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大侠杜心五

    秦笛又问母亲,医药研究所有没有新的进展。

    朱婉答道“你说的链霉素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菌株。不过,研究所有十几个专家发表了学术论文,也算略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秦家并没有严格掌控全部的学术研究,只是垄断了青霉素、磺胺药和维生素c这种有专利的药物,对于一般的学术文章,则允许研究人员发表。

    朱婉又道“我们从污水沟、垃圾场、沃野之中,采集了不少的样本,经过两年的努力,筛选出三十多个菌株,还在做进一步的实验,看每个菌株的效果。不过,就目前的初步结果来看,这些菌株并非只是一种,可能有好几个种属,药性有所不同。”

    秦笛大喜“好啊,抗生素是一个大类,也不是只有青霉素和链霉素,除了这两种之外,还有金霉素、氯霉素、土霉素、红霉素、卡那霉素……”

    朱婉闻言睁大了眼睛“哈哈,这么说,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单是筛选出菌株还只是第一步,随后要经过紫外线照射刺激它升级换代,这里头有大量的工作要做。”

    秦笛思前想后,觉得不能放弃医药研究,毕竟旧中国工业体系薄弱,基本上还是农业国家,连第一次工业革命都没完成,很难在别的行业突飞猛进,而抗生素的筛选难度相对较小,比起复杂的dna、三羧酸循环等研究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回到魔都之后,又开始关注医药研究所的进度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晏雪走入复旦大学,开始在商学院读书,因为她长得极美,身材窈窕,相貌清丽,身上带着一股仙气,让一般人不敢直视,所以被称为“雪美人”。

    为了掩人耳目,秦笛也同样给她聘请了两位女保镖。

    这两位女保镖出自青帮,是由杜悦笙推荐的,据说是大侠杜心五的侄女,一个叫“杜蓉”,另一个叫“杜兰”,年龄都只有十五岁,比晏雪还小两岁呢。

    按照杜悦笙的意思,让这两个女孩子跟着晏雪,希望能学到更高明的武功。而杜心五的意思则是,女孩子练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,跟着秦家三小姐不吃亏,在外头混个三四年,积攒点儿嫁妆,将来或许能嫁入好人家。

    秦笛第一次见她们的时候,发现两人模样很像,个头一样高,四肢修长,圆圆脸,留着齐耳短发,手指关节比较粗,看样子练武的基础打得不错,于是来了兴致,问道“你们是不是双胞胎,谁是姐姐,谁是妹妹?”

    杜蓉偷偷看他一眼,答道“我是姐姐。早生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秦笛问“你们学武几年了?”

    杜兰答道“六七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练出‘明劲’?”

    姐妹俩对望一眼,答道“按照叔叔的说法,可能快接近明劲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盯着二人看了片刻,道“你们有练武的资质,如果今生多努力,有希望达到‘化劲’,可以活到120岁。”

    他能看得出来,这两个姑娘拥有“废灵根”,又叫“假灵根”,虽然无法变成修真人,但能称为江湖上罕见的好手。

    二女各自吃了一惊,猛地抬起头,望向秦笛,怀疑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杜蓉问道“先生,我听说,人世间很少有‘化劲’了。我叔叔练功四十多年,还没达到那个层次呢。”

    秦笛沉吟问“你二人可愿拜我为师,我收你们做记名弟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些迟疑“先生,我们得回家说一声,明天答复您好不好?”

    秦笛点点头。

    晚上,杜蓉和杜兰见到叔叔杜心五,说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杜心五吃不准秦笛的心性,怀疑他是花花公子,收徒可能是不怀好意。于是他领着姐妹二人,来见杜悦笙。

    杜悦笙激动的一拍桌子,叫道“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!连我都想拜在此人门下,可惜他不收我!”

    杜心五问“这位秦先生,究竟是怎样的人?他会不会伤害我家孩子?”

    杜悦笙哭笑不得“叔爷,秦笛手下经营着一家唱片公司,貌美如花的姑娘多如牛毛!他今年28岁了,据说还在连童子功呢!你看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晏雪,人长得跟天仙一样美,可她显然还是个姑娘,这一点,你老人家也应该能看出来!”

    杜心五和杜悦笙并非直系亲属,但是杜心五在青帮的辈份很高,比杜悦笙高了两辈,所以杜悦笙称他为“叔爷”。

    杜心五又问“秦笛的功夫有多高?”

    杜悦笙道“反正比你老人家高!你能徒手将金砖捏扁吗?”

    杜心五惊诧不已“他能捏扁金砖?多厚的金砖?如果是一两的小黄鱼,我也能勉强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一公斤重的金砖!你行不?”

    “哎呦,那可不得了!照这么说,这位年纪轻轻的公子哥,竟然达到了传说中的化劲?”

    “叔爷,咱不是外人,我只对你一个人讲不光是秦笛,就连他身边的晏雪姑娘,同样有化劲的实力!”

    “啊?那她还找什么保镖?这不是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魔都巨富,大隐隐于市,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杜蓉和杜兰姊妹俩,听说晏雪有化劲的实力,都露出诧异的神色“怎么会呢?晏雪看上去柔柔弱弱,好像一点儿功夫都没练过,难道生来就会功夫?”

    杜悦笙道“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!我猜他们练的是内功,不是硬打硬拼的外功。”

    杜兰问“这世上还真有内功吗??”

    杜心五苦笑道“当然有,我当年去武当山、峨眉山,在那里学艺数年,可惜没学到内家功法。不过,即便是在道观、寺庙里,精通内家拳的人也不多了。因为年代久远,很多功夫都失传了。”

    杜蓉问“这么说,我们可以拜秦先生为师?”

    杜悦笙点头“当然可以!还等什么呢?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这店了!”

    于是第二天,杜心五亲自带着两个侄女,提了一些礼物来到秦府。

    秦笛敞开大门接待杜心五,笑道“杜先生是名扬海内外的拳术大师,在下景仰已久,今日光临寒舍,蓬荜生辉,请进来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杜心五上下打量他,看他目光明亮,气机勃发,带着一股英气,顿时生出好感,笑道“小兄弟客气了。我送两个丫头过来,拜在你的门下,还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。杜先生,我看你身上,至少有九处暗伤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杜心五很是惊讶,道“隔着这么远,你都看出来了?果然是稀世高人!我早年练武留下的伤,后来跟着孙先生做保镖,又受了几处小伤,如今年纪大了,没办法调养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相见就是有缘。杜先生若是放心,让我给你在身上拍两下,或许能帮你减轻一些痛苦。”

    杜心五愈发吃惊,赶紧说道“都是老伤了,我吃了药,也不管用。”

    秦笛走近前来,空手在他左肩、后背、两肋各拍了一下,然后收了手。

    杜心五就觉得有四股暖流留在他的体内,仿佛小老鼠一样,在肌肉筋骨间跳来跳去,那滋味又痒又麻,一会儿难受,一会儿舒坦,像贴了上佳的狗皮膏药一样。

    他心里无比的骇异,赞道“没想到秦先生的内家功夫到了如斯境界,真是了不起!我将侄女托付给你,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你回去修养几天,将会有四道暗伤渐渐化去。至于说其余的五处伤,因为位置太深,我也没办法帮你,一夕之间祛除。不过,我有一张方子,你拿去看看,如果能找到上品良药,还有希望治愈。”

    杜心五感激不尽,亲自指点杜蓉和杜兰磕头敬茶拜师,然后拿着药方回家了。

    秦笛传了二女炼气导引的方法,叮嘱她们内养外练,里外结合,由内及外,循序渐进。

    二女都恭恭敬敬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