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先生愿娶否

    1929年4月16日,秦笛来到医药研究所,了解抗生素研究的进展。

    他终于得到了好消息经过十多位研究人员连续几年的不懈努力,不断的从土壤中筛选细菌,已经找到了3个链霉菌株,对结核杆菌有较强的抑制作用!实验研究的数据堆了三尺厚,可以发好几篇高质量论文了,但是链霉素的产量还是太低,没法用于临床。

    于是秦笛精神振奋,亲自动手,用紫外线照射菌株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亲身上阵的时候,才有了更加惊人的发现紫外线中竟然蕴含着类似于日光的“紫气”,能让他的功力得到提高!

    秦笛又惊又喜“天呐,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!早知如此,我就每天泡在实验室,用不着去外头浪荡,满世界寻找灵气了!”

    灵气有很多种,紫气只是其中的一类,适合修炼纯阳火系功法的人。

    秦笛拥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根,所以他能吸收紫气,快速提升功力。

    而晏雪则是水木灵根,只能吸收月华,不能接触紫外线。

    普通人更不能接触紫外线,因为它能改变dna结构,从而诱导出癌症。

    接下来,秦笛又让人购买了一批紫外灯,准备给自己进行“光浴”。

    他在研究所里待了两个多月,连续不停的筛选链霉菌,总算找到一个高产的菌株,将链霉素的产量提升了数十倍。

    随后,他和母亲朱婉、姐姐秦菱一起整理实验数据,写出一篇篇论文,同时做好了专利申请的工作。于此同时,他还给参加研究的人员发奖金,根据介入研究的程度,少则三千元,多则上万元。

    这年月,一元就是一块大洋,一万块大洋还是很可观的!一座宽敞的石库门房子,也就卖五万块大洋。

    秦家聘请的研究人员,并非大学里顶尖的教授。那些教授脑子太活络,不愿意受到拘束。秦家请的是二线人员,在研究所里按部就班的工作,不但能拿到高薪,还有不菲的奖金,若是走出去,很难拿到一半的薪水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在进研究所以前,就已经签订了协议如果是一些侧枝研究的成果,不直接产生专利,经过秦家的同意,允许他们发表论文。而像青霉素和链霉素这种重大突破,所有专利和名誉都会被秦家拿去。

    仔细说来,这也是很正常的,即便放到21世纪也好不到哪里去,因为秦家不但投入重金,给所有人发工资,而且从整体思路到大致的实验步骤,都来自于秦笛的设计和指挥。比如说寻找链霉菌,刚开始的时候,那些实验员听说要从土壤中筛选菌株,一个个都禁不住皱眉土壤这么脏,这么复杂,能筛出什么玩意?

    但是当实验一天天往前推进,从土壤中找到上千个菌株,一点点被筛选淘汰,最终选出几个菌株,对某些细菌有抑制效果的时候,所有的研究员都惊呆了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实验设计是谁做的,将这一切都归功于朱婉,对朱婉佩服的五体投地!

    “不愧是顶尖的大科学家,三度诺贝尔奖金获得者!她那聪明的大脑,跟别人就是不一样!”

    实际上,过去几年筛选的菌株,不单是链霉菌一种,还得到一些其他的菌株,有可能诞生土霉素、金霉素,只不过研究所将主要精力投入到链霉素的研究中,所以经过几年的努力,终于获得了重大突破。

    1929年7月1日,张乃景和秦菱带着女儿来到秦府。

    小姑娘张怡然快三岁了,性格活泼,跟小时候的秦菱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她睁着乌溜溜的眼睛,爬到晏雪的膝盖上,盯着晏雪看来看去“小姑姑,你长得真好看,比我妈妈漂亮。”

    晏雪甜甜的一笑,伸开双手保住了她“好孩子,别这样说,你妈妈会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秦菱笑道“我有啥不开心的?晏雪,你已经十八岁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晏雪道“是啊,时间过得真快。”

    秦菱道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我可是拿你当弟媳的!你想啥时候嫁进来?”

    晏雪羞红了脸“姐,你说什么呢!怎么说这种话?”

    秦菱瞄了秦笛一眼,道“我弟一表人才,心地善良,待人诚恳,哪儿哪儿都好,就是年龄大了,始终不肯结婚。外面有些人碎嘴,说的话很难听。我做姐姐的,很替他着急。”

    晏雪低头不吭声,她心里千肯万肯,但只要秦笛一天不开口,她都是做婢女和徒弟的命,不敢奢望嫁给对方。

    秦月也在旁边帮腔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你说是不是,晏雪?”

    晏雪依然低头沉默,过了良久之后,才低声幽幽的道“我是买来的丫头,这辈子都是秦家人,先生愿意娶是我的福分,不愿娶也是我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秦月感到有些难过“你这丫头,怎么能这样想?到好似秦家对不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菱柳眉一竖,道“晏雪你放心,我和母亲会为你做主!秦笛眼看三十了,不能一个劲拖下去!不然,秦家的名声还要不要?”

    另一侧的书房中,秦笛正在和张乃景下棋,闻言禁不住苦笑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是仙人转世,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?就算孤身一辈子,也可以开开心心。他本来拿晏雪当徒弟,可是在家人看来,那就是童养媳,甚至连晏雪都这样想!这件事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可是换个想法,仙人本就无拘无束,想做什么做什么,他就算娶了晏雪,那又怎么样呢?

    这是灵气匮乏的世俗世界,又不是小说里的神雕侠侣,哪有什么辈份的隔阂?男欢女爱还不是很正常吗?

    再者说,即便是在灵界、仙界,师傅娶徒弟的事也很多,只要双方你情我愿,老天都不会责罚。

    张乃景抬起头,“呵呵”笑道“老弟,你可真有眼光啊!早在十一年前,就从外头领回来这丫头!我记得当初,她面黄肌瘦,头发稀疏,脸蛋那么小,一个巴掌就能盖住……

    如今女大十八变,变得让人不敢直视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冰雪聪明,秀外慧中,掌握英语、法语和日语,还在复旦大学商学院读书,日后会是非常难得的贤内助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,她还是神秘的歌仙‘雪向晚’,如果消息传出去,会有很多人围在秦府门外找她要签名!说不定还有人想找你决斗呢!”

    秦笛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张乃景说得并没有错,随着电台的反复播放,留声机的逐渐普及,三张专辑如日中天,“雪向晚”被赞为歌仙,每个人都会唱她的歌,如果搁到后世,她比最著名的歌星还要红百倍、千倍!

    同样的留声机,同样是百代公司的唱片,“雪向晚”的歌声有一种特殊的魔力,比别的歌手好听许多倍。不管是什么人,都无法模仿她那种仙韵,能有两分相似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年月,虽然没有后世的狗仔队,但是不缺好奇的探子,挖空心思寻找“雪向晚”的来历。已经有人联系到秦府的晏雪身上,无奈晏雪从来不在人前唱歌,所以这件事始终得不到证实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