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惊世母女

    尽管秦笛尝试着炼制丹药,提供给家人吞服,但他无法保证,每个亲人都能长寿。

    当然,长寿是相对的,作为一介凡人,活到八十岁不难,一百岁就比较困难了,一百二十岁极其罕见。

    按照记载,世界上最长寿的人,是一个法国女子,活了122岁零164天。日本有个老汉,活了116岁。而中国最长寿的人,据说是李青云,生于康熙十六年,死于1933年,活了256岁,娶了24个老婆,生了180个子女。

    秦笛的功力到了炼气第五层,即便从今以后再没有丝毫进步,也能轻松活过160岁。若他的功力再涨一些,到了炼气大圆满,就能跟李青云一样,拥有250岁的寿命了。如果侥幸能筑基的话,至少能活四百岁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想去看看那个李青云,究竟是不是炼气大圆满。

    然而此人隐居于四川,不知道躲在哪个小山村,或者仙山洞府中,很不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又过几天,8月6日,三伏天,更加炎热,没有一点儿风。

    秦笛走出家门,去拜见外公朱明成。

    朱明成快70岁了,他的原配夫人,也就是朱婉的母亲钱蕊,早已经病逝很久了。他续娶的夫人姓柳,名叫“柳青”。

    朱明成跟钱蕊生了一子二女,又跟柳青生了一子一女。子女的年纪差别很大,年长的接近五十岁,年轻的还不到二十岁。

    柳青将秦笛迎进去,然后端上茶水,殷切的招待着。

    “阿笛,你来的次数太少了,以后要多来才行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以后经常来!”秦笛连声致谢,然后坐下来,跟外公说话。

    朱明成对他说“上个月,复旦校长提出辞呈,新校长还没选出来,我是副校长,再过两年,我也要退休了。阿笛,趁我还没退,能帮你弄个学位。你22岁了,没上过一天学,没有正经的学历,将来会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秦笛眨眨眼睛,笑道“外公,这事儿好弄吗?”

    朱明成道“不难。你给学校捐几万元。我跟几位主事说一声,让他们给你单独考试。题目很简单,以你的学问就是走个过场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我选哪一科?”

    “文,理,法,商,你自己挑。”

    秦笛想了想,道“我还是选理科吧。不知道有没有教材?我只要看两天就成。”

    理科包括数学、物理和化学,合在一起算理科,分开来,每一门都有具体的学问。

    朱明成帮他找了一些书,让他回家去读。

    随后经过一个月的运作,秦笛拿到了复旦大学的毕业证,名义上算名牌大学毕业生,可是他连一个同学都没有,日后在外头说自己毕业于复旦,恐怕找不到一个证人。但在学校档案室里,倒有他1922年毕业的记录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,他接到华莱士的信,说青霉素的专利申请被美国专利局接受了,已经通过了初审;欧洲的专利申请也已经拿到了回执。

    这时候,医药研究所又有了新突破,获得了产量高达一千单位的菌株。

    为此,秦笛加强了对每一代菌株的管理,将其分别编号,封存在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在法租界徐家汇附近,买了一块不小的地皮,开始建设工厂,准备大规模提取青霉素。工厂的外面,建了高高的院墙。厚重的大铁门,看上去好似监狱一样。幸亏门边写了几个大字“国泰药业”,让人看了忍不住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1923年1月2日,,孙先生发布青白党新党纲,分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两部分。三民主义指民族、民权和民生。五权宪法指立法权、司法权、行政权、检察权、考试权。其实是个中西合璧的大杂烩。

    1月12日,两党开始第一次合作。2月4日,京汉铁路大罢工。3月1日,孙先生重组大元帅府。

    等到1923年3月中旬,青霉素已经生产了好几批。

    秦笛并没有急于销售,而是将相关论文寄了出去。

    论文分成两部分,第一部分刊登在1923年6月份的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上,用了三十八页的篇幅,讲了青霉素的发现过程,青霉素的提取,青霉素钠盐的制备;第二部分刊登在英国的《柳叶刀》上,报告了使用青霉素的三百个临床病例。论文作署名两人,秦菱是第一作者,朱婉是通讯作者,秦笛的名字没在上面。

    论文一出来,当即引起极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几乎整个世界,所有的医生和制药厂都知道了诺贝尔奖金得主,大医学家朱婉,和她年轻的女儿,研究出一种划时代的新药,能够有效对抗细菌感染。

    随即,很多实验室都手忙脚乱的开展研究,许多人满世界寻找霉变的菌斑,设法筛选青霉菌。

    只用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,就有人完成了初步的重复实验,证明在培养板上青霉菌释放的物质,能抑制周围细菌的生长。可是这些人随后又发现,要想提取出青霉素很难!想进入临床,需要跨越好几道鸿沟,面临的困难非常大!

    直到此时,秦笛才开始推销青霉素,一半卖往国外,一半在国内销售。

    因为是新药,独此一家,别无分店,青霉素的价格很贵,然而销路却很好。

    这年月,有很多可怕的疾病,肺炎,鼠疫,白喉,肺结核,霍乱,肆虐欧美和亚洲,人类缺乏好的抗菌药,不管是青霉素,还是磺胺药,都是救命的圣药啊。而这两种药物的专利,都掌握在朱婉手里!

    1923年10月,相关论文发表还不到四个月,瑞典皇家科学院便匆匆公布,中国学者朱婉和秦菱母女,分享了这一年的诺贝尔医学奖!

    消息传到中国,又一次引起了极大的轰动!

    “哇,了不得!中国科学家朱婉,再度做出惊人创举!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不单是朱婉本人,还有她女儿秦菱,一同分享了诺贝儿奖,成为世人传颂的佳话!”

    “这是振奋人心的大事!弘扬了民族精神,应该大力表彰她们!”

    “谁说女子不如男!天下男人都该感到汗颜才对!”

    “朱婉先生两次拿到诺贝尔奖!真是令人钦佩!”

    “听说秦菱还没有出阁,年纪轻轻,就有这么惊人的贡献,不知道哪个男人能配得上她!”

    不久,大总统曹锟代表政府,通电嘉奖朱婉和秦菱,奖励每人五十万元!并且送来了“卫生部特别顾问”的聘书。青白党的孙先生亲自撰文登在报纸上,赞赏母女俩为“民族之精英,女性之楷模”!

    随后,朱婉将五十万元捐献给了灾区,赢得更多人的交口称赞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