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金刚护体女诗人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秦笛还派人给大诗人戴望舒,林庚,陈梦家,辛迪,徐志摩等,各自赠送了五百大洋,说用钱来买一首诗,然而却不说哪一首。

    这些人同样一头雾水,莫名其妙得到一笔钱,却连谁送的都不晓得。

    这年月,发表诗歌是没有稿费的,有时候甚至还要自己贴钱,能忽然得到五百大洋,自然是一件好事!

    可是他们却不晓得,自己已经吃了大亏!他们未来的成名作,被秦笛悄悄窃取了!

    1924年五月,秦笛用妹妹秦月的名义,出版了一本诗集,名字叫“朝花夕拾”,就连这名字,都是窃取鲁迅的。

    在这本薄薄的诗集中,总共收录了二十首诗歌,全都是后世脍炙人口的经典。

    比如说徐志摩的《偶然》“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……”

    再比如戴望舒的《雨巷》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徘徊在,悠长悠长的雨巷,走着一个丁香一样,结着愁怨的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许多诗都经过了简单的修改,跟原作略有不同,因为秦笛用妹妹的名义发表,必须符合她的身份,要不然会被人诟病。

    秦笛发表这本诗集,不是为了哗众取宠,而是为了保护秦月。

    他有功夫在身,不管时代变迁,走到哪里都不怕。

    母亲朱婉和姐姐秦菱是大科学家,作为诺贝尔奖得主,在中国就像吉祥物一样,有了这层保护,宛如金刚护体,可以百病不侵,很难被打倒,再踏上一只脚。

    可是妹妹秦月呢?她有什么护盾,可以保护自己?

    秦笛能算的出来,妹妹多灾多难,一生不会太顺利。

    女人长得漂亮,就已经是红颜祸水了;不知收敛,抛头露面,乃是第二重罪;赶上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,若冒然介入纷争,左右之间摇摆,那就是第三重罪;即便若干年后,碰到愚昧无知的小将,还可能面临第四重罪!

    而这本《朝花夕拾》,就是他送给妹妹的护身符!

    俗话说,高处不胜寒。如果女人境界太高,变成了灭绝师太,也就没人敢欺负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一本诗集构成的护身符,还达不到金刚不坏的效果,只能帮秦月抵挡轻微的灾难。

    秦笛既然做了这件事,就争取做到极致!

    他找了一家有实力的出版商,将诗集印刷了十万套,很快便让它风靡全国了!

    秦月一开始并不晓得,直到某天晚上,文学沙龙聚会的时候,有人拿出诗集来,对她一阵猛夸,她才吃惊的夺过诗集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她大声叫着“这不是我写的,不是我写的!”

    然而对方翻开序言,笑道“秦月,你就别谦虚了!你看这序言里,分明写着秦月小姐,朱婉先生之次女,自幼聪慧,七步成诗,今精选二十首,编成《朝花夕拾》”

    周围响起一片赞赏的声音,还有夸张的惊叹声,每一句赞扬,听在她的耳朵里,都像讽刺一样。

    秦月面色煞白,无法分辨,跌跌撞撞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她回到家里,将诗集“啪”的摔在秦笛面前,气急败坏的问“哥,你害死我了!从今以后,我不敢写诗了!天呐!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笛有些心疼,也有些后悔,觉得自己不该拔苗助长,秦月才二十岁,显然一下子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不等人,这是一个思想解放、诗情洋溢的时代,如果不早些出版,这些诗很快就被别人发表了,再想找都找不到。而且,这是1924年,短短两三年之后,国内矛盾就会激化,很容易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!秦月需要这把保护伞,所以秦笛不能等下去!

    秦月大闹一阵,哭得梨花带雨,躲进房间不出来。

    晏雪小心的跟进去,也被撵了出来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,秦月醒过神来,再一次翻开诗集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

    她看得心惊肉跳,越看越惊讶,越看越喜欢!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怎么会有这么优美的诗?哥哥从哪里弄来的?难道是他写的不成?”

    秦月想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,心情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她从房间里走出来,深吸一口气,问道“这些诗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秦笛轻叹道“我从天上偷的。”

    秦月瞪大了美眸,盯着他看“哥,你有这么高的才华,为何不自己站出来?干嘛要署我的名字?我想做回我自己,不想活在别人的阴影下。”

    秦笛微微一笑“你那诗社里,啥样的人都有。我帮你出一本诗集,等于树个标杆,好让别人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诗人。从今以后,你就是大诗人了,不用崇拜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秦月恨恨的道“从今以后,人人崇拜我,可我黔驴技穷,再也写不出一首诗,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不怕,我这里还有几十首,都给你留着呢!”

    秦月依旧很不开心,跑到母亲那里不停的抱怨!

    朱婉先是摇头苦笑,然后道“你哥也是为你好。事已至此,你就认命吧!”

    秦月撅着小嘴,闷闷不乐。可她却没有办法,因为诗集刊印了十万册,名声早已经放出去了,就算她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!

    也不怪别人认定了她,试想,人生在世,不就是为名为利吗?哪有人写了诗,自己不去发表,反而署别人的名字呢?

    不久,这本诗集越传越火,渐渐有洛阳纸贵的趋势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名家觉得,这些诗太惊艳了,可能不是秦月写的,然而却找不出证据。

    毕竟《朝花夕拾》这本诗集,白纸黑字印了那么多!而在别处又找不到跟脚!

    你若是不服,可以自己写一本嘛!诗词鉴赏也是一门学问,只要是发表的作品,都可以拿来做考据!一看出版日期,就知道真假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更多的普罗大众并不关心这一点,特别是那些年轻人,都以为《朝花夕拾》是才女秦月写的。秦家只有秦月读文学专业。朱婉和秦菱是医生,秦汉承是商人,肯定不会写诗。

    至于说秦月的哥哥嘛,听说此人生来残废,压根儿没上过学,别说写优美的诗句,恐怕他连字都认不全!

    于是乎,秦月便横空出世,只是几个月的功夫,便在诗坛如日中天了!甚至一度超过了胡适、郭沫若、朱自清!特别在女诗人中,更是首屈一指!有人将她跟南宋的李清照相媲美!很多人前来拜访,也有人邀请她,去各大学院校作讲座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反而像霜打的茄子,连文学沙龙都不再现身,干脆躲到普陀山隐居去了。

    秦笛又拿出三十首诗送给她,算是给她赔罪了。

    秦月每天面朝大海,沐浴着佛光,陶冶在优美的诗歌中,不知不觉,境界得到了升华,也写了几首不错的诗,心情变得没那么糟了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