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不一样的战场

    秦月的眼前一片血红,脑袋里嗡嗡作响,失魂落魄,呆愣半晌,醒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直到耳边传来车夫徐三大呼小叫的声音“俺娘哎,又死了三个!老天保佑,三个匪徒都死了!咦?这是咋回事呢?这三个家伙,刚刚还气势汹汹,怎么就死了呢?”

    他刚刚碰到劫匪,几乎被吓个半死,为了保住性命,按照掌柜的交代,一直跪在地上,头都不敢抬,所以他并没有看见,是谁杀了那三个劫匪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也算是死里逃生了。

    他从地上跳起来,左顾右盼,四处张望,然而却看不到一个活人!

    徐三定了定神,深吸一口气,走到尸体跟前,将两长一短三枝枪捡起来,快速丢进车厢里,又摸了摸死尸,找出几十块大洋,禁不住喜形于色,心道“古话说的好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没想到,我今天不但没死,反而发了大财!”

    他回头一瞧,看见车厢里吓傻的秦月,心想“这姑娘怎么办?她怎么运气这么好?竟然能逃过劫难?是不是观音菩萨显灵啊?”

    虽然周围没一个人,但是徐三却不敢起邪念,这是车马行的规矩,入行时就发过誓。

    再者说,他心里还在不停的嘀咕“那三个持枪匪徒,不会无缘无故死掉,或许这姑娘受老天眷顾。老天即然能击杀匪徒,它也能杀了我!我要是有歹心,不会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因此之故,徐三也不敢将秦月抛下。

    他拍打着车厢,叫道“姑娘,没事了!没事了!你别害怕,匪徒都死光了!”

    秦月身躯猛地一颤,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徐三安慰道“好了,没事了,那些坏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!说来也奇怪,不知道谁下的手!我连人影都没看到!我听说有一种抬枪,威力奇大,能隔着老远,将头颅打碎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问道“姑娘,你还往前走吗?再往前,可都是山区了,匪徒只会更多……”

    秦月惊恐失色,颤抖着说道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徐三道“这就对了。世道乱了,出门不易。你一个女娃,最好待在家里,千万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将马车调转了方向,挥动鞭子使劲打马,想快点儿离开。因为看见那些死尸,他心里只觉得瘆得慌。而且,焉知这些匪徒的身后,没有更多的同伴呢?

    当天晚上,马车便回到南昌城,徐三将秦月送进旅店,然后讨要剩下的车资。他虽然没将人送到地头,但毕竟将人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秦月给了他车钱,晚上也没吃饭,双手抱着膝盖,身子蜷缩在床角,一夜没合眼。

    她不敢合眼,一闭上眼睛,就看见狞笑,然后是漫天的血红色!这是一场噩梦,恐怕要伴随她很多年。

    秦笛就住在同一家旅店里。他第一世是医学家,自然知道心理创伤的危害。可他第二世是仙人,心地变得有些淡漠。当年的仙界大战,经他手斩杀的仙人,不知道有多少,仙王和金仙都死了数千位,伏尸百万,血流漂杵,比较而言,杀三个蟊贼算什么?

    他不想刻意阻止秦月前往苏区,却也不愿她像现在这样,不作准备,冒然行动。

    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如果经过这件事,秦月仍然铁了心往前走,秦笛一定会尽心尽力,将她送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是一场必要的考验,只有秦月通过了考验,才能迎接未来艰苦的岁月。

    因为1928年底,针对苏区的一连串围剿快要开始了,青白党调动千军万马,从四面八方围攻苏区。等到1934年,第五次反围剿失败,大赤军不得不开启万里长征,爬雪山,过草地,别说秦月这样的娇小姐,就算是体力充沛的女战士,那也是九死一生啊!

    按照历史记载,大赤军第一方面军,八万六千人,只有32位女战士参加了长征;第二方面军有21位女性;第四方面军女战士最多,有两千五百人,最后抵达延安的,不足三百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并不是每个女战士都能参加长征,当时规定了三个条件。第一,必须是党员,思想坚定;第二有独立工作能力,会做群众工作;第三身强体壮,能适应艰苦环境。所以第一方面军只挑了30人,有两人偷偷参加了长征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冒着枪林弹雨,进行两万五千里跋涉,对秦月而言难度太高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落选了,没能跟随大部队北上,不得不留在苏区的话,那样会更加危险,方敏之,卓青丘,都是因此而牺牲的。

    秦笛不愿妹妹送命,所以才给她个不大不小的考验,当着她的面击杀三个匪徒,让她看到鲜血和脑浆,相当于设置了一道门槛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考验,对于秦月来说,实在太恐怖了!这一次的经历,会让她终生难忘!她不是逃兵,因为她不是大赤党员;她的战场也不在这里,她不应该短兵相接,而应该拿起笔来战斗。她受不了这种威胁和侮辱,不适应淋漓的鲜血,所以她退缩了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上,秦月仿佛变成了小雏鸟,一路战战兢兢,低头坐车返回九江,又从九江坐船回到魔都,然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连吃饭都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去十来天,自然让家人担心。

    朱婉进入她的房间,问她去了哪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然而秦月一声不吭,只是一个劲的摇头。

    此后一连两天,她都从梦中惊醒,惊声尖叫,大汗淋漓!

    第三天,秦笛拿了一颗绿色的药丸给她,她二话不说,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她虽然没做噩梦,但是睡眠依旧很少。

    秦笛每隔两三天,给她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药丸,一个月后,她才渐渐恢复了正常,有心思询问了“哥,你给我吃的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炼的宁神丹。主要是人参、当归、合欢、远志等中药,档次太低,药效很慢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说现在是不是乱世?女孩子是否该留在家里?哪儿都不要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乱世。但女人不是金丝雀,不必一直留在家里。你看母亲和姐姐,她们没有享清福,而是执着的研究,拿到诺贝尔奖,成了女性中的楷模。”

    秦月思索了几天,然后继续写文章。

    她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,文章的笔锋也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秦月还年轻,退缩不等于失败,只有真正的勇士,才敢直面惨淡的人生,正视淋漓的鲜血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