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长江母亲河

    经过这件事之后,秦家的声名再一次被抬起来,而且抬得越来越高,几乎升到了云端里,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这落后的旧中国,到处受欺凌的年代,每个人都活得很憋屈,而秦家的两位女性,竟然脱颖而出,仿佛一柄犀利的长剑,刺向长空,划破了阴霾!看到了一丝曙光!她们成了振奋民族精神的女英雄和国家偶像!不管走到哪里,不管是什么人,只要提起她们的名字,所有人都竖起大拇指,发出由衷的赞叹。

    而秦家的男人就显得黯然失色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秦笛写了一本棋经,被赞为“当代棋圣”,然而围棋毕竟是小道,原本就不受人重视。再加上,他只跟井上龟三郎下过几盘棋,不像后世的聂卫平一样,参加中日围棋对抗赛,过五关斩六将,天天有电视转播!

    就算秦笛赢了两三局,谁知道是真是假?说不定连那位井上龟三郎,都是他请来演戏的西贝货!

    至于说,他一连推出三张脍炙人口的专辑,这件事并没有宣扬开来,绝大多数人都不晓得,《向晚词》、《夜上海》和《长城谣》是秦笛和晏雪弄出来的,否则他们的知名度并不在朱婉和秦菱之下。比较而言,就连大诗人秦月都会显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11月初,秦月忽然接到一封信,是卓青丘寄来的。

    卓青丘在信上说,他已经从苏联回来了,正在中央苏区工作。经过多日的思索,他觉得革命很危险,所以不能跟秦月在一起,这段感情可以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还说“大丈夫马革裹尸,鉴于敌人势力之强大,一次次围剿连绵不断,战士们每天都在厮杀,所以秦笛的判断可能是对的,我的生命不知道哪天终止,所以不想耽误你的青春年华。”

    秦月读了信之后,心中十分苦烦,关起房门想了两天。第三天凌晨,天还没有亮,她便提着个皮箱,悄悄离开了秦府。

    她走的时候,连贴身女保镖都不晓得,等到发现人时,都已经到下午了。

    其实,秦月半夜里收拾行囊,怎么能瞒过秦笛的耳朵呢?

    秦笛耳聪目明,别说住在一个石库门的建筑里,就算隔着三里路,他都能听见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不过,秦笛并没有立即起身,而是等天光大亮才出门。

    他没有通知晏雪,因为晏雪还要上课呢,一年到头老请假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秦笛穿了一件长衫,衣领竖起来,头上戴了宽沿的西式毡帽,来到十六里铺码头。

    那里有魔都轮船公司的客轮,秦月在冷风中等了一早上,才刚刚登上了轮船。

    秦笛赶在最后时刻上船,此时已经没有小包仓了,便跟普通旅客一起,待在大舱中。

    他有炼气八层的功力,可以控制面部肌肉,改变自己的容貌,还能调节骨骼关节的位置,让身高增减数寸,变成另外一个人,所以就算迎面碰见秦月,也不会让对方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他并没有改变容貌,因为维持容貌的变化,需要消耗自身的功力,不到关键时候最好不要用。

    大舱里有一排排的座位,大约坐着五十多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穿着普通的服饰,既没有衣衫褴褛,也没有衣着华贵。

    太穷的要饭花子,自然坐不起轮船,他们只能徒步跋涉。

    但凡富有的商人,都订了头等舱或者二等舱,进单间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这种大舱属于三等舱,票价相对便宜得多。

    秦笛对此并不介意,他一个修真人,可以随心所欲,随遇而安,无论何时何地,都能放松身心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三声汽笛长鸣,轮船总算开动了,沿着黄浦江向下,再从长江逆流而上,目的地是武昌。

    11月的天气,空气阴冷而又潮湿,江风透过窗子的缝隙吹进来,让坐着的旅客缩着脖子,有些穿得单薄的旅客,则止不住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秦笛坐在最靠边的位置,那里因为有冷风吹着,所以还有几个空位。

    有些人宁愿坐在地上,也不愿被风吹到。

    秦笛无所谓冷热,径自坐在那里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大约两个小时之后,轮船进入长江,冷风吹得更加猛了。

    大舱里有人高声抱怨,也有人走出去,跟船上的人交涉。

    秦笛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仿佛没有冷暖不适的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的从进入长江的那一刻起,心里就已经起了波澜!因为他在大江之中,感受到稀罕的灵气!没想到这一条母亲河,竟然还潜藏着水灵脉!

    灵脉也是分五行的,包括木火土金水五种。

    在那些名山之中,主要是土灵脉、金灵脉和木灵脉;有些地方比如说火焰山,则潜藏火灵脉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土灵脉和火灵脉渐渐耗竭,只有极少的地方还能找到。但是长江这条母亲河,从青藏高原直到大海,源远流长,浩浩荡荡,底下蕴藏的水脉还没有耗竭。

    因此秦笛很激动,他终于多了个修真的途径。

    他心想“奇怪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?我在崇明岛建了医药厂,来来去去很多次,为何没有察觉到水灵脉?难道水灵脉并不连续,只是一段一段的?有的地方有,有的地方没有?难道说,长江口不是龙头而是龙尾?崇明岛位于龙尾,所以灵脉稀缺?还是说我以前太过于粗心,所以没有发觉呢?”

    他心里存疑,决定等回程的时候,再去崇明岛、长兴岛和横沙岛看一看,如果能在岛上找到灵脉汇聚的地方,那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轮船管理人员走进来,拿了破布、报纸,封堵窗子的裂缝,大裂缝堵住了,小裂缝还在透风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样,船舱里的人感觉略微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秦笛的感觉很敏锐,并不受缝隙大小的影响。

    随着轮船的一路行驶,他觉得长江里的灵气时强时弱,有的地方连续百里都没有灵气。

    等到天色傍晚,他忽然感到江中灵气大盛,禁不住精神振奋,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走出船舱,来到船头的甲板上,看见前方左侧有一座小岛,岛上有一小座山,山虽然不高,但是风景秀丽,仿佛海上仙山一般,于是他找船上的人询问,那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有船员回答“船到镇江了!那座山叫‘焦山’,高有70米,山上有座寺庙,叫‘定慧寺’。”

    秦笛大喜“多谢告知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的呼吸了几口,感觉这里的灵气很丰富,比普陀山还要强五倍,虽然赶不上昆仑山的灵洞,但也算非常难得。而且距离魔都比较近,算是适合修炼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