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江中的阁楼

    转眼进入1929年,刚刚过完春节,秦笛便带着晏雪和两个手下,一个叫“孙胜”,一个叫“李辰”,前往焦山和小孤山。

    焦山是一个江中小岛,形如瓜子,位于镇江附近,占地一千五百亩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岛。东汉时期的隐士焦光住在这里,因此后人叫它“焦山”。岛上有个定慧寺,施耐庵在水浒传中就有描述“焦山有座寺,藏在山凹里,不见形势,谓之山裹寺”。定慧寺是江南最早的寺庙之一,康熙南巡经过焦山,曾经给寺庙题了匾额。

    秦笛在岛上走了一圈,聆听古刹梵音,看着古碑荟萃,古树葱茏,鼻子里呼吸着诱人的灵气,心中感觉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可惜在这座小岛上,已经有不少的建筑了,宝墨轩,观澜阁,华严阁,别峰庵,百寿亭……除此之外,还有个废弃的炮台,留下了历史的沧桑。

    1842年,英军侵入扬子江,七十多艘战舰,对焦山炮台发动攻击,最终守岛的1500名军民全部壮烈捐躯!这又是一笔洋鬼子留下的血债!可惜到了后世太平的日子,一笔笔血债都被人忘记了。

    秦笛费了一番心思,在炮台的西侧买了一片毁损的房屋,又让手下孙胜去附近的镇江,请了风景园林设计人员,在这里建造一座古色古香的院落,准备将它取名为“向晚堂”。

    他对晏雪说道“等到建成以后,你可以来这里修炼。这座焦山的底下,联通着长江水脉,跟你的水灵根相合。在这里修炼,可以加快进阶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晏雪十分欢喜,道“这里的风景很美,可惜距离魔都有些远。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“才不过五百里,你趁着夜色赶过来,用不了两三个小时。这怎么能叫远呢?”

    他将这件事交给孙胜去做,准备撒下大把的银钱,半年内看见宅院建成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去了小孤山。

    小孤山不是岛,而是江中一座山,山上开凿了狭窄的地盘,修建了亭台楼阁,都被别人占了,除此之外,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秦笛在山上转了好几圈,发现要想在这里住下来,只能去“先月楼”租个房间。他不想租房间,感觉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晏雪忽然道“先生你看,东边还有个小岛,不知道那儿有没有灵气。”

    秦笛放眼望去,发现小孤山向东五六里外,还有一座小岛,地势平坦,全被绿树覆盖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雇了个小船,前去登岛查看。

    小岛只有三十亩大小,高出水面丈许,没有房屋瓦舍,也没有人开垦田地,所幸这里的灵气还很丰富。

    秦笛忍不住暗暗点头,吩咐李辰聘请工人,在岛上盖一座阁楼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准备借用母亲的名字,给阁楼取名为“朱婉阁”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也是有想法的。因为秦家资金充足,建楼不成问题。比较麻烦的是,如何才能长期占有阁楼?

    现在是1929年,再过三十年,绝大多数房产都会收归国有,秦家凭什么占据这座小岛?

    对此,秦笛深表遗憾,他在魔都有很多房产,全捐献出去都没问题,可是在焦山和小孤山这种灵气丰富的地方,就不能保留一座房舍吗?

    他想试一试,能不能借助母亲三次诺贝奖获得者的名誉,将这座阁楼转化为历史遗迹,如此才有可能保留下来。否则历史的车轮不断滚动,会将所有的私心杂念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秦笛将建阁楼的事交给李辰处理,然后跟晏雪一起前往各地,巡视“慈安外科医院”。

    慈安外科医院,总共有十家分院,分别坐落于长沙、武汉、重庆、金陵、徐州、济南、杭州等地。

    经过一年的建设,这些医院都已经建成了,分别拥有两百张病床,位于各大城市的中心,有独立的楼房和停车场,周围移植了苍松翠柏,看上去堂皇大气。

    外科医生还没有完全到位,因为这年月,合格的医生并不多。

    手术已经开展了,哪怕只有两三个医生,也能让医院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军阀混战,再加上围剿和反围剿,受伤的军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普通的士兵没机会来这里做手术,一则因为慈安医院要收钱,它不是免费医疗;二则因为它坐落在城市中心,普通伤员没法长途跋涉抵达这里。

    能进来接受手术的人,七成是青白党的军官,两成是各地军阀,还有少量大赤党人,偷偷的混进来。大赤军缺医少药,很多手术都没法做,不得不冒险前往正规的医院。

    秦笛要求各大分院,不去考究患者的来历,不分青红蓝绿,只要缴纳费用,统统一视同仁。而且,在某些特殊情况下,医生还可以出诊,为患者提供方便。

    他建立医院的宗旨,是为了救助国人,所以收的费用并不高,能维持平衡就好了。

    每到一处分院,他都跟院长详谈,询问医院还缺少什么。

    好几位院长都说,因为外科医生不足,医院没办法充分运转,超过一半的床位空着,而外面来的病人连续不断,有些人为了及时手术,不得不给医生送礼。

    对此,秦笛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因为好医生需要慢慢培养,再急也不能滥竽充数。

    因此,当他巡视一圈回到魔都的时候,便跟母亲建议“能不能扩大慈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规模,将第二届招生的人数,从一百人增加到一百五十人?”

    朱婉点头同意了“可以,这件事交给你来办!”

