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专辑《夜上海》

    少女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,说道“我家先生还说,日本人正在图谋侵略中国,可能先抢占东北,再占据华北,进而席卷天下,连魔都租界,都无法幸免!”

    陈书清听得浑身剧震,一时间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不过再一想,日本占据了朝鲜和台湾,还占了胶东半岛和半个山东,显然对中国广褒的土地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那少女说完这番话,脚步轻盈的走出来,将孤云轩的大门锁上,道“我已经完成了任务,也该离去了。陈先生,您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深深的鞠躬“多谢姑娘和令主人!”

    少女挽起裤脚,露出雪白的小腿,竟然在青天白日之下,迈步下了南湖,登萍渡水走了!

    这一日,天气阴沉,南湖上游玩的人很少,她也不怕被人看见。

    在那些浮萍覆盖的地方,她的脚丫只落下一寸;没有浮萍的地方,湖水也未能浸没膝盖!

    陈书清看得眼发直,心里“砰砰”乱跳,说不出一句话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有画舫靠近湖心岛。

    陈书清深吸一口气,定了定心神,登上画舫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今天的遭遇像做梦一样,所以还想去药店试试,究竟能不能取药!

    临近傍晚的时候,他终于在松江找到一家国泰药业,招牌上有月牙形的标志。他摸摸兜里还有三十块大洋,于是拿出铜牌,要买五支青霉素。

    掌柜的看见令牌,二话不说,便给了他药物。

    陈书清的心里十分激动!他如果是贪财的人,只要转手卖了药,立马就能赚两百多块!可他不是那样的人!怎能做不知羞耻的事呢?人家孤云轩主,是将药物捐给大赤党的,不是送给他个人!

    陈书清回到魔都,犹豫半天,才将铜牌取药的事,汇报给特科总指挥。

    总指挥同样感到震惊不已,叮嘱陈书清“这件事要保持机密,决不能走漏消息!从今以后,取药的事交你亲自去办!”

    陈书清点头“是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然后,总指挥忍不住追问“孤云轩主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书清道“我也是一头雾水!从来没见过这个人,只见了一位相貌绝美的仙女……”

    总指挥训斥道“什么仙女!你是不是眼花了?我们是大赤党员,决不能心生杂念,在这方面犯错误!”

    陈书清哭笑不得“看您说的!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将事情经过,仔细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这要从几年前说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总指挥听完之后,禁不住感慨“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!这人很奇特,很古怪!不过,凡事总有迹可循,依我看,此人跟国泰药业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问“要不要进行调查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人家好心捐助不求回报。我们一旦调查,很容易走漏消息,给对方带来危险!如今的青白党,可是杀人不眨眼的!”

    “孤云轩主还说,日本人会大举侵略中国,此事该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容小觑,需要密切观察……”

    1927年12月5日,从南湖回来后两个月,晏雪进阶炼气第二层。

    这一年,她才16岁,不但完成了高中课程,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,正在跟惠子学习日语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她问秦笛道“先生,我想上大学,不晓得学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秦笛想了想,道“过了年,送你去复旦商学院。”

    当天夜里,秦笛呼吸月华,等到半夜子时,功力有了突破,到了炼气第七层。

    炼气期总共九层,第七层属于炼气后期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种境界,百米速度两秒三,轻轻一跳,就是二十多米,双手力量极其惊人,如果是冷兵器交手,纵然有千军万马,也拦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即便面对热武器,除非是特殊威力的狙击枪,在低于三百米的距离内,才能对他产生威胁。可是两千米内都在他神识笼罩之下,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的感知。因此若有人想杀他,几乎等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比较而言,晏雪才是炼气第二层,不但功力差了很多,而且神识笼罩的范围只有一百米。

    秦笛拥有转世而来的仙人余威,不是一般修真人所能比拟呢。

    第二天,秦笛带着晏雪前往小红楼,灌制了第二张专辑《夜上海》,同样是十首歌,分别是《夜上海》、《不了情》、《如果没有你》、《陇上一朵玫瑰》、《黄叶舞秋风》、《夜深沉》、《断肠红》、《叹十声》、《魂萦旧梦》和《月下佳人》。

    专辑出来后,再度引起极大的轰动,有钱人家争相购买黑胶唱片和留声机,中等人家则等着听收音机里播放的音乐节目。几乎每个歌厅和舞厅,每个当红的女歌手,都在唱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。

    这些歌,唱出了旧时魔都的灯红酒绿,唱出了年轻人对美好爱情的向往,描绘了小资产阶级的情怀,还有劳动人民的清贫日子,以及女人心中的悲凉和无奈。

    因为词曲优美,郎朗上口,不管什么人,几乎一听就会,再加上晏雪惊人的歌喉,任凭人们百般努力,也只能模仿出两三成,所以《夜上海》这张专辑和《向晚词》一样,在上层社会和普通百姓中受到极大的追捧。

    一帮文人,包括郭沫若,徐志摩,胡适、梁实秋等,都对专辑有着很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一帮大员,比如说段祺瑞,冯国璋,张作霖,王家烈,唐继尧,汪精卫,戴季陶,清先生,以及各省各市的官员,都在家里不断播放歌曲,许多太太、小姐和公子哥都跟着唱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人对此提出严厉的批评,比如说卓青丘,就在“热血日报”上发表文章,说《向晚词》和《夜上海》粉饰太平,属于靡靡之音、黄色小调,是资产阶级麻醉百姓的鸦片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年代的革命者,有很多留过洋的知识分子,革命事业虽然艰苦,却进行得如火如荼,处于不断探索的过程中,批评这两张专辑的人只是少数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