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顺手杀个人

    李香宾刚出去不久,另一位大牌舞女马梅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穿着天蓝色的长裙,双十年华,粉面雪白,一双眸子亮晶晶的,进来问安“秦爷,有些天没见到您了,能否让小妹陪您喝一杯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坐吧。我看你双眉带彩,似乎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马梅萍一面帮秦笛倒酒,一面笑道“前些天,小妹认识一人,相貌学识都是有的,还送我一枚戒指,就是我手上戴的这一枚,麻烦秦爷您帮看看,这颗耀眼的蓝宝石,究竟是不是真货?”

    秦笛瞄了一眼,道“货是真货,价值不菲。”

    马梅萍露出欢喜的神色“多谢秦爷。”

    秦笛问“那人在哪里?让我看一眼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站在舞池左边,身材高挑,西装笔挺,留着小胡子的那位。他旁边还有一个粗壮的汉子,看上去凶巴巴的。”

    秦笛一挑眉,冷声道“这二位都不是好人,你离他们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马梅萍脸色大变,陪着小心问“真的吗?麻烦您仔细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他们是流窜江苏和浙江的土匪!那个粗壮的汉子,至少杀过数百人!你看中的那位,也杀了六七十人,都已经恶贯满盈了。”

    马梅萍手一抖,将端起的酒杯掉下来,眼看就要飞溅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秦笛伸手接住酒杯,滴酒不漏,放回在桌上。

    马梅萍的身躯剧烈的颤抖,显然心里害怕极了“秦……秦爷……求你救小妹一命……我不敢出去……见他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提高了声音,说道“张横!我看那两人不爽,你叫上几个伙计,将他们撵出去!”

    张横是青帮的打手,也是杜悦笙的手下,闻言叫了四个人,腰里别着家伙,走过去驱赶“这里不欢迎你们,赶紧滚蛋!”

    那两个悍匪心有顾虑,一则这里是租界,如果在这儿惹了事,以后就不能大摇大摆的进来了;二则对方人多,腰里都别着枪,如果动起手来,肯定居于下风,所以他们只能吃个哑巴亏,被人撵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梅萍的身子还在颤抖“秦爷,他们会不会在外头等着我?然后在路上劫我的道?我该把戒指还给他们吗?可我不敢见他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摆了摆手“不必在意,他们不敢再来。”

    马梅萍缩着身子,显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秦笛站起身来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两个汉子还站在距离舞厅不足百步的地方,躲在灯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,目光灼灼看向舞厅的方向,嘴里低声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这家舞厅是谁开的?为什么要撵我们?难道是因为那个婊子?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我们不能吃这个哑巴亏!干脆在这里等着,等那女人出来,再将她劫走,好好消遣她!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这可是租界啊,有警察巡逻的!”

    “哼,把她的嘴堵住,装进麻袋里,趁着夜色抗走,谁能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娘们长得不赖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就觉得眼前一暗,耳边似有疾风掠过,然后是“砰砰”两声响,仿佛锤子敲在脑袋上,接下来就没有知觉了。

    秦笛在他们身上摸了摸,然后一手提着一人,一步跨出就是数十米,很快来到黄浦江边,将人丢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两声,溅起老大的水花,两具身体沉到了水下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两人已然死定了!

    秦笛拍那两掌的时候,用的是化劲,真气外放,隔空打牛,即便是尸检,也验不出伤痕,头颅完好没有外伤,但是颅脑内的细胞大量死亡,就算人还没死透,落进江里也爬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离开江边,手里多了个小小的皮包,里头有十几根小黄鱼,还有几十块大洋。

    另外,皮包里还有两把钥匙,其中一把连着个金属铭牌,上面写着“魔都商业银行”,看来是保险柜的钥匙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去取金银财宝,干脆将皮包往储物腰带里一丢,且待日后再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两具尸体被人捞上来,警察局贴出告示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人虽然死了,看上去没有外伤,可是这件事透着古怪。如果淹死的是女人和孩子还好说,两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,怎么会掉进江里淹死呢?就算淹死了,也要查找尸源,知道是什么人啊!

    告示贴出来,申报上也登载了,然而三天过去,也没有人认尸。

    舞厅的打手都是帮派中人,即便有线索,也不敢乱说。况且,他们也没看见秦笛杀人,怎敢凭空得罪秦大少?

    直到十天后,才有人去警察局里说,那两具尸首是纵横苏北的悍匪刘伏龙和他的亲近手下。刘伏龙纵横苏北三十年,伙同手下杀死人命3134条,烧毁房屋6000间,单是在鲁南的一个小村庄,就杀了864个人!至此,警察局才撤销了寻找线索的告示。

    马梅萍看了报纸,吓得魂不守舍,猜测是秦笛派人做的,心里既感到宽慰,也对秦笛越发敬畏。

    “秦爷是好人啊!可惜他是天阉,要不然,我情愿自荐枕席以报答他。”

    自此之后,秦笛再去舞厅,马梅萍舞也不跳了,经常陪在旁边唠嗑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秦笛带着晏雪一起来,马梅萍可不敢露面,因为晏雪不但相貌极美,而且身上带着仙气,整个魔都找不到一个女人,竟然有那种清雅的气质,让人自惭形秽,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后来,秦笛还是派人去“魔都商业银行”,把保险柜里的东西取出来了,除了一百根金条,和五万大洋外,就没有别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他将金条留下,银元都拿给母亲朱婉,捐给教会福利院做慈善。

    闲暇的时候,他偶尔也去井上龟三郎的棋道馆看一看。

    那里经常聚拢一些围棋好手,围在一起,泡壶好茶,慢慢的下棋,也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无奈秦笛的棋艺太高,在人间找不到对手,所以他很少亲自下棋,而是帮人讲棋,而他讲棋仿佛天马行空,一般人也听不懂,就像听天书一样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