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要去美国了

    秦笛暂时不想考虑结婚的事,他在棋盘上落下一颗子,沉声说道“过几天,我准备去美国一行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愣怔了一下,然后猛然坐直了身子,提高了声音道“我想起来了!在纽约花旗银行的保险柜里,还有厚厚一叠股票呢,都是多年前我帮你买的,是不是应该前去处理了?”

    秦笛点头“对,该到抛出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忍不住赞叹“老弟你可真厉害!当年你投入八百万美元,如今大幅升值,超过四千万美元了。这些年,我一直在关注股市,魔都和纽约的股市有联动效应,新闻报上也有美股价格,虽然时间延迟了半个月,但是不影响大局。老实讲,你这笔交易非常成功!我爹和大伯都很后悔,早知如此,宁肯卖了魔都的房产,去买美国的股票!房产才涨两三倍,股票却涨了五六倍!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我当年答应你,等我赚了钱以后,分给你百分之五,这句话我可没有忘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“啊呀”一声,兴奋的跳了起来,将棋子一丢,快步跑了出去,口中大声嚎叫“老婆,发财了!发财了!秦笛要给我两百万美金!”

    张家很多年前就是南浔巨富,张锦江乃是青白党大佬,不久前做了浙江省主席,家族财富水涨船高。张家不但有银行钱庄,还有十几家企业,从表面上看,财富不比秦家少,但是张锦江兄弟七人,平均分下来就少了。

    张乃景的父亲张淡儒,在七兄弟中排行老三,做生意的本领很强,就像他下围棋的本事一样。他开办东南信托,魔都信托,大中华公司等,名下资产上千万。然而他身体健康,暂时没有分家的意思,所以张乃景没法早早的继承家产。

    张乃景还有好几个兄弟姐妹呢,每个人掌控的财富都不多。

    张乃景作为家中长子,从美国留学归来之后,拿了父亲给的60万大洋,开了家名叫“开元电器”的企业,名义上做了“董事长”,但是经过几年的运作,真实资产不过三百多万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三百万已经不少了,他毕竟还年轻,将来的机会还多着呢!

    不过比起秦笛而言,那就差距太大了!

    这些年,张乃景一直关心股市,也在惦记秦笛当初的许诺,但因为双方是亲戚,他不好意思开口。如今听秦笛提起这件事,他顿时变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秦菱觉得奇怪“怎么回事?为啥阿笛要给你钱?两百万美元?不是说笑吧?”

    张乃景“哈哈”笑道“当初秦笛在棋盘上蹂躏我,还巧舌如簧鼓动我,让我去美国留学,名义上为我好,实际上是想让我帮他做事!”

    “你帮他做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帮他买了八百万美元的股票,一直搁在保险柜里,到现在八年多了!按照目前的市价,价值翻了五倍,超过四千万美元了!”

    秦菱和秦月都吃了一惊,禁不住惊呼“啊?竟然有那么多?”

    秦汉承闻言,更是面色大变,双手一个劲的颤抖,捧在手里的紫砂壶,都差点儿掉下来!

    秦汉承虽然是家主,但他不掌握财政大权,家里有多少钱,他也不是很清楚。按照他的估计,秦家财产大概有四五千万,主要沉淀在国泰药业和秦氏粮行里。但他想不到,除了这些明面上的资产之外,秦笛还在纽约买了股票,另外在各大银行还有不少存款。

    秦汉承好不容易将紫砂壶放在桌上,说道“价值四千万美元的股票?换成银元有八千万!这数字有点儿多啊!”

    这年月,中国还是银本位,白银一点点贬值,一块大洋相当于05美元。等1932年贬值到极限的时候,一块银元只能换025美元。

    秦笛走出书房,对众人道“我准备去一趟美国,至少在外头待好几个月,啥时候回来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朱婉从阁楼上走下来,道“去吧,多带几个人,注意安全。顺便把链霉素的专利申请了。”

    张乃景看着秦菱,笑道“老婆,我们也出去玩几个月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秦菱白他一眼,道“你要是走了,开元电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乃景笑道“下头还有经理呢,让他汇报给老爷子。”他说的老爷子,自然是张淡儒。

    秦笛也跟着劝说“人多才热闹,最好秦月也跟着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秦月使劲摆手“哼!我才不去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呢。如果有可能,我想去苏联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秦笛不去管她,转身对朱婉道“妈,你是举世闻名的大医学家,如果你去了美国,肯定受欢迎。”

    朱婉摇头“我连去瑞典领奖都懒得去,还去什么美国?”

    的确,诺贝尔奖的三次颁奖典礼,她都没有参加,甚至连奖金都没要!

    对她来说,诺贝尔奖只是荣誉,不值得远渡重洋去领奖金。

    而且按照记载,1901年的诺贝尔奖只有42万美元,到1929年也只有十万美元,秦家财大气粗,不缺这点儿钱,多卖两支青霉素啥都有了。

    秦汉承倒是想出去转转,可他畏惧漫长的海上航行,此前他有过几次类似的经历,在船上憋两个月,滋味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因为科技的进步,轮船的速度提升很快,最新的美国美森公司客船,每小时能跑22节,相当于每小时40公里,如果全速航行,只要十来天,就能跑到旧金山。

    秦笛要去的是纽约,位于美国的东海岸,如果轮船停靠旧金山,还要坐几天火车,从西向东,横跨大陆。

    几个人商量了一番,最终买了七月底的船票。

    秦笛,晏雪,张乃景,秦菱,小姑娘张怡然,再加上杜蓉、杜兰姊妹,以及一个名叫“陈虎”的保镖,总共八个人,一起坐船,横渡大洋。

    陈虎是张乃景的贴身保镖,早年跟他去过美国,也算是有些见识。

    此人身高马大,个子有一米九,浑身都是腱子肉,三十几岁的年纪,四方脸,一双眼睛仿佛铜铃一般。他的功力处于明劲巅峰,比杜蓉和杜兰还要强一些。

    秦笛叮嘱杜蓉和杜兰,保护好秦菱母女就好,别的都不用管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姊妹俩天天追着小丫头,在船上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他们买的头等舱,位于轮船的上层,噪音很小,住的很宽敞,还有游泳池,健身房,咖啡厅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