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雪中送炭

    1924年的春节,魔都各界官员学者,很多有头有脸的人,争着来秦家拜访。一时间,宾客盈门,来来往往,络绎不绝,将秦家变成了菜市场一般。

    秦笛不愿意在人前露面,所以关起房门不出来。

    晏雪正在跟一个来自欧洲的嬷嬷学英语和法语,所以同样很少出现在人前。

    朱婉作为大医学家,早已处乱不惊了,每天该做什么做什么。

    秦汉承西装革履,喜气洋洋,乐此不疲,迎来送往。

    秦菱和秦月这两位秦家的公主,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,显得越发的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很多青年像苍蝇一样围上来,千方百计的展示自己的才华,争着跟她们说话。

    无奈秦菱年龄渐长,性格沉凝,行事稳重,依旧过着平常的日子,每天进研究所工作。她不喜欢这些蜂拥而来的人,觉得这些人太浮躁了!比较而言,张乃景每月一封信,介绍美国的学习和经历,倒显得颇为有趣。

    秦月则不然,她才十九岁,看什么都新鲜,喜欢跟人聊天,喜欢被人追捧。

    1924年元宵节过后,她干脆在离家不远的地方,找了一座独立的庭院,弄了个文学沙龙,召集了一帮人,不但经常聚会,还发表诗歌、散文。

    这年头,正赶上新文化运动,各种思潮碰撞,前来参加沙龙的人中,既有一些进步青年,也有新鸳鸯蝴蝶派,更有花花公子夹杂在里头。

    秦笛对妹妹不放心,特意从精武门找了两个女保镖,专门负责秦月的贴身保护。

    另外,如果秦月出门在外,还会有两位持枪男保镖,不远不近的跟着。

    公共租界实行英美法律,因此是不禁枪支的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秦笛都在不显山不露水的修炼。

    他不想像黄金榕、杜悦笙、张啸林一样,做魔都地下的黑老大,要不然,他早就干掉这三个家伙取而代之了;他也不想进入政界干扰历史的进程,否则他可以救下宋教仁、陈其美,或者追随孙先生、蒋先生去做官。

    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,随着时代的变迁,官僚资本走上前台,民营资本开始显得势单力薄。要想顺利做生意,往往需要官商结合,上头得有人罩着才行。

    秦家的生意越做越大,包括制药、销售、研究所和粮行,再加上纱厂和印染厂,已经雇佣了几千号人,单是制药厂的安保就有两百多人。

    秦笛不断接触那些员工,从中挑出几位忠厚老实,又识文断字的年轻人,让他们帮自己作事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包括赵昌、钱荣、孙胜、李辰、周明等,个个身家清白,没有帮会背景。

    赵昌是湖南人,读完中学,孤身来魔都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钱荣是浙江人,同样读完中学,为人聪明伶俐。

    孙胜是山东人,出身书香门第,后来家族破落,随父母来到南方。

    李辰是湖北人,父母双亡,带着妹妹辗转来到魔都,半道上差点儿饿死。

    周明是本地人,父亲在码头工作,母亲在秦家纱厂做工。

    1924年3月,秦笛将这些人叫过来,交代他们作一件事“带着银钱出去找人,名字都已经有了,也知道大概的方向,但不知道具体住址。”

    这五个年轻人,每人背个褡裢,一路辗转,四处寻找,全都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湖南湘乡,二十一岁的陈书清准备出门远行。

    盘缠好不容易凑够了,可他很担心家里,害怕自己一去三年,父母亲的日子艰难。

    虽然说,他的祖父是湘军将领,但在进入民国后,家境已经衰落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门外忽然来了个年轻人,说要拜访“陈先生”。

    陈书清请他进来,问他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来人问清姓名,呈上两百大洋,留下一张名片,然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陈书清吃了一惊,急忙追了上去,他人高马大,一把拉住对方“先生,你别走啊!你我萍水相逢,为啥送我钱财?”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怎么盘问,那人都只说“我家先生仰慕陈君风采,特意奉上薄礼以助行程,您只管收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问“你家先生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“我家先生不让说,一切都在名片上了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低头看那名片,只见上面写着“孤云轩主”四个字,禁不住越发感到奇怪“你来自哪里?总可以说吧?”

    那人道“我来自魔都。”

    陈书清有些发晕“从魔都到湖南,距离两三千里,你跑这么远给我送钱,到底为什么啊?不行,你不能走!要是不说清楚,我怎敢收下钱呢?”

    那人“哈哈”大笑“我家先生说了,陈君此去必将出人头地!金鳞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变化龙!虽然此刻,龙游浅水,又何必拘泥于区区薄礼?”

    陈书清听得双目放光,心头起伏不定,还带再问个清楚,可是对方猛然一挣,急急逃走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将名片收起来,心想“不管了,先收着再说!”

    同年二月,浙江镇海。

    胡寿山从南京师范学院毕业,正准备南行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人莫名其妙的找过来,送上两百块大洋,留下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胡寿山身材不高,还不到一米六,因此他没能追上对方,只好将钱收下来,心里感慨之余,而又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类似的事情还发生了好几起。

    后来,这些人聚齐在黄埔,偶然说起此事,都感到十分惊奇,不知道“孤云轩主”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两百块大洋,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了!谁会这么好心,千里迢迢送钱上门呢?

    如果再过几年,这些人都成了大将军,这点儿钱还不够塞牙缝的!可是此刻在他们心里,都觉得很沉重,恐怕这辈子忘不了。

    老实讲,秦笛拿这点钱,并非是为了收买他们,纯粹想帮点儿小忙,给未来留个念想。以他的财力,即便每人送两万大洋,那也是小意思!可万一这些人拿钱改变了心思,不去黄浦军校怎么办?那不是给历史添乱吗?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