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草木之丹

    这年月,钨砂买卖是一个新兴行业,基本上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,不管什么人,什么洋行,都可以采买。

    直到1927年,民国政府成立后,才会有人管,但是管理混乱,走私横行。

    按理说,惠子做这种买卖,损害了中国的利益,可她不是日本间谍,并不懂得其中的危害,更不晓得中日之间,会有一场血腥的战争。

    秦笛也懒得去管,因为国家太混乱,就算惠子不做这门生意,也会有别人去做。

    别说1922年了,就算到1933年,苏维埃还成立了钨矿公司呢!先后开采收购钨砂4193吨,通过陈济棠的部队,突破封锁,运到广州出口。当时100斤钨砂卖52个大洋。从1932年,到1934年长征,钨砂贸易赚了620万元,养活了十万军队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因为时代变迁,局势复杂,没有人能看太远。

    更何况,当时一吨钨砂的价格,换成21世纪的人民币,折合百万元一吨!而到了改革开放后的1994年,一吨钨砂的价格,竟然低到六千块人民币!不仅仅是钨砂,多种稀土原料都卖得极其便宜,这让秦笛觉得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秦笛此时有不少资金,就算收储钨矿也没问题,可他看不出其中的益处!如果贸然抬高钨矿价格,势必会进一步刺激开采,从而耗竭钨矿资源!因此之故,他也就懒得管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,反正泱泱中华,物华天宝,地大物博,就算挖光了矿产,大不了等到21世纪,民族复兴之后再买回来就是了!”

    这一年,秦月十八岁,进入圣约翰大学文学院读书。

    因为人长得漂亮,年纪又小,她很快成了校花,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是大科学家朱婉的女儿,进出校门都有保镖跟着,普通人也不敢招惹她。她在学校里我行我素,在家里写写诗词,虽然没有发表,但是日子过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而在外人眼中的秦家“三小姐”晏雪,已经跳级升了中学,依然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,算不得循规蹈矩的好学生。

    她虽然年纪小,却有一种惊人的美,让人望之怅然失神。

    跟在她身后的男学生数不胜数,甚至有不少老男人,远远看着她流口水。

    然而秦笛却对她很放心。别看晏雪只是炼气第一层,在这没落的俗世之中,如果不动用枪支的话,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7月30日上午,天气晴朗而又炎热。

    秦笛离开家,来到慈安堂,拿了大包的中药,再加上自己吃剩的黄精,然后前往医药研究所的地下室。他在那里有个独立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锁上房门,拿出一个奇怪的丹炉。

    这丹炉是他云游天下的时候,从武当山“玉虚宫”顺来的,足有三尺高,红铜打造,七十二斤重。

    当时他用一件大衣,包裹了丹炉,提着丹炉走了近百里,来到附近的一个县城,将丹炉放在木箱里,找人托运到魔都来。

    此刻他拿出丹炉,在下面放了炭盆,然后将各种药材,不断的投入丹炉中。

    经过一整天的炼制,他打开丹炉看了看,禁不住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以他炼丹的实力,按理说手到擒来,能得到十颗上佳丹药,可是此刻出现在眼前的,只有五颗颜色暗淡的次品丹药。

    他拿了一颗丢入口中,尝了尝滋味,很快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唉,没办法,既没有灵草,也没有灵火,炼不出上品灵丹啊!这样的丹药,顶多能延寿两三个月!”

    第二天,晚餐之时,秦笛拿出剩下的四颗丹药,分给父亲、母亲、姐姐和妹妹。

    四个人大眼瞪小眼,看着暗青色的丹丸。

    秦汉承问“这是啥东西?”

    秦笛回答“延年益寿的丹药,能恢复青春活力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弄的。”

    朱婉关切的问“会不会有毒啊?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怎么可能?有毒我敢拿出来吗?”

    秦菱盯着丹丸看了一阵子,道“据说古时候的道人,都喜欢服黄金,吞白玉,动不动就炼丹。可是到最后,也没见他们成仙。”

    秦笛道“就凭这种下品的丹药,还想成仙?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秦月撇嘴道“这么难看,黑不溜秋的,我可不敢吃!小雪,让给你了!”

    晏雪笑着摇头,将身子往后靠。

    秦笛面带微笑看着众人“吃吧,我好不容易炼出来的,以草木精华为本,不含重金属,吃了没害处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朱婉率先伸手,拿起丹药丢进嘴里,品尝了一下,道“味道有点儿冲。”

    秦笛苦笑道“毕竟是下品丹药,火候没控制好。”

    当年他炼丹都用灵火、仙火,哪里用过木炭啊?

    秦汉承犹豫了许久,等到吃完晚饭,眼看朱婉没事,他才将丹药吃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是秦菱,皱着眉头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秦月怎么都不肯吃“拿走,拿走,我不要!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吃了这药,能让老人变年轻,女人变漂亮!”

    秦月问“我不信。小雪,你吃了没有?”

    晏雪摇头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笛笑道“晏雪体质特殊,不用吃药,也能健康长寿。”

    不管好说歹说,秦月都不肯吃,她将丹药推到一边,看都不愿看。

    秦笛只好将丹药收起来,道“不吃药也行。要想健康长寿,每天对着鲜花绿树,精神内守,气沉丹田,同样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说的太复杂了!这年月大伙儿都很忙!谁能静下心来修心养性啊?”

    秦笛摇摇头,从心里发出叹息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的家人都没有灵根,也就没法走上长生路。

    这是末世的地球,灵气十分稀薄,普通人没有灵根资质,即便凝神打坐,也难让灵气入体。

    秦笛是仙人转世,曾经拥有通天的手段。如果有特殊灵药,他可以炼制开灵丹,让没有灵根的人开灵。如果他功力大进,修成元婴真君,也可以利用符箓给家人开灵。然而这两种方法他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。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ln(""); } 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""); }

收藏