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秦家的财富

    秦笛来到医药研究所,听取下面的人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经过好几年的研究,维生素已经获得了突破。

    他闭门不出,一连写了几篇论文,同时申请相关专利。

    不久,这些论文在美国和英国的核心期刊发表了,美国的science有一篇“维生素c的人工合成方法”,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上有“维生素c抗坏血酸”,“维生素c抗衰老”,“维生素c预防感冒”等多篇论文。

    这些论文都是秦笛写成,然后用朱婉和秦菱的名义发表的。

    维生素c的人工合成方法有好几种,最原始的方法唤作“莱氏法”,历史上是由德国人reichste在1933年发表的。

    虽然说,在秦笛的印象中,后世的维生素铺天盖地,他也没指望维生素c赚大钱,但他低估了人们对于维持健康身体的热情,以及对于维生素的种种迷信,后来单是授权金就赚了一大笔。

    至此,秦家独立经营的医药研究所,已经做出了十分耀眼的成绩,算是功德圆满了。至于说,后面能不能研究出链霉素,或者别的维生素,秦笛并没有太高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已经拿到了第一桶金,并不想拿更多的诺贝尔奖。中国的科研基础太过于薄弱,先前能在磺胺药和青霉素获得突破,已经算是逆天之举了!如果秦家再拿几个诺贝尔奖,对于落后的中国未必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秦家对研究所的投入并没有减少,依旧雇佣了上百人,坚持做各种实验。然而在这些研究中,因为秦笛不愿再开金手指,所以很难出更大的成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因为政局的动荡,战争的威胁正在上升,所以秦笛开始着手建立更多的制药厂。

    他选了三个厂址,一个在重庆,一个在西安,一个在昆明。在他的计划中,这些药厂主要生产磺胺药和阿司匹林。青霉素的生产依然集中在魔都,因为涉及到菌株的控制问题,若是分散到各地,容易被别人窃取。

    对此,秦汉承很是不解,问“为何要建那么多分厂?而且全部在内陆地区,距离魔都太远了!来往都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秦笛轻叹道“快要打仗了,不能不未雨绸缪。”

    “打仗?谁跟谁打?”

    “此事一言难尽!过几年就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秦汉承并没有阻止,因为在他看来,秦家赚的钱太多了,十辈子也花不完!既然如此,那就随便儿子折腾就是了。

    秦笛却觉得,秦家还只是小康,算不得大富大贵,因为1925年中国gdp购买力平价大约为2500亿美元,秦家的资金全部加起来也就是四千万美元,还不到整个国家gdp的万分之二呢,换算到2020年,别说赶上马云了,恐怕连全国前三十名都进不去!

    2020年,马云名下有195亿美元,除以14万亿美元的gdp,相当于万分之十四!中国排名第十的富豪刘强东,身家71亿美元,也相当于gdp的万分之五!

    其实对秦笛来说,钱财和名誉都没有太大的意义。他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时代,很想给苦难深重的中国做点儿贡献,可是偏偏受到天道约束,很多事情都做不了,只能积累点钱财,悄悄回馈于社会。

    他在重庆、西安和昆明建立分厂,都只是未雨绸缪的小小备份,规模并不大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亲自去做,只要有资金,不愁找不到管理人员。

    秦笛在家里才住了几天,很快便发现,妹妹秦月跟卓青丘走得比较近,虽然没参加工人罢工的运动,但却在《热血日报》上,写了几篇支持的文章,用的笔名是“新月”。

    对此,秦笛感到有些苦恼和头疼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支持革命。他第一世的时候,也曾是大赤党员,真真切切在南湖宣过誓!尽管历经千万年的轮回,也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,可他不忍心看妹妹冒险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秦月还是个天真的少女,经不起大风大浪。他宁愿一个人默默做事,也不想家人为此牺牲。

    他想去劝秦月,不要跟卓青丘走得太近。可他也知道,妹妹太过于倔强,甚至有点儿逆反心态,越不让她去,她可能偏要去。

    7月20日下午,卓青丘竟然跟着秦月,大摇大摆的来到秦府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秦笛就听见妹妹低声说“这个时候,我父母和我姐都不在家,大概只有我哥在。我哥对我很好,就是人太古板,不准我参加革命,也不准我参加党派……你别怕他,他管不了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是卓青丘的声音“呵呵,我走南闯北,经历许多事,还没碰到让我害怕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门口,正待开门,忽然间门开了。

    秦笛站在大门内,目光深邃如水,静静的望着二人。

    秦月娇笑道“哥,我带卓先生来家里取诗稿。前些日子我写了几首诗,他说想先睹为快。”

    秦笛淡淡的道“请进吧。卓先生,我想跟你单独谈一谈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卓青丘点头“好啊,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秦月诧异的看着秦笛,回头望了卓青丘一眼,道“我去楼上找诗稿,一会儿下来。”

    秦笛眼看着妹妹上楼,这才低声道“卓先生,请坐吧。久闻先生是杰出的人物,我打心底里佩服。但我说话不会拐弯,想劝你离我妹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卓青丘面带微笑,看着秦笛道“秦先生你误会了,我对令妹并无歹意。”

    秦笛冷冷的道“卓先生,我只说三点,请你仔细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请说。”卓青丘看似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秦笛深深的吸一口气,道“第一点,革命会死人的。你想看着喜欢的人,死在你的面前吗?”

    卓青丘睁大了眼睛,道“未必会死人,秦先生你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还处于两党合作时期,所以卓青丘也没法想象后来的事。

    秦笛竖起两根手指,用冰冷的口气道“最多两年,你就能看见鲜血淋漓的那一幕!”

    卓青丘咬了咬牙,道“为了拯救苦难深重的中国,就算有牺牲,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想看着妹妹死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她又不是大赤党员。”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