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群芳选举大会

    1926年冬,腊八节。

    秦笛接到杜悦笙的邀请函,请他这位“百代唱片公司”的老板,参加“大世界群芳选举大会”,并且做歌曲决赛环节的评委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就是一个选美比赛,参加的多半是青楼女子,但因为五四运动的缘故,女愈演愈烈,良家女子也可以参加。

    秦笛原本对此事不感兴趣,不过秦月说跟陆小曼、徐志摩、张恨水、卓青丘等人,约好时间要去看热闹,所以他心中一动,也带着晏雪参加了。

    他到了现场才发现,评委总共有十八人,除了五位纯粹的音乐人之外,还有三家电影公司的老板,三大唱片公司的负责人,以及魔都的头面人物,除此之外。青白党来了一位本地负责人,大赤党顾及名声没有来,再加上一位特殊人物,从总统宝座上退下来的黎元洪。

    黎元洪才六十出头,但是肤色暗淡,看上去有几分老态。

    在座的评委中,有一半年过五旬,可谓人老心不老;剩下的也都在三四十岁之间。秦笛算是比较年轻的帅哥了。

    有人冲着秦笛点头,有人看着他窃笑,还有人低声私语“咦?这家伙不是天阉吗?怎么敢出来看姑娘了?”

    秦笛瞪了那人一眼,然后忍住怒气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杜悦笙被吓得不轻,赶紧走过去,对他附耳说道“张先生,小心祸从口出,有些人你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那人身子一颤,赶紧点头“不好意思,我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买票进来的观众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晏雪人生的太美,不断被人搭讪,因此烦不胜烦,她便蒙着半张脸,躲在大厅一角。看见秦月进来,她才走出来。

    秦月并不见外,拉着她给朋友介绍“这是我妹妹,怎么样?比那边的花魁漂亮多了,像不像仙女儿?”

    那些人各自露出惊羡的神色,此前也有人见过晏雪,知道她经常出现在秦笛身边,所以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张恨水赞叹不已“见了晏雪姑娘,我书中的女主角有着落了!”

    有人甚至当场想作诗,无奈周围乱糟糟的,一时作不出来。

    徐志摩看着主席台上的秦笛,心里就有气,嘴里说道“秦月,你哥哥懂不懂音乐?坐在上头滥竽充数吧?”

    秦月笑道“邀请函本来是发给我爹的,我爹惧内不敢来,所以我哥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却不知杜悦笙请的本来就是秦笛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,张乃景的叔叔张墨丰,坐在秦笛的旁边,笑着追问“秦少,听说你买了百代公司,是吗?”

    秦笛点头“是,我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张默丰微笑道“你年纪也不小了,男欢女爱,只算平常事,等会儿看中了哪个姑娘,不妨留张名帖,让杜先生送到你家去。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摇头“您说笑了。我炼的童子功,练成之前,不近女色。”

    张墨丰吃了一惊“你练的哪门子邪功?秦家还指望你,传宗接代呢!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听见了,禁不住转头看向秦笛。

    这年头,男子十六七就可以成亲了,哪有二十六岁还练童子功的?所以秦笛这样说,分明是“不能人道”的借口!

    黎元洪干咳一声,“哈哈”笑道“前有司马迁,后有李延年,能成大事者,都是奇伟男!”

    主席台上响起一片“吃吃”的笑声。

    秦笛转头望向黎元洪,面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,道“大总统,你得注意身体了,若不然,只怕活不过五年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众人都露出吃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笛敢这样说,是因为黎元洪下台四年,早就没有权势了,自从曹锟上台之后,他的日子越过越苦,甚至被逼着逃往日本,然后又来到魔都,接受杜悦笙的帮助。

    黎元洪心中发怒,嘴里咳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不当人子……不听人言……我是在帮你,好坏都分不清!”

    杜悦笙在旁边很后悔,暗道“早知如此,我不该请秦先生来。秦先生功力深湛,而且年少多金,但他太孤傲了,言谈之间,很容易得罪人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不敢多看秦笛,生怕他再说一句“你的阳寿尽了”!

    虽然说每个人都会死,但是没有人愿意听不吉利的话。

    晏雪的耳朵也很灵敏,隔着老远听见台上人的话,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,满面含羞,笑得花枝乱颤、

    周围一圈男人都看晕了!

    “天呐,这姑娘笑得真好看!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!古人诚不我欺也!”

    陆小曼拿脚踹了徐志摩两下,好不容易才将他踹醒。

    卓青丘也为之失色,但很快收回心神,环顾四周,观察周围动态,搜集更多信息。

    秦月伸手去揪晏雪的耳朵“你这小妮子,不准笑!再笑撕你的嘴!你无缘无故笑啥啊?不晓得会要人命吗?”

    晏雪捂住耳朵,道“月儿姐,秦先生在台上惹恼了大总统,一句话气得他欲仙欲死!”

    “是吗?他到底说啥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大总统,活不过五年!这么大岁数,还管不住嘴,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啊?我哥是不是疯了?怎么敢对大总统不敬?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没疯!因为大总统先惹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总统说啥了?”

    晏雪说不出口,面色羞红,抿紧了嘴唇。

    秦月不依,又要扭她的耳朵“你这小妮子,越来越调皮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花魁选秀的歌舞表演总算开始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决赛,总共还剩下三十位选手,每人上去唱一首歌,由十八位裁判评分,分数加起来算总分。

    登台的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子,一双双眼睛,巧笑倩兮,望着裁判,落在秦笛面上的眼神格外多。

    无奈秦笛面无表情,双目似睁似闭,不知道是不是魂游天外去了,还是说他真个是太监,见不得女人搔首弄姿。

    时间大约过了两个小时,这个环节的比赛才结束。

    秦笛起身,对杜悦笙道“麻烦杜先生,通知九号和十四号,征求她们的意见,愿不愿到百代公司签三年的协议。此事不必勉强。”

    杜悦笙赶紧答应了“这是好事,也算她们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