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险些受辱

    秦月听对方说起土匪,试探着问道“你说的是那些‘红匪’吗?”

    徐三回头望她一眼,摇头说道“‘红匪’是人家的污蔑。那些人打土豪分田地,不抢路上的行人。我说的是零散的官兵,他们手里有枪,有人管就是兵,没人管就是匪。比真正的土匪还坏!碰到像姑娘这样的人,后果不敢想象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秦月的心里更乱了,很想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她还是有些不信,觉得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,这些人说的话,未必就是真象。

    徐三絮絮叨叨的道“姑娘,我跟你说吧。若是被当官的抢回家,结果还不算太差,至少能留住性命。最怕碰见乱匪,那就太可怜了……我们走大道,乱匪比较少,能不能到吉安,看你的运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月咬紧牙关坐在马车里,心里很后悔“早知如此,我该把保镖带过来。虽然不能对付官兵,至少能抵挡零星的乱匪啊。”

    她平常出门,都有四个保镖,两男两女跟着,身上都带着枪。她这次仓促出门,不想给家人知道,所以就没有通知保镖。如今走在半道上,才感到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不过,她活到二十四岁,日子过得太顺了,压根儿没碰到挫折,所以并不相信厄运会降临到自己身上。她总是寄希望于侥幸,或许能顺利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秦笛从后面远远的跟着,并没有立即现身,不到生死关头,他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没办法,就像歌里唱的“人生路,美梦似路长。路里风霜,风霜扑面干。红尘里,美梦有几多方向……梦里依稀,依稀有泪光……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要经历一些事,每个人的路都要自己走。

    像秦月这样的年轻人,不到黄河心不死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这条路对她是一种考验,如果能挺住,必将提升她的意志,达到坚强不屈的地步。如果挺不住,那也很正常,像她这样的富家小姐,十个有九个会放弃,踟蹰犹豫之后,转过身来,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马车的速度很慢,走了一天,才走了七十里。

    所幸一路都是大道,路上有一些往来的行人,并没有碰到抢匪。

    秦月在路边旅店内休息一晚,第二天,马车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走不到三里,忽然听到“砰砰”的枪响。

    秦月的心悬了起来,将车帘拉开一条缝,悄悄向外看,低声问“哪里打枪?”

    徐三勒住马车,瞪大眼睛四下里张望,道“听枪声大概有五六里。姑娘,这条路要走三天,越往前越难走,我怕你的皮箱会被人抢走,能不能先给今天的车钱?”

    秦月心想“这时候你跟我要车钱,是准备随时逃走啊?”

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跟对方争执,径直打开皮箱,取了十五块大洋,道“剩下的钱,明天再给你。”

    徐三大喜,接过一摞大洋,当着秦月的面,一枚一枚塞进车厢把手里。

    然后,他继续赶车往前走,过了一道山坡,忽然惊叫起来“啊呀,死人了!”

    秦月透过车帘的缝隙看去,看见路边躺着两个人,一人仰面朝天,好像是十几岁的少年,睁大双目,露出惊恐的神色;另一位脸向下趴着,看不清相貌。地上都是殷红的鲜血,血还没有干呢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秦月忍不住将头伸出来,“哇”的一声呕吐起来!

    她心里太难受了,看见少年死不瞑目的样子,止不住胃里翻腾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忽然听见有人尖笑“哈哈,今天有福了,碰着个好看娘们儿!”然后从路边草丛里,钻出三个人来,穿着蓝色的军装,没有戴帽子,一人拿着短枪,另外两人拿着长枪,一下子跳到马车跟前。

    三人显然都是匪徒,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事,竟然光天化日之下,埋伏在路边抢劫,已经杀了人,竟然还不肯走。

    车夫徐三直接跪倒在地上“三位爷爷,饶了小人性命,我只是赶车的,上有七十老母,下有三岁的孩儿,求你们高抬贵手别杀我。”

    三人的目光,并没有落在徐三身上,仿佛当他不存在一样!

    六只眼睛盯紧了秦月,脸上露出得意的淫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娘们可真水灵,好像仙女下凡一样。我长这么大,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!不晓得脱了衣服,是不是跟别的女人一个样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看她这模样,只怕大有来头!我们哥仨得小心,不能留活口,否则都要完蛋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看见这样的美人,我都不忍心下手了。大哥,能不能别弄死她,至少留两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夜长梦多,留着就是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秦月听见这话,面色变得像白纸一样,浑身冰冷,一个劲的颤抖,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面对这样的兵匪,讨饶的话是没有用的,威胁的话更没有用,她一个弱女子,在这荒郊野岭,只怕是难逃生天了!

    眼见对方一步步逼近,她宁肯自己早一点死了,也不要落入对方手里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死了,她又能保住清白吗?

    一个身材高瘦的匪徒,往前靠近了马车,伸手去摸她的脸,口里“啧啧”称赞“哎呀呀,这皮肤,太光滑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粗壮的匪徒,已经掀开了车帘,想把秦月拉出来。

    秦月的心沉到了井底,觉得自己已经死透了,可是身子却激灵灵打个寒颤,自动蜷缩起来,想躲在车厢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那粗壮的匪徒面带狞笑,满脸横肉的面颊上,有一道明显的刀疤,看上去无比的狰狞!他伸出大手,抓住了秦月纤细的胳膊。

    秦月拼命挣扎,然而却像弱小的蚂蚁一样,难以挣脱对方的大手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候,忽然有一道黑影掠过,那粗壮匪徒的脑袋“啪”的碎了,好像西瓜一样碎裂开,所幸他倒下的方向向外,虽然血迹四散,并没有沾染到秦月的衣裙!

    另外一侧,那身材瘦高的汉子,也同样倒下了,脑袋被打扁。

    稍远的地方,还有一个年纪较轻的匪徒,赫然被斩下头颅,咕噜噜滚到草丛里。

    然后,周围一片宁静,仿佛风吹过,了无痕迹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