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民国大敌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来说,过了农历春节,才算是进入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1928年,是青白党较为辉煌的一年,北伐取得了重大胜利,张学良宣布改旗易帜,东北三省和热河归顺南京政府。蒋介石做了中华民国主席。中国似乎终于挥别了军阀混战的年代,有望走上现代化建设之路。

    然而,1928 年发生在中日之间的一系列事件,包括日本出兵山东,制造“济南事变”;刺杀张作霖,妨害国民政府统一东北;拒绝就中国关税自主问题进行谈判,表明日本已经取代其他列强,成为中国的头号敌人。

    此前,在华盛顿会议上,中日双方就解决山东问题,已经达成初步协议。根据相关条款,为补偿日本在青岛完成的建设工程,中国政府向日本支付 200 万美元现金,以及利率为 6的国债,于 1937 年月到期。而胶济铁路则由中国以价值 4000 万日圆的国债赎,这笔国债利率也为 6,同样是年期,以胶济铁路的收入作担保。

    1927月,日本若槻礼次郎内阁下台,田中义一当了首相,对华政策转趋强硬。

    青白党与日本之间的矛盾在 1927 年就初见端倪。1927 年秋,蒋介石的军队一部进驻鲁南,山东军阀张宗昌溃逃在即,但是日军忽然进驻青岛和济南。

    为避免爆发冲突,蒋介石亲往日本,会见首相田中义一。田中义一告诉蒋介石,日本在满洲的地位,不能受到以统一中国为目标的军事威胁。蒋介石则坚持,中国所有领土,包括满洲,都必须置于政府统治之下。

    田中义一认为,青白党在长江流域下游,已经有足够的权力,也有足够的问题要处理,你一个地方军阀,统一南方就可以了,就别来北方凑热闹了!

    蒋介石谋求的是中国统一,自然不同意对方的说法。

    1928月日,北洋军阀部队撤退时,炸毁了济南的泺口黄河铁路桥,铁路服务被迫停止。成千上万行进中的南京政府的军队涌入济南。

    蒋介石于 5 月 2 日抵达济南,会见日本驻济南总领事西田畊一,双方达成维持法律与秩序的协议。

    数小时后,福田彦助率领一部分日军从青岛抵达济南。

    5 月 3 日上午,福田彦助借口中队出现抢夺行为,命令日军开始向青白党军开火。战斗持续到 5 月 5 日,日本人控制了商埠区,而青白党军队则退回旧城。

    日军进入济南后,屠杀百姓万余人,并且将青白党外交人员蔡公时拷打致死,史称“济南惨案”。

    5 月 7 日,在新一批人数为 2000 人的日军抵达济南后,福田彦助向青白党军队发出要求其投降的最后通牒。福田彦助没有得到日本军部或内阁的授权就再次对济南实施攻击,开创了军事指挥官未经日本当局授权就在中国进行军事行动的先例,从而为三年后的东北“九一八事变”埋下了危险的种子。

    从 5 月 8 日早晨开始,日本大举炮轰济南旧城。在飞机、大炮、装甲车与优势兵力的结合下,日本在济南取得绝对的军事优势。

    5 月日,青白党军指挥官李延年和苏宗辙率军撤出济南,但在撤退沿线,他们遭到日军的伏击。

    最终于 5 月日,在济南总商会和济南商埠商会的安排下,双方停火。

    停火期间,日本控制胶济铁路,并继续占据济南。

    随后,中日双方又在经济战线展开了交锋,日本取代英国成为中国首要贸易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日本也向欧美国家学习,利用庚子赔款设立了学生交换计划,但规定使用基金在日本学习的中国人,必须“发誓效忠”于日本天皇!这是对中国裸的羞辱。

    1928 年,注定成为中日关系的宿命之年。

    秦笛在1928年2月,化名“春申君”,在申报上发表文章《战争的钟声已经敲响》以警示世人,可惜这篇文章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凡响。因为老百姓更关注柴米油盐,这种军国大事该由政府官员考虑,而政府还没有完成统一,青白党和大赤党都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秦笛加紧了青霉素和磺胺药的生产,而且收紧外销,将大量药物投放于国内,还有一部分储备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在重庆、西安和昆明投资的三家分厂也正式投产了,主要生产磺胺药和阿司匹林。

    另外,他还在魔都和西安各成立一家工厂,专门生产绷带、纱布、缝线和医疗器械。

    绷带和纱布的生产没有难度,秦家有经营纱厂的经验,只要按照特定的要求织布,然后加几道消毒工序就行了。

    医疗器械一部分进口,一部分可以自己制备。

    有些医疗器械要求很高,哪怕是一把止血钳,一个血压计,看似很简单,其实没那么容易造出来。一把好的手术剪刀,都可能要上百美元。

    因此,秦笛不得不未雨绸缪,扩大“国泰医药进出口公司”的股本,提前下单从美国购买大量的医疗设备,一部分推销给各大医院,一部分运到西部内陆地区,暂时储备下来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投入八百万大洋,将“慈安堂”改成“慈安外科医院”,然后在长沙、武汉、济南、徐州、南京、西安、重庆等城市开辟分院,每个分院都尽可能的聘请外科医生,少则六七人,多则十几人,加上护士和辅助人员等,大约六七十人。规模虽然小,但相当于火种。以后会逐渐扩张。

    每家分院都有独立的院长,上头设置一个总经理。

    总经理名叫“黄智函”,大约五十岁,毕业于圣约翰大学,乃是朱婉的校友,仁济医院的副院长,被秦笛挖了过来。

    如果遇到大的问题,黄智函会禀报给朱婉和秦笛。

    外科医院作为独立经营的机构,一旦投资到位,建成楼房,设置病床,购买医疗器械,聘请了医生后,就能够自行运转,不需要更多的投入,靠着治病救人赚钱,很容易保持收入平衡。

    这是秦家创办的私人医院,跟政府没有关系,也不属于任何大势力。

    大赤党和青白党都有自己的军医,但是有些复杂的手术,急切之间做不了,需要撤到后方来做。另有一些散兵游勇,也需要进行手术。秦笛将各家分院都开在大城市,不怕散兵游勇进来抢劫。

    鉴于能做手术的医生很缺乏,秦笛还跟母亲朱婉商量,想要未雨绸缪,成立一家医学院,以教授外科手术为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筹备之后,1928年5月15日,“慈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”在魔都成立了,朱婉任校长,秦菱任教导主任,另外聘请了一批医学家和外科手术的专家,担任具体的教学工作。学员面向全国招收,第一批招收一百人。

    课程包括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药理学、内科学、外科学、清创、切开、缝合、急救、普外、骨外、胸外等。学制两年半,重点在外科学,很多次要课程都砍掉了,但是要想毕业,还必须完成八个月的实习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