    学校规模的扩大,也面临一堆麻烦事,不但要增加校舍,还要邀请更多的讲师,专业老师并不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秦笛忙了好些天,直到三月初,才将大部分事务搞定。

    这其中,还得益于朱婉和秦菱身份的转变。

    朱婉成了中央研究院的“名誉院长”,秦菱挂名卫生部“副部长”,有了官方身份之后,更容易招到资质好的学生,也容易被各方势力接受,从而减少学校运行的阻力。

    三月中旬,阳光明媚,秦笛在距离秦府不远的一所宅院内,召见两位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,这一对孪生姊妹,都已经十六岁了,因为修炼了内功心法,再加上刻苦努力,练功不辍,她们的功夫进步很快,已经突破了“明劲”。

    所谓“明劲”,是说打拳发出清脆的声音,看上去十分刚猛。一拳击打在三寸厚的石板上,能将石板劈成两块!名之为“开碑裂石”,相当于硬气功,也即是江湖上说的“外家功夫”。

    正常人一拳打出,如果不用全力,男人有60公斤,女人有40公斤;如果全力击打,男人大概有100公斤。拳王泰森一拳能打出244公斤。

    要想达到明劲这种层次,至少也要有200公斤的冲击力。而且拳头要结实,不能说打在石头上,石头好好的,而拳头却鲜血淋漓,那就不叫“明劲”了,那叫“莽劲”。

    俗话说,内练一口气,外练筋骨皮,所谓“明劲”,就是锻炼筋骨皮!筋肉,骨骼和皮肤,都要练到家!

    而按照秦笛的判断,明劲的基础是手臂外侧的经脉得到初步开发,因此增加了爆发力和耐受力,达到开碑裂石的程度。但这跟修真人还有所不同,修真人要打通整条经脉,气血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仿佛大江大河一样。而且,修真人的真气极为凝炼,能化成剑气脱体而出。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都很开心,本来按照杜心五的说法,她们要想练出明劲,至少也要等18岁,或者20岁,没想到这么快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秦笛并没有传授她们拳法,因为杜心五的拳术并不差,只是欠缺更深层次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就像普通人练健美,吃足了苦头,也未必能炼出完美的肌肉。秦笛传授的功法,能由内及外,改变人的血气和力量。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虽然是废灵根,但也比没有灵根的普通人强多了。

    秦笛检查了她们的进度,然后因材施教,传授新功法,叮嘱她们“照着我说的方法练,不出三年,就能炼出暗劲。”

    二女欣喜不已,因为她们的叔叔,青帮第一高手杜心五,练了一辈子武功,也只处于暗劲巅峰。至于说化劲,那是传说中的东西,现实中早已失传了。

    杜兰毕竟还年轻,有些不死心,问道“师傅,您说这世上,还有化劲吗?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“当然有。”

    杜蓉问“师傅,化劲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秦笛冲着晏雪一抬下巴“喏,你给她们露一手。”

    晏雪从窗台上的花盆里,摘下一片指甲盖大小的叶子,手一甩,隔着窗子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笛对杜氏两姊妹道“你们去找找,那片叶子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二女看得真真切切,叶子抛向数丈外假山的方向,于是快速走出屋门,一路找过去。

    她们以为叶子落在了地上,所以低头在地上找。

    然而地上并没有,一直来到假山跟前,她们才赫然发现,那片叶子竟然深深的嵌入假山内!

    飞花若剑,落叶如刀!难道说,这就是化劲?

    两人看得目瞪口呆,感觉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“天呐,如此柔弱的叶子,怎么能嵌入石头里呢?先生,这是传说中的化劲吗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化劲就是化境。晏雪刚才没控制好,展示的功力超越了化境。正常的化境,只能粘在石头上,入石不足两分,而你们看到的,分明入石一寸!”

    杜蓉夸张的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,张大了嘴巴,问道“晏雪姐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按理说,晏雪跟她们年龄相仿,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,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。

    晏雪只是微微一笑,目光看向秦笛,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秦笛道“今天你们看到的,出去之后不要乱说。每个人资质不同,机遇不同,道路也不一样。你们只要尽力修炼,将来会名闻天下。”

    二女更加兴奋了,神情显得很激动“先生,我们会努力的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如今乃是乱世,光练拳还不行,还要懂得用枪。走,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四人一起出了魔都,坐船来到长江口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座大岛,岛上有阿司匹林的制药厂,从制药厂向北,靠近海边的地方,有一片开阔地,树立了几个标靶。

    秦笛从世界各地进口了各种枪,虽然数量不多,但是品种繁多,总计十几种。

    秦笛建这个地方,不是为了建立私人武装,而是为了培养保安人员。

    不管是药厂还是医院,都需要强化安防,特别是青霉素制药厂,必须有过硬的安保,才能保护菌株不至于失窃。外面请的人不可靠,不如从秦家下属的工厂,抽掉人员来培训。

    枪械馆聘请了两位教练,一个叫“张强”,一个叫“李衡”,都是轻度残废的退伍士兵,腿脚有点跛,上肢健全无碍,射击水平很高。

    秦笛将杜蓉和杜兰二人,交给张强和李衡培训,他自己则和晏雪一起摸索狙击枪。

    这年月,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加装了瞄准镜的狙击步枪,狙击步枪的辉煌是从二战才开始的。

    秦笛的眼神很好,用不用瞄准镜一个样。而且以他的功力,也未必要用狙击步枪,不管什么枪,都能百发百中。

    晏雪也练得津津有味,她仿佛不是在瞄准标靶,而是在江边绣花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在崇明岛训练了一周,然后才回来。

    不久,秦笛提前半年订购的一批新枪到了。自此之后,他的储物腰带和晏雪的戒指中,都储备了几支长枪和短枪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除了枪之外,秦笛还有几口飞剑,同样能在百米之外取人首级,只不过他的功力还不够强,所以他尽可能不用飞剑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