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内忧外患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秦笛闭目思索,1928年的中国,最薄弱的地方在哪里。

    此时中国内忧外患,处于历史上最艰难的阶段。一个词,“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”,算是对中国现状最好的概括。

    外有列强的压迫和剥削,中国连关税自主权都没有!日本占据了台湾、琉球和朝鲜,占据了青岛和济南,并且觊觎东三省!英国的军舰能一口气开到武汉和四川!肆意的撞沉中国的商船!枪炮之下,哪里有正常的经营和贸易呢?

    内有军阀混战,青白党一次次北伐,大赤党星火燎原,百姓愚昧、困苦,工业化才刚刚起步,而西方已经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,正在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!

    中日之间的战争,是不平等的战争。日本已经完成了工业化,中国才刚摸到工业化的门槛,日本对中国的侵略,相当于降维打击。

    抗战14年,中国之所以打得苦,不是因为人民不拼命,而是因为基础太薄弱。

    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这不是一句空话。

    中国各方面都很落后,既包括政府的组织能力,也包括工业生产能力,更有老百姓的素质。中国的人口识字率不到20,而日本人口识字率超过95。

    其实,日本在明治初年(1868)的识字率不到30,跟中国差不多,但是经过明治维新之后,短短三十年间,将识字率提升上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从中国抢了钱,全都拿去发展教育。而中国的老佛爷,还在准备陪葬的珠宝呢!

    秦笛三世为人,转生于这个年代,他又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旧中国积贫积弱百余年,可以说千疮百孔!就算他将所有资产都捐出去,对整个国家来说,也还是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四万万中国人民,需要经受血和火的洗礼,经过艰苦卓绝的探索,才能找到正确的道路。

    在巨大的历史车轮面前,秦笛只能躲在一边偷偷的敲边鼓。

    他不能揭竿而起,自己成立一个政党,梦想着做什么领导人,因为国家已经够乱了,容不得他胡乱出手。

    他虽然武功盖世,也不能挺身而出,刺杀东条英机、岗村宁次、山本五十六,因为刺杀不解决问题,日本死一个大将,还有更多的继承者,而他自己则要承受天道反噬。

    所以秦笛只能静静的想“有什么办法,能让众多的中国人,活得更好一些呢?”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不管是提高识字率,还是提升工业基础,都不是他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解放后,中国参加抗美援朝,付出巨大的牺牲,才争取到苏联提供的156个大项目,其中包括2个炼油厂,7个化工厂,7个钢铁联合企业,11个有色冶炼企业,24个机器制造厂,25个采煤洗煤场,25个火力电站和水力发电站,还有轻工业、医药和43项军工,虽然说有一些没完成,但却补上工业基础的短板!

    试想,这能是个人可以做到的吗?

    秦笛只能从医药行业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即便是医药行业,他也不能为所欲,比如说慈安外科医院,只在大城市开了十家分院,没有继续开设更多的分院,不是因为没有钱,而是因为找不到合格的医生。

    所幸“慈安高等医学专科学校”已经开学了,一百个学生正在培训着,等到明年还会再招收一百位。

    另外,青霉素和磺胺药的生产,已经在加速进行中,青霉素的价格一降再降,眼看降到了十块大洋一支,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大赤党的陈书清,每个月都要前往不同的药店,以一成的价格购买十箱西药,然后经水路送往江西、湖南等地。那些地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战斗,很多人负伤感染需要救治。

    每一次拿到药物,苏区医院的院长傅正辰都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苏区的情况错综复杂,经常有医生刨根问底“这些紧俏的药物,是怎么买到的?为什么每个月都能拿到?”

    陈书清严格遵守特科总指挥的要求,不肯说出药物的来源,只说从魔都重金购买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特科总指挥,地位十分崇高,化名为“周翔”。

    不过,周翔事务繁忙,并非常驻魔都,他在苏区也有重要工作。

    所以特科领导经常换人,主要是李胜工和钱仁飞在负责。

    周翔临走之前,交代陈书清“领取药品的事,只能告诉李、钱二人,除此之外,不能对第三个人说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也肩负着重要的使命,不能一直留在魔都采买药物。

    当然,他对这件事十分小心,只要留在魔都一天,都会亲自前去办理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“此事关系到许多战士的生命,万一这条线断了,有可再也接不上了!那将给革命事业带来多么大的损失啊!”

    转眼到了1928年的10月,又一届诺贝尔奖揭晓了。

    令秦笛感到惊讶的是,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,再一次授给了中国科学家朱婉和秦菱!奖励她们在维生素c上所做的贡献。她们在1925年发表了一系列论文,其中包括“维生素c的人工合成方法”,“维生素c抗坏血酸的机理”,“维生素c抗衰老”,“维生素c预防感冒”、“维生素c抗癌”等。这些论文引起了维生素的受热捧,很多人都将它当做了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而在历史上,关于维生素c的诺贝尔奖,先后也有两次之多,所以朱婉和秦菱获奖,算不上太稀奇。

    秦笛本以为,母亲拿两次诺贝尔奖,就已经登峰造极了,没想到她竟然拿了三次!姐姐秦菱也拿了两次!

    消息传回国内,再一次引起了举国轰动!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报纸,都在夸赞大科学家“朱婉先生”和“秦菱先生”。

    很多人来秦家拜访表示祝贺,一时间宾客盈门,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不久,新成立的“中央研究院”院长蔡元培亲自登门,说要退位让贤,让朱婉来做院长,如果她实在忙不过来,做“名誉院长”也行。

    这一次,朱婉接受了秦笛的建议,答应做中央研究院的“名誉院长”。

    另外,中央政府也向秦菱发出邀请,请她去卫生部主持工作。秦菱因为孩子太小,再加上不喜欢受约束,所以只接受“副部长”的虚职,答应每年去开会,讨论全国的医疗政策,并不参加具体的工作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