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暗杀大王

    尽管批评的人只是少数,但秦笛却心中警醒,数十年后流行歌曲受打压,如果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,日后可能会遇到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是太害怕,因为修真人有更大的自由,“北方有佳人,遗世而独立”,既可以超越时代,也可以跨过国界。

    秦笛觉得,单凭唱几首歌,并不能确定一个人的立场。而且这时候,很多人都不清楚,这些歌究竟是谁唱的?雪向晚和管春秋到底是谁?

    人们虽然知道,唱片是百代公司发行的,却不晓得具体的状况。

    秦笛当初买下这家公司,依旧聘用原来的人员,还有一些外国人在里面工作,所以很多人以为,公司具有外国背景,秦大少出现在红楼,要么是为了追戏子,要么是玩票性质,很可能“乐呵”两天,很快就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为了进一步保持神秘,秦笛通过经理周天麟给公司里的人下封口令,要求对于“雪向晚”和“管春秋”的事,不议论,不评价,不解释,反正一问三不知。谁要敢揭公司的秘密,二话不说,立马解职!

    文艺界虽有传言,说《向晚词》和《夜上海》是秦大少捣鼓出来,但是并没有得到证实。有人说雪向晚就是晏雪,同样也仅限于猜测,她从来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唱过歌!别说唱歌了,连开口讲话都很少。

    晏雪的横空出世,跟“民国七大歌星”不一样。她属于歌仙之流,声音超凡脱俗,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很多人听了她的歌,都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那七位歌星则不然,她们不单录唱片,还参加歌舞表演,或者歌唱比赛,甚至拍不少的电影。

    歌星相当于卖艺,观众既享受了声音,还看到美丽的面庞,以及优美的身段,如果像晏雪一样,连人影都看不到,又怎么能红起来呢?

    作为歌星,除非上头有人罩着,否则会被人围追堵截;若是普通的歌手,还可能受人胁迫,陪人喝酒聊天;艺伎和青楼女子就不用说了,比如杜悦笙举办的花魁大赛,纯粹是为了提高身价。

    截止1927年底,秦家在魔都也算是富豪之家了。

    秦家虽然没有人做高官,但有两位诺尔贝尔奖金获得者,有著名的国泰药业,有连锁的秦氏粮行,还有雇佣了数千名工人的纺织厂,可以说有名望,有资金,又不缺人手。

    秦家还有不为人知的底蕴,由于秦笛这位“化境高手”的存在,青帮三大头目都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另外除了青帮外,魔都还有个斧头帮。

    斧头帮的帮主王亚樵,跟黄金榕、张啸林不同,比杜悦笙更有革命情怀。他早年支持孙中山的主张,支持辛亥革命和护法运动,还曾跟戴笠、胡宗南义结金兰,中年才成了“暗杀大王”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王亚樵,曾经在庐山策划了暗杀蒋介石的行动,但是失败了;还刺杀过汪精卫、唐有壬、日本侵华最高司令长官白川义则。

    因此,太祖对他的评价是“杀敌无罪,抗日有功,小节欠检点,大事不糊涂。”

    斧头帮实际上是“安徽劳工敢死队”,后来转变为“铁血锄奸团”。

    王亚樵和斧头帮,都很少骚扰魔都的民族资本家,此前从未光顾过秦府。

    然而1928年1月15日,农历腊月二十四,过小年的那一天,王亚樵悄悄来到秦府,秘密拜访秦笛的三叔秦汉旭,手里拿着国民军指挥方振武的名片。

    秦汉旭早年留学日本,参加过同盟会,因此跟方振武还算熟悉。

    王亚樵来见秦汉旭,是想募集资金,为斧头帮购买枪械和炸药。

    秦汉旭沉吟道“我手里资金有限,顶多给你一万大洋。你要想做大事,最好见一见我的侄子。”

    王亚樵问“你说的哪个侄子?”

    “我二哥的独子秦笛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早想拜见秦大少,麻烦先生引荐。”

    于是,秦汉旭领着他来见秦笛。

    秦笛第一次见到王亚樵,此人留着短发,脸型浑圆,但是棱角分明,戴着金丝眼镜,穿着毛领的大衣,年龄快四十岁了,然而看上去很斯文,仿佛教书先生一样,一点都不像职业杀手。

    王亚樵对秦笛抱拳,面上堆起灿烂的笑容,道“见过秦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秦笛忽然叹了口气“可惜,可惜啊!王先生,你来晚了!”

    王亚樵微微一愣,心道“我还没开口,他就拒绝我了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小叔,你去吧。我跟王先生单独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秦汉旭苦笑着摇头,转身去了别处。

    王亚樵不声不响看着秦笛,想听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秦笛望着对方,说道“普天之下,有灵根的人仿佛凤毛麟角一样稀罕。我走南闯北,见过无数人,你算是第二个!可惜年纪太大,错过了修炼的好时候!”

    王亚樵听得一头雾水,笑道“大少爷说的话,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?”

    秦笛问道“王先生,你练过轻功吗?跑起来有多快?”

    王亚樵吃了一惊“这……大少爷,你怎么猜出来的?我年轻的时候,跑得比一般人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练过目力?在月光底下能看多远?”

    “能看两三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特殊的资质了!可惜没碰到好师傅,所以虚度了年华!你有子女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两子两女。”

    秦笛微笑道“改日让我见见如何?”

    王亚樵的心里忽然有些冒火,暗道“你算老几啊?我做杀手的,有儿子女儿也得藏起来,哪能随便给外人见到?”

    他只是胡乱点头“好说好说”,然而打定主意不给见。

    秦笛知道对方的心思,也只是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不管是师傅找徒弟,还是徒弟找师傅,都要讲究缘分,碰到就碰到,碰不到就算了,凡事不可强求,否则机缘差一线,容易酿成灾祸,搞不好还会欺师灭祖。

    于是,秦笛也不多说,径直拿出笔来,开了张支票。

    王亚樵接过来一看,发现是三十万大洋,不觉吃了一惊“秦大少爷,你也不问我,拿这些钱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微笑着摇头“你只要问心无愧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亚樵又是一呆,正色道“多谢提醒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