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仙人做媒婆

    秦笛一面慢慢喝着红酒,一面听舞厅里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他即使听到各种信息,也会置若罔闻;少数时候他准备介入,则要掐指算一算,会不会影响大局,进而承受天道反噬。

    实际上,能被载入史册、影响大局的事情并不多,很多情况下,他即便介入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古语有云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”

    那些载入史册的人,每一位都是强者,可谓“天道眷顾的强人”,他们即便牺牲了,也不接受怜悯,不容许别人插手,改变固有的命运。

    因此之故,秦笛知道徐志摩会死,却不能告诉对方,别去搭乘那天的飞机;他知道卓青丘会牺牲,也不能提醒此人,别在某个特定的日子出行。

    芸芸众生,如流星一样划过,很少被人记住。别说是普通的平民了,即便是革命者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比如说,早在1927年,大赤党就有两万五千名党员,然而到二十一世纪,依然能为人所知的,还剩下几个人呢?历史很容易健忘,除非是顶尖的大人物,才会被人记住。而卓青丘偏偏是大人物,徐志摩虽不是党员,他的名字永垂青史。这样的人即便死了,也活在人民心里,形同于散仙一般,用不着别人插手。

    经历的次数多了,秦笛甚至发现,若是帮助弱者,还能获得“天道加持”。

    所谓“天道加持”,那是一种奇特的感受。比如说,他头天晚上救了人,第二天早上,面对初生的太阳,或许会有一道紫气,穿破云层落在他身上!这一道紫气,能让他的功力增涨一小截,相当于闭门静修半个月,也算是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因此秦笛闲来无事,很喜欢助人为乐!

    他一个转世的仙人,又是秦家的大少爷,竟然偷偷的帮助弱者,这要是传出去谁信啊?

    可他在修炼之余,偏偏就那么做了!只不过做的很小心,不让一般人发现。

    他坐在包间里,静静的喝酒听音乐,看别人旋转的舞姿,放松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喝酒对他而言,就像喝水一样,再多也不会醉。

    包间的门口有人守着,普通的舞女和客人难以进来。

    但是少数的“花魁”,比如说李香宾、马梅萍、张蕊芳,仗着是舞厅的台柱子,还是能进入包间的,守在门口的人也不愿阻拦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看秦笛长相俊美,又被舞厅的人尊为“秦爷”,所以都想结识他,谄媚他,讨好他,心想若能有一番亲近,那就是大造化了!然而结果很无奈,从来就没有人成功过。

    于是久而久之,这些花魁也相信了外面的传言,说秦爷乃是“天阉”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她们还不由自主的凑上来,因为金钱权势吸引人啊!谁不知道秦家是魔都有数的富贵豪门?谁不晓得秦大少爷是秦家唯一的继承人?而且人长得玉树临风,潇洒俊逸,即便是“天阉”又怎么了?姐只要看着舒心就行!

    再者说,有些女人觉得,面对天阉的男人,可能更安全,不会被对方欺负!

    对于这些进来搭讪的舞女,秦笛并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的仙人姿态,毕竟都是美人,环肥燕瘦,花枝招展,要么十七八岁,要么双十年华,跟她们说说笑笑,也算是打发时间了。

    以秦笛强悍的神识,能够同时跟踪数十种声音,并不需要凝神静听,也不会受这些女人软语娇声的干扰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一袭红裙的李香宾走进来,带着一股幽兰般的香气。

    她身材婀娜,面若娇花,扭动着纤细的腰肢,轻轻坐下来,笑着问道“请问秦爷,您来舞厅为何只是静坐呢?”

    秦笛淡淡的道“一切有为象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    李香宾笑道“哈哈,您想出家吗?像弘一法师一样?您在舞厅中修行,倒是有趣的很。”

    秦笛看她一眼,道“李小姐,你来舞厅,又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李香宾笑着回答“我喜欢跳舞,还想在这里钓金龟婿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想通过跳舞,来钓金龟婿,这法子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秦爷您笑话,小女子家境普通,勉强上完中学,没有上位的门路,只能靠几分姿色,来搏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金龟婿的要求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“有钱,有才华的单身男子,相貌中上,心地不能太坏。”

    秦笛锐利的目光从舞厅旋转的众人身上掠过,道“你看那边,第二个灯柱的左侧,靠窗坐着两个人。其中年长的那位是个厉害人物,你莫要招惹他,他已经有老婆了。年轻的那位,虽然衣着朴素,但是相貌不俗,人品也还行,你若能攀上他,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李香宾感到诧异,转过头去看了一眼,低声问道“真的假的?秦爷,你认识他们吗?”

    秦笛摇头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李香宾收回目光,问道“那你怎么知道,他们的情况呢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,道“我还看出,那位年轻人是一位军官,不久前受了点儿轻伤,但已经痊愈了。不久之后,他将发迹上位,至少是个师长。”

    李香宾愈发惊讶“秦爷,您可别骗我。这人如此年轻,怎么能当师长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他是黄埔四期毕业生,受伤前就是团长了。正在急剧扩张,他又有靠山,想当师长还是很快的,若是运气好,说不定日后能成为军长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,军队越打越多,用不了几年,军长也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“啊?这样的人,应该结过婚了吧?再者说,我还没想好,能否嫁给军人呢。因为军人太危险,说不定哪天牺牲了,那我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此人目光炯炯,腰板笔挺,血气饱满,应该还没结婚。而且他额头宽广,双眉顺长,乃是长寿之相。”

    “秦爷,您还会看相?到底准不准啊?”

    “不管准不准,你去认识一下,那他当个备胎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指点,我先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作为舞厅的头牌舞女,李香宾自然有诸多搭讪的手段,不久她便搞明白了,年轻的那位叫“陈升”,年长的叫“陈诚”,两人是堂兄弟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还没有大幅扩张,因此陈诚尚未发迹,只是个“副师长”而已,但是用不了一年,他就当军长了,将来更是权倾朝野、炙手可热的人物。陈升跟着他,必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秦笛不时去舞厅,像陈诚这样的将军并不少见,因此不觉得有什么奇怪。当兵三年见不到女人,看到老母猪都发狂!他们难得来一趟魔都,还不一头扎进舞厅里?毕竟这儿的女人最撩人!

    秦笛闲得无聊,顺手指点李香宾,也算是助人为乐。至于说,李香宾能否勾搭上对方,将来会不会幸福,那就看她的福分了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