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稀世珍珠项链

    秦笛准备将珍珠、玛瑙和宝石留下来。

    五百粒大珠,都是精挑细选的宝贝,每一颗直径都超过13毫米,其中有20颗,甚至超过两厘米。

    晏雪按照秦笛的吩咐,将这些珠子用御守盐浸润24小时,然后用香皂慢慢清洗,又用清水浸泡一天,然后自然风干。

    她把最大的珍珠收起来,然后用略微小一号的珍珠,串了几条项链,自己留了一串,剩下的准备当作礼物。

    秦笛在整理珠宝的过程中,还有了新的发现,有些翡翠之中,竟然带着灵气!这可是一件大好事,意味着有希望能从翡翠矿脉中找到伴生的灵石矿脉!

    他甚至忍不住想“我要不要去缅甸做军阀,趁机占领大片的矿脉?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这件事他已经记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才坐着洋车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渐晚,日暮黄昏。

    除了秦菱外,家里其他人都在。

    一别三月,不见人影,朱婉自然会问及行程。

    秦笛不肯说实话,微微一笑道“我们去东北逛了一圈,顺便收了点儿‘东珠’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月经过一个月的冷静,人变得消瘦了不少,面色略有些苍白,问道“什么样的东珠?我听说大清朝的时候,只有皇后娘娘才能佩戴,别的人家谁要是戴了,将会被满门抄斩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东珠是产于东北,松花江、乌苏里江、黑龙江等淡水河里的珍珠。”

    “你收了几颗东珠?赶紧拿出来看看!”

    晏雪取出两串珠子,一串带着碧绿的色泽,一串是淡粉红色。

    秦月一看就禁不住满心欢喜“老天爷,竟然有这样美丽的项链,每一颗珠子,都这么大,这么饱满!直径超过14厘米了!”

    女人对好的珍珠完全没有抵抗力!如果是纯白色的珍珠,还不觉得稀奇,然而碧绿色的珍珠,闪着耀眼的光泽,让人一看就爱死了!

    晏雪见她抓着绿色的项链不肯放,便将另外一串粉色项链递给朱婉。

    朱婉也同样爱不释手,尽管她倾心于工作,很少穿金戴银,可也无法抵御这种诱惑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叽叽喳喳,大呼小叫一阵子,然后问“小雪,你的呢?你有没有?”

    晏雪抿嘴笑道“我有一串白色的。”

    秦月忙着催促“赶紧拿出来,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晏雪扭捏着拿出来“喏,就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来的这串珠子,每一颗珍珠都在16厘米左右!而且有一颗红色的珍珠,超过2厘米,显得格外耀眼,光彩夺目!

    秦月吃了一惊“啊呀,哥,你果然偏心!将好东西留给晏雪!天呐,这些东珠太大了,你花多少钱买来的?”

    看见这串项链,就连秦汉承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,道“我见过一串朝珠,远不如这些珠子大,直径不超过12厘米,还拍卖出几十万大洋的高价呢!”

    秦笛隐约记得,2010年香港拍卖过一串雍正朝的御制朝珠,价格高达6800万港币!

    他笑着说道“正因为这串项链格外惹眼,所以只能让晏雪戴,别人戴容易招灾。”

    秦月撇嘴说道“小雪戴了,难道就不招灾?”

    秦笛顺手拿起餐桌上的钢叉,递给晏雪道“要不然,你来露一手?”

    晏雪接过钢制的叉子,将其放回桌上,道“好好的刀叉,别弄坏了。月儿姐如果想要,我可以跟她换啊。绿色项链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秦笛却道“不行。阿月结识人多,戴那串大珠,容易被人惦记。有些个名人,说不定会识货。”

    秦月也不笨,迅速反应过来“识货怎么了?哥你把话说清楚,这些珍珠究竟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秦汉承也露出狐疑的神色“这种稀世珍品,十年都找不到一颗!你去东北收货,才三个月,怎能收上来这么多?”

    秦月的眼珠子骨碌碌转动“哥,难道你抢了东陵宝物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秦汉承和朱婉都是大吃一惊!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闹得太大了!皇陵被盗挖,无数珍宝失踪,让很多人既眼馋又生气。末代皇帝溥仪哭天抢地,在各大报纸上刊文,要求严惩孙殿英,而孙殿英却在叫冤,说他没拿宝贝,他派兵守住东陵,是因为发现有盗贼光顾!

    秦笛也没想到,妹妹一句话揭破真相,口里淡淡的道“别胡说,孙殿英手下好几万人,我就算有心抢夺,有那个实力吗?”

    此刻,他忽然觉得晏雪做得对,幸亏没展示她的功力。

    秦月想了想,道“也对啊!那么多兵匪,聚集在一处,就算想抢也没法抢,除非你花了大钱,从孙殿英那儿购买!所以才怕被认出来,哥我猜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不对。这是我从乌苏里江边收来的,有些村民珍藏了好几代人。”

    秦月收起绿色的项链,将白色项链推给晏雪,笑道“我刚刚只是说着玩的。其实我这串也很珍贵,对吧?改天我去店里问问,看它值多少银子,说不定卖了它,换成银钱捐给左联呢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别!你如果想卖,卖给我就行了!我把它留给外甥女!”

    晏雪又拿出一串黑色的珍珠递给朱婉,道“这一串是给秦菱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秦月抢过去把玩了一会儿,再一次赞不绝口“黑色的项链也好看,说不定更值钱。”

    秦汉承问“有没有给我的?”

    朱婉白了他一眼“你要珍珠做什么?想要送给谁啊?”

    秦汉承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“我拿去献给老娘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秦张氏快八十岁了,身体还不错,经常下楼来遛弯。

    秦笛道“大珠没有了,小珠还有一些。等我去拿过来。”他装模作样的上楼转了一圈,从储物腰带中取出一盒珍珠,属于那数千颗小珠的一部分,每一颗直径都在九毫米左右,放到市面上都是精品。

    他拿出的这一盒,足有120颗,道“爸,这些给你,找人串起来就行”

    秦汉承为之惊讶,道‘这些也很好!每一颗都浑圆完美,你究竟从哪儿弄的?”

    “机缘凑巧买来的。”秦笛顾左右而言他“爸,医疗器械厂办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秦汉承道“绷带,纱布,缝线,手术刀,手术剪,组织钳都能自己生产,但是有些血管钳、特殊的镊子、持针器还不过关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要派人跟外商谈判,引进他们的技术。”

    秦家的生意越做越大,一部分外联工作是由秦汉承来做的,另外一部分不牵涉秦家的机密,交给了女婿张乃景来做,因为张乃景留学海外,熟悉美国的事情,张家还经营着船运业务,进出都很方便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