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杜悦笙募捐

    秦家老爷子秦兆吉,和老太太秦张氏,都已经催促了好几次,要给秦笛说媳妇,被秦笛断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秦汉承和朱婉也在饭桌上提醒了几回,同样被秦笛所婉拒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我才二十六,还太年轻,等到五十岁也不晚!”

    秦汉承怒道“五十岁都快入土了!还不晚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爸,我跟你不一样。我的寿命不止一百岁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上天啊?同样是人,你有什么特殊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有长生不老的秘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你想成仙?那是白日做梦!你见谁真个成仙了?”

    秦笛不想展示自己的实力,否则引起家人震惊,日后吃饭都不香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没办法争辩,凡人的寿命很短暂,无法理解长生不老,必须等到数十年后,看见秦笛依然年轻,这些人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秦月笑嘻嘻的说道“爸,妈!你们都歇歇,不要逼我哥了!小雪今年才15岁,再等三年,让她嫁给我哥,岂不是好?”

    晏雪满面羞涩,低头不吭声。

    这天秦菱正好在家,她已经怀孕了,经常留在娘家,闻言伸出手指,去戳晏雪的脑门,笑道“雪儿,你愿不愿意?若是不愿意,早点说出来。我们秦家都是好人,不会平白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晏雪头垂得更低了,心里“砰砰”的跳。

    秦笛苦笑道“小雪是我徒弟,你们都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朱婉只是微笑,没有开口,她觉得凡事顺其自然,晏雪的年纪还是太小,此时说这话不合适。

    秦月却道“什么徒弟!天底下这么多孩童,你怎么不找个男娃回来?还不是看我家雪儿生的美,打小就是美人坯子嘛!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倒是想找个男弟子,可是很少有这种资质!”

    “哥,你的眼光还真好,怎么那么早就看出雪儿是美人儿的?哼哼,你看她那肌肤,比我水灵多了,真是羡慕死我了!《庄子》里说,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肤若冰雪,绰约如处子,是不是就像雪儿一样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你羡慕不来,小雪也能长生不老,寿命不止一百岁。你连我炼制的丹药,都不愿意吃,肤色差,也就难怪了。”

    秦月眼珠一转“哥,你那黑不溜秋的药丸子,难道还真的有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效,能让人气血充足,延年益寿,由内及外,改善体质,容貌越来越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!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我每隔半年才炼一批,这东西不好保存。”

    秦月撅起小嘴,过了一会儿,说道“哥,前两天我见到徐志摩和陆小曼,他们当着我的面骂你,说你是疯子!不说人话!你怎能咒徐先生早死呢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生如夏花之璀璨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徐先生才华横溢,早死两年,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啊?你还说人家早逝!陆小曼已经离婚了,正准备嫁给他呢!人家郎才女貌,别提多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不作死,就不会死!”

    秦月大怒,叫道“妈,你看我哥,越说越难听!仿佛全世界,就他一个聪明人!别人都该死一样!”

    朱婉虽然没发怒,但也忍不住瞪了秦笛一眼,道“你为什么这样说?莫非你跟徐先生有仇?”

    秦笛摇头“我跟他有什么仇?看他的面相,本来能活九十岁,但他跟陆小曼在一起,两人属相不合,所以将寿限急剧压缩,爆发出璀璨的才华,写出绝美的诗词,对他来说也未必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秦月凶巴巴的瞪着他“你凭什么说,他跟陆小曼属相不合?”

    “女人为了新欢,不惜打掉跟前夫的孩子;男人因为移情,不惜抛弃发妻和幼子。徐先生惹恼了父亲,从而种下了祸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祸根?你继续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细说。万一到时候,徐先生不死,我就要受到反噬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气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月更加气愤,猛然站起来,将碗筷一推,走了!

    剩下几个人大眼瞪小眼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秦笛的说辞,朱婉相信八成,秦菱相信六成,秦汉承相信三成。至于说晏雪,那是彻头彻尾的相信,因为她连储物手镯都有了,还有什么不相信的?

    朱婉叹了口气,道“阿笛,你既然不肯多说,又不肯救人性命,以后就不要说出来了,否则惹人不开心,对你也没有好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秦笛沉默片刻,微微点头“是,您说的没错。我以后当谨言。”

    1926年3月,爆发了中山舰事件,两党之间开始有裂痕,青白党进攻,大赤党退让。

    5月,独立团进入湖南,拉开北伐序幕。

    6月,清先生任北伐总司令。8月,北伐军攻克定泗桥、贺胜桥。十月,北伐军拿下武昌。

    也同样在10月,鲁迅发表《藤野先生》,魔都第一次工人武装起义失败了,牺牲和被捕的多达五六百人。

    秦笛咬紧牙关,没有介入这场冲突。因为三次武装起义是历史的必然,如果受外力推动变成两次,天道将变得不可知。

    因为长期的罢工,魔都几乎变成了一座死城,十几万工人的生活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杜悦笙找上门来,请求秦家捐助资金,救助百姓。

    杜悦笙虽然是青帮头目,但他自始至终都支持中国人的斗争,不管是在抗战前还是抗战后,都做了很多的贡献,没有迎合日本人做汉奸。他比张啸林强多了。

    杜悦笙比秦笛大了12岁,但他从来都不敢小瞧秦笛。

    他恭恭敬敬的来到秦家,对秦笛道“秦先生,我今天登门,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募捐,魔都十几万工人,日子过不下去了,请您伸手帮忙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杜先生请坐。让我捐款没问题,但是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杜悦笙躬身道“您请说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我秦家捐款,不求扬名,不想闹得尽人皆知,还请先生帮忙遮掩。我愿意捐出四百万大洋,还有三万吨粮食,但你对外公告的时候,只能说我秦家,捐款三十万元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杜悦笙大惊失色“四百万元?您真要捐这么多?”

    秦笛点点头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,您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窃取了天下财富,理当反馈于百姓。”

    杜悦笙心中狐疑,不知道秦笛为什么这样说,心想“难道说秦家的财富,都是偷来的不成?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