秦笛独自走进花旗银行贵宾室,要求会见投资经纪人。

    等了盏茶功夫,一个身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白人走出来,面带微笑道“先生早上好!我叫詹姆斯,请问我能帮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想开展证券交易,请问有什么便捷方式?”

    詹姆斯道“花旗银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有独立的席位,三十位股票经纪人,随时准备为您服务。您可以通过电话或者电报下单,资金直接从银行账户扣除。”

    秦笛拿出一半股票,道“我想在9月3日之前,将这些股票分批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詹姆斯看见厚厚的一叠股票,禁不住十分惊讶,深吸一口气道“好的,我先检验一下,然后帮您联系股票经纪人。”

    他一张张查看股票,越看越吃惊“先生,您拥有的股票,经过初步估算,大约值两千六百万美元,您真要短期内卖出吗?”

    秦笛沉声道“从今天开始,每天卖10!要赶在9月3日之前,全部卖光,一股都不剩!”

    “好的!谨遵吩咐。”

    随后,詹姆斯将每一种股票的数目记下来,开了一张票据,在票据上签了字,“咔嚓”打了钢印,再递给秦笛。

    秦笛从花旗银行出来,又去了摩艮银行,将另一半股票交给客户经理,要求对方在9月3日前卖掉。他在摩艮银行同样有大额存款,可以享受贵宾服务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很快搞定了股票的卖出,不用去拥挤的证券交易所,声嘶力竭的喊叫了。

    9月3日下午3点半,秦笛接到花旗银行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恭喜您!您的股票全部售出了,您的现金账户余额为2870万美元。除此之外,如果您想进行更多的证券交易,本行为您准备了经验丰富的经纪人,名字叫‘布莱恩’,电话号码是……”

    又过半小时,他接到摩艮大通的电话“恭喜秦先生,我们完成了您的委托,您的存款余额为3100万美元……本行证券经纪人大卫怀特,愿随时为您服务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搁下电话,给张乃景开了张三百万美元的支票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算的话,这笔资产的百分之五,应该是2985万美元。

    张乃景高兴坏了,干脆带着秦菱和女儿,在三个保镖的保护下,跟秦笛和晏雪分道扬镳,满世界游山玩水去了。

    美国也有一些好玩的地方,比如说尼亚加拉瀑布,科罗拉多大峡谷,佛罗里达的岛屿,田纳西州的迷失之海,南犹他州的渔夫塔,爱达荷州的岩石城,还有大盐湖,黄石公园,红杉公园……

    不知怎的,有科学界的人士了解到,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秦菱出现在美国,于是当她游历到哥伦比亚大学的时候,在那里停留了三天,做了两场医药研究的讲座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后来,她又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做了一场讲座,被聘为客座教授。

    秦笛和晏雪则一直留在纽约,联系律师,申请链霉素的专利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去百老汇听歌剧,去中央公园和时代广场闲逛,牛排,龙虾,汉堡,三明治,意大利餐,法国餐,墨西哥风味等,每样都品尝了一番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几天,晏雪问“先生,我们为什么不跟大姐一起走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股票交易还没完呢,眼前有一场大崩盘,我要看完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9月15日,他经过一番打听,找到了华尔街投机之王,传奇一般的股市交易大作手,“杰西利物摩尔”。

    利物摩尔52岁,身材中等,头发稀疏,向后梳得一丝不苟,高高的鼻梁,眼睛深邃,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,看上去十分文雅,让人无法将他和华尔街的投机大鳄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秦笛径直走进他的办公室,道“杰西,我们合伙做一笔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利物摩尔待人很冷淡,道“我喜欢独来独往,从不与人联手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听说,你已经抵押了豪宅和游艇,从银行借了三千万,正准备大干一场。我可以投入一千万,交给你来运作,分给你两成的盈利,如何?”

    利物摩尔有些心动,对于股市投机者来说,从来不会嫌弃钱多。

    他的面色变得和缓下来,道“若是亏了呢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我相信你对股市判断。但我只能在本地逗留一个半月,然后我要将资金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半月?时间太短了!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经过一番讨论,最后签下了协议。

    秦笛从大通银行转了一千万给利物摩尔。

    转眼又过了二十天,秦笛打电话给花旗银行的证券经理人布莱恩,约好见面的时间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