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百年第一人

    又过了三天,井上龟三郎似乎恢复了元气,精神抖擞出现在棋道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来看棋的人更多了,因为棋道馆内的空间有限,所以一半人被挡在外面,为了满足这些人的好奇心,由高手顾水如出面,特意挂起大盘讲棋。

    顾水如是浙江嘉善人,九岁学棋,16岁乡里无敌手,1914年22岁在上京击败王云峰、伊耀卿等人,被称为“围棋圣手”,段祺瑞大为赏识,收于门下。1917年留学日本,专门学习围棋,融合中日围棋之长。他是围棋国手陈祖德的师傅。

    此时,顾水如很是兴奋,笑着对众人道“秦先生虽然只下了一盘棋,但已经石破天惊了!这是三十年来,中国人面对日本高手,第一次让先而获胜!秦先生比我厉害!以我的棋力,要被井上先生让二子。

    大伙儿有幸,能看见两人十番棋的比赛,第一局秦先生中盘获胜;这是第二局,按照约定,井上先生执黑先行,为了公平,黑方要贴六目,算是分先平下。如果秦先生再次获胜,第三局要反先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神情激动,不知不觉,秦笛俨然成了围棋国手,代表中国跟日本高手切磋,输赢不是他自己的事了。

    棋室内的人跟外面的人有所不同,他们懂得棋理,更关注围棋本身,觉得第一盘有古怪,井上先生大意失荆州,秦笛凭借新鲜的布局赢得很侥幸,第二盘大概率会输吧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半,双方正式落子。

    这一局,井上龟三郎为了打破秦笛的宇宙流,故意抢先占据了对角,这样一来,大模样走不成了。

    双方下了两百八十手,走成了好多个小块,最后黑棋输了7目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,井上龟三郎面红耳赤的认输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打散了棋盘也会输。如果说第一局输了,他还能说自己一时不慎,那么这一局,就很难找到借口了。双方下的很文明,根本没有太多的纠缠,被提的死子很少,连打劫都只有两三次,主要是关子贴不出目来,这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棋室内的人都觉得很诧异,外面的人则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哈哈,秦先生赢了!这是中国人的骄傲!”

    “昔有霍元甲登擂台,挑战俄国大力士;今有秦先生下围棋,战胜日本关东棋院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厉害啊,不愧是大科学家朱婉女士的儿子,真是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秦家一子二女,每一位都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作为秦府的大少爷,吃饱了饭瞎琢磨,竟然成了围棋国手!”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承认,以前看走眼了,以为秦大少不学无术,没想到他深藏不露,三年不鸣,一鸣惊人。”

    随后,申报上刊载了这两盘棋,介绍了双方棋手和十番棋的约定,可惜围棋是小众游戏,搁在民国这种没落的年代,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,对围棋感兴趣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转眼又过了三天,新的棋局开始了。

    前来观摩的人多了一倍,很多人围在棋道馆外面,探头探脑的张望。

    顾水如心中欢喜,讲棋也更有精神了!

    他将大盘高高挂起来,又在脚下放了木凳,好让更多的人看见。

    他上来就“哈哈”大笑“这一局,由秦先生让先!井上先生执黑不贴目!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棋局啊!老实讲,我真不敢想,会有这么奇幻的一天!我到东洋留学,从来都是被别人让子,连分先的机会都没有!秦先生为国人破了例!竟然给六段高手让先,这是了不起的创举!”

    台下的人议论纷纷,一个个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“这一局,秦先生会不会赢啊?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能赢。如果再赢了,第四局就要让子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井上先生连输三盘,会不会愤而自杀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?如果输了棋,就切腹自杀,那么天底下哪还有围棋高手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也不知道秦先生跟谁学的棋?怎么会这么厉害?难道他生而知之吗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,听说他生来脑瘫,如今四肢健全,聪明伶俐,这真是人间奇迹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留在棋室里观战的人只有七八位,其余的人都在外面听顾水如大盘讲解。因为高手下棋,一般人也看不懂,如果有人讲棋的话,会比较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秦笛再一次下出了宇宙流,上来就围大模样。

    井上龟三郎压抑着怒火,小心翼翼的落子。

    他下的很慢,从上午九点,直到天黑,双方加起来,才下了五十八手!然后封盘不下了!

    外面的人看得不过瘾,可是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第二天开盘接着下,下到130手又封盘了!

    直到第三天,井上龟三郎眼铮铮被杀了一块棋,脸上显出了猪肝色,不得不又一次中盘认输。

    当晚,他心情极度郁闷,真想剖腹自杀啊!

    可他毕竟是棋手,不是身佩刀剑的武士,没有坚韧残忍的心,所以想死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这局棋登载在申报上,只在有文化的上层人物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!底层的老百姓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有些人拿着报纸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中国棋手横空出世!棋力惊人,算度超群,堪比超一流棋手。”

    “十番棋连输三局,井上龟三郎被打至降格!”

    “自甲午战争以来,这是中日两国之间,围棋界唯一的胜利!龙威不堕,凤凰不死,振奋了民族精神!”

    就连北洋军阀、民国大总统段祺瑞都发来贺电,刊登在申报上“祝贺中国棋手获得十番棋三连胜!授予秦笛先生‘围棋国手’的称号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南方的孙先生已经去世了,蒋志清渐渐走上权力中枢,他有些后悔,当初不该给秦笛留三张空白签名。

    当他听说秦笛赢了三番棋的时候,不禁在心中生出感慨“这小子是个人物,怪不得连我也上他的当。”他思索了一番,也从南方发来贺电“围棋大国手,百年第一人!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的评价太高了!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!

    “不会吧?百年围棋第一人?难道说,过去百年中,就没有围棋高手了吗?”

    有懂棋的人长叹一声“没错!国力强,则棋力强!自从康乾盛世之后,再也没有围棋高手了!秦先生是唯一对日本棋手让先的人!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执当今棋界之牛耳,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家!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