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斩百根小指

    至于慈禧地宫宝物的价值,《爱月轩笔记》中也有说明,金丝绵褥制价为84万两白银;绣佛串珠薄褥制价22万两;翡翠荷叶估值85万两;陀罗经被铺珠820颗,估值16万两;后身串珠袍褂估价120万两;身旁金佛每尊重8两,玉佛每尊重6两,翡翠佛每尊重6两,红宝石佛每尊重3两5钱,各27尊,共108尊,约值62万两;翡翠西瓜2枚,约值220万两,翡翠甜瓜4枚,约值60万两;玉藕约值100万两;红珊瑚树约值53万两;价值最高的是慈禧头上戴的那顶珠冠,上面一颗4两重的大珠系外国人进贡,价值1000万两,总价约1005万两。另外,慈禧身上填有大珠约500粒,小珠约6000粒,估值不知几何。

    那些兵匪们忽然看见满眼的珠光宝气,顿时激动得心花怒放,要不是旁边有当官的守着,立马就要冲上去争抢了。

    一位军官手持双枪,大声叫着“不要争!每人都有份,至少一颗大珠,剩下的交上去!谁敢多吃多拿,我一枪崩了他!”

    那些兵匪双目放光,大喊着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秦笛仿佛鬼魅一样,由外面窜进来,抬手之间,将一个个兵匪放倒。

    他终究收敛了杀心,只是将人拍晕,并没有将他们杀死。

    晏雪跟在后面,负责翻找这些人兜里的宝物。

    每个兵匪身上,都藏了一些好东西,如果任由他们带走,将来便找不到下落了。

    秦笛趁着夜色,只用了半盏茶的功夫,就打晕了上百人,他身形如电,一晃而过,再加上前面的人正在搜罗宝物,所以没有人发觉他动手。

    最后,他和晏雪看着满地宫的宝物,禁不住发出叹息“这都是民脂民膏啊!西太后操弄晚清数十年,不管老百姓死活,搜刮这么多财宝,最后被挖坟掘墓,也算她活该!”

    两人将墓中的宝物一件件收起来,然后进一步搜捡兵匪身上的藏品。

    最后,秦笛还觉得意犹未尽,干脆取出一把飞剑,将每个兵匪的小指切下一节!

    陵墓中响起一声声惨叫,这些人都因为疼痛苏醒了,然而只能看见一男一女的身影,还有花花绿绿的鬼面,却看不见真实面目!

    这些人心中惊恐,还以为遇到鬼魂了呢。

    有人跪在地上,叫道“老皇爷饶命,太后娘娘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和晏雪离开陵墓,重新回到汽车停泊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司机苏醒过来,大着胆子到后面看了一眼,发现守卫的士兵倒在车内,盛放宝物的箱子不翼而飞,禁不住又惊又怕,手足无措,哆哆嗦嗦回到驾驶室,打着火匆匆往前开。

    秦笛和晏雪闪身进入密闭的车厢,坐在车中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晏雪将车帘拉开一条缝,眼瞅着卡车开入一个集镇,路边还有不少兵匪嘻嘻哈哈的喝酒,最后卡车停在一个大院的门口,他们才从车上跳下来,隐身于墙后阴影处。

    司机跌跌撞撞的跑进去,口里叫着“司令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两名卫兵拦住他,口中骂道“他娘的,你是不是疯了?司令正在吃饭,你搅扰了他的兴致,当心拿鞭子抽死你!”

    司机叫道“我有要紧的事禀报!”

    三人吵吵嚷嚷,屋里有人出来查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司机进了屋子,然后是一阵骚乱,一个年轻军官走出来,吹响集合哨,大声发令,“呼啦啦”召集数百人,连夜前往东陵。

    等到这些人走远,秦笛才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屋里还有人在,有洪亮的声音传出来“他娘的,不知是哪路蟊贼,胆子太大了,敢抢我孙某人的东西!”

    然后是女人的劝慰“司令莫要心焦,那些人抢了宝贝,肯定走不了多远!从这里到东陵,不过七八里路,谭师长带人去追,应该能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接着听见“啪啪”的拍桌子“混蛋!刚刚那司机呢?回头我得抽他一百鞭!丢了珠宝以后,不说去东陵去叫人,竟然开车回来了!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秦笛和晏雪径直推开门,大摇大摆走进去,屋里有一个中年军官,因为天热没戴军帽,顶上留着个光头,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还有一个年轻的勤卫兵。

    勤卫兵没有来得及反应,就被晏雪一掌打晕了!

    女人发出一声尖叫,身子拼命往后躲,缩在墙角不敢动。

    中年军官面色大变,刚想要掏枪的功夫,被秦笛一把按住,将手枪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笛冷声道“你是孙殿英?胆子不小啊,敢盗我大清皇陵?”

    孙殿英眉毛很淡,颧骨高耸,面目清瘦。他想要大声叫喊,可是想起附近的兵丁都出去了,于是开始说软话“你们是哪路好汉?有事好商量!”

    秦笛手里提着明晃晃的宝剑,口中发出阴森森的声音“我们是大内侍卫血滴子!奉皇上的命令,来取你的首级!”

    孙殿英吓了一大跳,心道“血滴子是什么玩意?难道是溥仪养的刺客?”

    他看见对方手里的利刃,心里觉得一阵冰冷,于是缩着脑袋叫道“好汉,息怒!我不是自己想去挖坟!我是奉了大帅的命令,才敢盗挖东陵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奉了谁的命令?”

    “兄弟只是十二军军长,我的上司是徐源泉。”

    秦笛冷声道“休要胡说八道!赶紧将宝物交出来,我给你留个全尸!”

    历史上,孙殿英挖出来的宝物,除了一部分贿赂蒋介石、宋美龄、戴笠和宋子文之外,剩下的绝大部分都不知所踪。后来《中央日报》上有一则新闻,说天津海关发现有35箱金银珠宝运往法国,承运人是北平“吉贞宦古玩铺子”的张月岩。根据有心人的考证,似乎跟徐源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孙殿英的身子瑟瑟发抖,嘴里却软硬兼施,道“我手下七八万兵丁,封锁了周围数十里!两位英雄,还是赶紧走吧,我给你们五百大洋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少废话!赶紧将宝物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孙殿英见对方死追着不放,于是咬牙作光棍,将头一扭,道“宝贝都在里屋,给你们也搬不走!”

    晏雪进去看了一眼,回身冲秦笛点头。

    秦笛抬手一掌,将孙殿英打晕了!

    旋即响起一声女人的尖叫,回头看时,那女人也已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笛走进里屋,发现堆积着三十多个箱子,打开其中的一个,里面都是稀世珍宝,于是他将所有箱子收进储物腰带,连同墙角的三箱枪支弹药,也同样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从里屋出来,同样依法而为,斩了孙殿英的小指,然后扬长而去!

    孙殿英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身边流了一滩血,顿时吓个半死!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