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海上书画联合会

    秦笛微微摇头,又道“第二点,卓先生身体不好,患有轻度的肺结核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卓青丘吃了一惊“你怎么知道?我的病很轻,夏天不发作,只有到了冬天,才会觉得难受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如果你不好好治疗,肺病越来越重,最终会让你送命!”

    卓青丘笑了笑“秦先生,你这是危言耸听。想吓我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秦笛又道“第三,秦家是富贵人家,秦月是资产阶级小姐,您是无产阶级革命家,门不当,户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卓青丘哈哈笑道“人是可以改造的嘛。我的眼里,没有富贵与贫穷的分野,如果秦小姐也这样想,那就好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笛闻言很生气,然而却没法发作。如果换一个小人物,早被他一巴掌拍死了!

    他忍着怒气道“卓先生,我想劝你的是,肺病治好以前,不要招惹秦月!”

    卓青丘双目瞪着他,沉默了片刻,点头道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你放心,我跟秦月只是朋友。大丈夫马革裹尸!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秦笛赞了一声,然后感叹道“先生的寿命,只有十年了,你要好好的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卓青丘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问道“这话怎么说?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秦笛喟然长叹,道“虽然说,目前治疗肺结核还没有特效药,但是磺胺药和青霉素都有一些效果。卓先生,我送你一张名片,凭着这张名片,你可以去国泰药业,或者慈安堂,免费领取三年的药物。希望能助你一臂之力。”说着递上去一张名片,上面有他的签名。

    卓青丘有点儿愣神,但还是接过了名片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秦月从楼上下来,笑盈盈说道“卓先生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卓青丘对秦笛点点头,走出秦府大门,低声对秦月道“你哥年纪这么轻,怎么有点神神道道?”

    秦月笑道“别理他,他就那样!总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中,也不知道谁给他的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他那么自恋?”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我哥很有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,他做出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我妈曾经说,她能拿到诺贝尔奖,家里生意做那么大,都是我哥的功劳。”她还想说,“就连那本诗集《朝花夕拾》,都是我哥弄出来的!”可是她没好意思说出来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讲,卓青丘倒有些紧张了,笑道“他说我只有十年的寿命,这事儿靠不靠谱?”

    秦月被吓了一跳“啊?他真的这样说了!肯定是吓唬你的!前不久,他还对徐志摩说了同样的话,害得徐先生和陆小曼都不理我了!”

    卓青丘略微舒了一口气“要是只剩下十年寿命,我可要抓紧时间工作了!”

    “卓先生,你身子单薄,不能太熬夜!”秦月并不晓得,对方患有肺结核。

    卓青丘也没有说出来,因为他自己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肺结核是一种慢性病,有时候跟正常人一样,他才二十六岁,抵抗力较强,所以感觉不明显,但如果不积极治疗,过两年会越来越重。等到关键的时候,受到身体的拖累,就可能被青白党的人捉住。

    秦笛将自己的顾虑说给母亲听。

    朱婉自然很关心,事后跟秦月谈了几次,秦月明里答应了,暗里还是跟卓青丘有来往。

    自从获得诺贝尔奖之后,朱婉和秦菱都成了各大医学院的兼职教授或者名誉教授,经常给学生讲课,还参加研究工作,接见来自各国的学者,所以每天都很忙碌。

    秦笛有心想让她们歇一歇,可她们都闲不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只能用灵芝、黄精、人参等,炼制一些丹药,每隔几个月,给她们服一颗。这些丹药能够大补元气,延年益寿,吃了之后浑身有力气。所以朱婉虽然快五十岁了,但是容光焕发,头上没有一点儿白发,看上去能年轻十几岁。

    姐姐秦菱自从结婚后,就搬出去住了。

    张乃景在外滩边上有一座豪宅,距离秦府不到两里路,所以秦菱还经常回家。

    秦月的文艺沙龙还在开,不过来的人渐渐偏左,经过五四运动之后,很多人接受了新思想,老式的鸳鸯蝴蝶派作者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井上龟三郎还在不断的登门,想要跟秦笛切磋棋艺。

    但秦笛依旧避而不战“井上先生,我对下棋真的没兴趣。比较而言,我更喜欢书画。这两天,魔都商会的会长王一亭先生,邀请了不少的海上名画家,在梓园举办画展,我要去看一看,试试能不能讨几幅画。”

    井上龟三郎很是郁闷,随口问道“王一亭是谁?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两年前,日本关东大地震,他曾经号召魔都捐款,捐献了六千担大米,还有一些面粉、木炭,并且获得过日本天皇的嘉奖。”

    井上龟三郎眼前一亮“喔,我想起来了。秦少君,我想跟你一起去看看书画展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梓园是一所私家园林,始建于康熙年间,位于魔都老市区乔家路113号,距离秦府也不过两三里。园内种植了古树名木,奇花异草。建筑有乐山堂,寒香阁,青玉坊,琴台,归云岫,宜亭,快雪时晴轩等。

    园内还有一株百年梓树,枝繁叶茂,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1907年,王一亭高价买下这座园林,将其改名为“梓园”。

    1925年,他牵头成立了“海上书画联合会”,纠集了吴昌硕,于右任,刘海粟,张大千,谢功展,黄宾虹,赵云鹤,钱化佛,陶冷月等画家,经常在这里举行书画展。

    秦笛领着井上龟三郎,来到梓园乐山堂,见到一众名画家。

    来观赏书画的人并不是很多,因为观众受到限制,不是普通人能来的。

    秦笛跟这些人不熟,他需要报上名号,说是慈善家秦汉承和大科学家朱婉的儿子,才被放进来。

    比较而言,井上龟三郎的情况反而比秦笛好,他虽然才到魔都半年,却成了知名人士,在场的画家中,也有人去棋道馆见过他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